拨款的最后一里路

评论: 杨善勇 截稿之日,望著电脑的电子日历,已经是十月中了。花好月圆的中秋过了,节气转入寒露时分。可是,2017年財政预算案的华小拨款呢?儘管...

人民无资格质问行动党?

评论: 刘华才 槟州海底隧道计划纷纷扰扰多时,一直是朝野政党争锋相对的课题。槟城海底隧道计划的3条道路,分别是从敦林大道通往亚依淡、丹绒武雅通往...

就业保险与社会责任

评论: 林建荣 拖延多年的《就业保险制度法案》將在本月再度提呈国会,並预料在2018年1月1日起开始落实。 就业保险在一些国家也称为「失业...

华文,我们的骄傲

评论: 陈仁杰 两名来自中国的留学生到玻璃市陆路交通局办理事务时,不巧面临著语言障碍的窘境。一名諳中文的马来女官员莎菲卡適时拔刀相助。莎菲卡出手...

马华巫统,平起平坐

评论: 杨善勇 「(佔据)全国(人口)24%的华裔倘若团结一致,给力马华,就会超越马来人一分为四的票数。」语毕,马华公会总会长廖中莱跟著在丽都之...

贫富悬殊反映政策失败

评论: 侯显佳 大马华人一向给人有著会赚钱、口袋满满的印象,政治领袖也总是说华人对国家经济做出巨大贡献,《福布斯》大马富豪榜十大,有8名富商是华...

「港独」之梦圆不了

评论: 林金树 香港特別行政区行政长官(特首)林郑月娥呼吁香港人不要再搞「港独」,而是应该在「一国两制」的基础之下,团结一致为建设香港而努力。 ...

和平在人心

评论: 郭朝河 A:探长,今晚我请你吃饭。 B:先说明,我可不借钱给你哦! A:哎呦,我是这样的人吗? B:那你干嘛无事献慇勤...

《愤怒鸟》与社会运动

评论: 庄仁杰 2016年上映的《愤怒鸟》(The Angry Birds Movie),总会让人马上联想到很有名的手机游戏愤怒鸟(Angry ...

芬兰的中秋,欧洲的中文

评论: 杨善勇 抵达赫尔辛基机场那个下午,其实是接近中秋的时分了:天空放晴,空气冰冷;机场和广场的商店,全开始摆卖冬装了。树叶渐渐转黄,走在路上...

从宗教无强制谈起

评论: 孙和声 做为一个多元民族与宗教,且各教群混杂居住的国家,难免会发生这个那个宗教纠纷,特別是与伊斯兰有关者。之所以,也与伊斯兰本身的特性有...

警员失职,责任谁担当?

评论: 罗贵玲 「安娣,好吗?」我问。 安娣:「好,还是一样啦。」 我拍拍安娣的肩膀,並肩坐在她身边。 坐在我身边这位安娣——...

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