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ghlight]作者:林建荣[/highlight]

就在全球对《查理週刊》恐怖袭击事件,引发的言论自由与宗教信仰爭议之际,国內捍卫自由律师团联合创办人艾力保尔森,也在上週因发表推特,指伊斯兰教发展局每个星期五在宣扬极端主义,而引起爭议,並在煽动法令下被逮捕调查。

两者虽是不同的事件,但也带出了有关言论自由与宗教包容的问题。尤其在这社会日益开放,人人可上网及发言的时代,对立和意见的分歧是必然的结果时, 要如何让彼此共存共荣,已成了当下不能迴避的问题。尤其在打造一个多元共存的包容社会过程,是否应有更多的公开理性的討论、对话、妥协与宽容?是否也应有 一个底线需要遵守和尊重?

西方或非伊斯兰社会对伊斯兰世界的偏见、歧视,甚至妖魔化,固然有其政治、经济、文化的因素,但也不能否认,穆斯林世界內部的一些国家、领袖、组织 及个人,以宗教之名行使暴力、发表的仇外及排他的言论、行为,也是在进一步的加强及强化,西方或非伊斯兰世界对伊斯兰的偏见及见解。

譬如一些政客发表的水灾是因不落实伊刑法或空难是因衣著暴露、飞机卖酒等言论时,是否也在加深某方对伊斯兰的偏见及无知?进而加据穆斯林与非穆斯林的紧张关係?

要反驳及辩驳无知及偏执的言论,最好的方法,不是以国家或恐怖主义的暴力手段,去使对方闭口,制造恐慌的沉默,而是应以更多正確的意见来揭穿,这些无知的言论,从而打造一个健全及理性的社会。

在艾力保尔森案件中,儘管伊教发展局否认艾力保尔森指责,而艾力保尔森也在言论引起爭议后,刪除了推文。然而,当局使用高压手段处理此案,在逮捕艾 力保尔森过程中,动用多达20多名警员的大批警力,这不只是一种浪费警力的行为,也引发民间对当局在处理所谓的「煽动言论」案件上,是否有双重的標准?

这也令人怀疑警方在此案的高调动作背后,是否也含有其他意义及动机?是否以如此的手段来制造恐慌,打压异议,转移其他焦点?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