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最近一趟乘搭机场快铁,同座是一位澳洲人。他从伦敦返回悉尼途中,要在吉隆坡停留两天。我们谈起巴黎刚刚发生的恐怖袭击,《查理周刊》杂誌社12人被杀。他说到上个月中,悉尼发生恐怖分子在咖啡座夹持50人质的事件,又是气愤又是担心。

广告

人们现在很担心,自己身旁是不是就有恐怖份子,会不会隨时都有危险。因为,从巴黎到悉尼发生的恐袭看到,都是自己国民所下毒手。他们是「基地组织」 成员或者「伊拉克及黎凡特伊斯兰国」(ISIL)支持者,称之为「独狼」也好,或者「本地狼」也好,这类受外国极端组织荼毒的本土恐怖份子,更加防不胜 防。

宗教极端份子为害世人,我们肯定无法独善其身。

马来西亚在国际反恐行动中,可能没有很大力道。但是,国內紧绷局势需要正视处理。这里发生人命恐袭的机率,或许不高。但是,內部许多尖锐问题令人忧心。一些极端分子的偏激言行,等於是在发动「精神恐袭」,造成不同族群、不同宗教之间的关係紧张。

这种情况最近两年恶化,国內宗教摩擦及种族爭端,此起彼落;有人动輒叫喧关闭华校、呼喝少数民族回去祖先国家等等,以至基督教《圣经》风波、阿拉字眼爭议,无不激起汹涛骇浪。 固然很多是言语上的伤害,但也可见激烈衝撞的举动;这类精神恐袭同样在煽动仇恨,很大破坏力。

我有时觉得,重覆在提这类爭端並非好事。可是问题在於,它还在重覆发生 !

过去很长的一段日子,国家领袖处理这类课题,缺乏果断行动或有私己议程,以至姑息养奸。如今,外来因素鼓动之下,马来西亚的极端主义发酵为患,甚至表现一种有恃无恐態势。

广告

可怕的事情已经发生。中东號召圣战的ISIL活动,有马来西亚穆斯林捨命参战。政府也已截捕至少45名擬赴战场的国民。《新海峡时报》週前报导,其中一名在敘利亚参战的大马人萨曼拉欣说,ISIL吸引了逾千大马穆斯林参与,而且人数还会不断增加。

我们多数人仍然相信,真正的伊斯兰教义引人向善;马来西亚真正的穆斯林是推崇友爱、和平的。首相纳吉痛斥巴黎的恐袭事件,他说:马来西亚和法国站在一起,对抗极端主义,严厉谴责任何形式的暴力。

无奈极端主义浪潮汹涌,马来西亚当务之急,且求自保。我们必须强化內部、人民齐心,才有望把破坏减到最低点。所谓的对付与取缔行动,都是针对已存在的现象;有的时候为时已晚,有的时候亡羊补牢小小效果。

我们迫切需要一套,更有效益的防治方案。国际社会如何相互配合,从源头做起及杜绝荼毒思维的形成,应是一项长期工程及长远目標。

我国25位马来精英,带头號召对抗极端主义是一项积极行动。我也读到一篇美国学者的文章,呼吁马来西亚穆斯林在这时刻挺身而出;这一切都在显示,我国中庸穆斯林深受重视。

从国內到国外,人们期待中庸穆斯林积极发声,发挥正面影响。一来化解目前的暴戾,二也缓和宗教对立局面。马来西亚领袖有必要拿出强大的政治意愿,首 先扑灭各种形式的精神恐袭,以保卫国家安定。马来西亚不成为极端主义滋长的温床,不成为恐怖份子活动及输出地带,也就为世界和平尽了一份力。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