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种画,画的纸张有些发黄、发皱,却柔韧富有弹性;入画的有金字塔、各种古埃及神,也有名目繁多的吉祥物和田园风光,画风古朴而简洁——这种画便是堪称埃及文化瑰宝的纸莎草画。

古代埃及人利用生长在尼罗河两岸的纸莎草做成纸张,用来书写、绘画,这项技艺一度因缺乏记载而失传,直到上世纪80年代才重新出现在世人面前。

在位于埃及尼罗河三角洲东部省的卡拉姆斯村,作坊工人展示一张刚刚完成的纸莎草画。1980年代,一些埃及专家在经过研究后,寻回製作纸莎草的方法。

隨后,埃及旅游部门將倣古纸莎草画作为具埃及特色的旅游商品,进行推广,我们才得以从这些发黄似布料的画作中,窥探法老王时代的辉煌。

卡拉姆斯村是纸莎草画的主要生產地,当地村民很多从事种植纸莎草、制纸、制画等工作。这位60岁的作坊工人奥卡沙,在包装纸莎草画间隙留下灿烂的笑容。
卡拉姆斯村是纸莎草画的主要生產地,当地村民很多从事种植纸莎草、制纸、制画等工作。这位60岁的作坊工人奥卡沙,在包装纸莎草画间隙留下灿烂的笑容。

纸莎草自根茎处被割下来后,將去掉叶子部分,將之截成所需要的长短。

20岁的阿里穆罕默德易卜拉欣,正固定为纸莎草上色的模具。纸莎草在干燥的环境下可以保持千年不腐,但在潮湿的环境下很容易被霉菌毁坏。它曾一度成为古埃及最重要的出口商品,希腊人、罗马人和阿拉伯人都曾广泛使用,据说全世界约有10万张纸莎草文献保存至今。
20岁的阿里穆罕默德易卜拉欣,正固定为纸莎草上色的模具。纸莎草在干燥的环境下可以保持千年不腐,但在潮湿的环境下很容易被霉菌毁坏。它曾一度成为古埃及最重要的出口商品,希腊人、罗马人和阿拉伯人都曾广泛使用,据说全世界约有10万张纸莎草文献保存至今。

之后就用刀剥去外层青绿色的韧茎,露出里面雪白的髓,这就是製作莎草纸的原料。再来要经过6天浸泡(祛除糖分)、挤干水分及切割等过程,才算完成纸张製作。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