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张健仁于10月13日在报上攻击我党古晋支部发动签名,要求在本州豁免GST消费税的行动,你说我们发起签名是“政治欺诈”,是在骗人。

广告

作为尊贵的国州议员,却从你口中吐出粗言秽语,简直降低你的党格。我们要提醒和严正劝告张健仁,反对GST并不是火箭的“专有权”,站在维护本州人民利益的立场上,我们比起你们来自西马的外来政党,更有义务维护砂州人民的利益。

本支部在10月11日的特别党员大会大会上,一致通过,豁免在本州实行消费税的提案,并把它提呈给本月底的党员代表大会。

有鉴于消费税实行至今,已经造成物价上涨,在马币大幅度滑落的时刻,无疑给本州经济发展造成停滞,因此,我们希望通过党中央把这项决议转达给州国阵,以向联邦争取豁免本州的GST销售税,以减轻本州人民的生活负担。

为了表达本州豁免GST消费税是全砂人民的意愿,我们首先发起50万人的签名运动,也希望将这项签名运动通过人联党推广到全州,以行动向联邦表明这是全体砂州人民的强烈要求。

据初步了解,我们发起这项签名,已经取得浮罗岸选区人民的热烈支持,证明我们的决定是正确的。张健仁你在报上发表辱性言论,是企图阻止和扼杀这项签名运动,你到底在害怕什么?请你说明白。

我们知道,自从阿迪南上任以来,他在争取和维护砂州自主权的努力,是有目共睹的。

广告

砂拉越参组大马的协定里,明确记载本州拥有税收的自主权。基于此,我们完全有理由争回我们失去的这项权力,尤其是砂州的发展比西马落后,许多物价却比西马高,向联邦争取取豁免GST销售税,以提携砂州的落后经济,是名正言顺的做法,我们请问张健仁,我们的行动何错之有?

关于张健仁口中的“政治欺诈”,我们举个实例,火箭在505为伊斯兰党造势,安慰华人别害怕回教刑事法,说什么“民联三党平起平坐”,把伊斯兰党这只“老虎”养大,到了这“老虎”要开始咬人,火箭害怕失去华人选票,又宣布火箭反对回教刑事法,并单方面宣布民联已经不存在了,企图摆脱和伊斯兰党的暧昧关系。

事情不是这么简单,请问张健仁,火箭为什么至今仍留在雪兰莪州政府里当官呢?

另者,你张健仁一直说火箭是“本土政党”,为什么你至今仍然是西马火箭的副主席?行动党五十多年来的总部一直在西马,砂州火箭只是西马总部的附属体,你口中的“本土政党”不就是“政治欺诈”吗?这使人想起连小学生都知道寓言里蝙蝠的故事,蝙蝠对动物说它是动物,因为它的外形和动物一样,可是对鸟类说因为它会飞,因此和鸟类是同宗。请问张健仁,砂州火箭像不像寓言里的蝙蝠呢?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