韦尚仁
一九六三年农历元旦﹐大雨倾盆﹐河水告急﹐两岸汪洋﹐殃及无数家禽、农作、房屋、生命。七天后水退去﹐满目疮痍﹐家园已毁﹐生计已失﹐没援助﹐没赔偿﹐我连每个月七令吉的学费都付不起﹐辍学了﹐当苦力去﹐一片哀怆。

广告

二0一四年终西马东海岸大水灾﹐二十多万人受灾﹐灾情严重到山崩地裂﹐道路中断﹐十多人落水溺毙﹐数百游客被困﹐ 万家灯火熄灭。水灾拯救队﹐民防疏散队﹐军方补送物资空降队﹐自愿团体协调队二十四小时服务。千多个救灾中心人满之患﹐嗷嗷待哺者讨人心酸。首相部长落力喊救﹐连国家元首﹐各州苏丹也参与救灾﹐爱民之心不在话下。

水灾是天灾﹐怨得了天﹐天不饶人﹐奈何﹖不仅大马如此﹐泰国也如此﹐就连科技发达﹐文明红过天的英美纽澳一样对水灾山洪束手无策。

人说社会文明超线﹐发展越界﹐对自然界过度摧毁﹐引来气候改变﹐风雨失调﹐地层松蚀﹐河床沉淀累积﹐再加上地沉﹐冰山溶解﹐水位上升﹐便陷万物于泥水中﹐呼天不应﹐呼地不灵﹐咎由自取呀﹗

金马仑过度开发﹐非法外劳农民猖狂﹐令山崩地陷﹐物毁人亡﹐才惊醒了鼾睡美梦中的官爷﹑怒吼菜民开垦无度﹐就大肆铲除良田﹐以示官威﹐却不侮疚自己疏忽职守﹐无追究根源﹐更凸显自己是个浓包草包﹐要不得呀﹗

也有人说腐肉才生蛆。倘若每个官爷都是博学颖士﹐有治国理念﹐有辅导子民才智﹐又能尽忠职守﹐肯定能把国事理得政通人和﹐百废俱兴。

所以坊间又有人在茶余饭后说选贤与能﹐胜者居之﹔这与敦马在位二十多年看惯官宧丑事﹐心有余悸﹐才呛当今政府不会录用年轻有为人士﹐似乎彼此都心有戚戚焉﹗

广告

但愿2015年各政党能培育贤良﹐深入民间﹐为民服务﹐以备2016或2018年大选中能改变政局﹐以复人心。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