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样的侮辱最严重?诚然,当面侮辱一个人或其文化,绝对会令人不忿,甚至憎恨,按捺不住者恐怕会「火山爆发」。如此侮辱叫人不禁要反思和检 討言论自由的尺度,有者进而忠告、警惕人们应尊重他人及其文化,这可谓合情合理,没什么好爭议的。然而,也许最严重的侮辱,实际上是制度化——尤其是制度 化到足以令受害者「失声」和「隱身」的侮辱。

广告

所谓制度化侮辱,经常是威权体制下,对某些群体之政经文教权益的公然歧视、排挤、压迫,有些是明文明施者,如说清清楚楚地展示在律法或行政文件中; 有些则是通过比较「微妙」的手段,如说借用行政官僚、制服人员、司法程序、教育政策、媒体喉舌,甚至非政府组织等,经常性地对特定群体做出侵害权益的举 动,比如指责、譭谤、恐嚇、骚扰、抹黑等——包括纠眾阻挠其人于自家范围內使用某种词汇或树立神像之类。

一般上,如此制度化侮辱的受害者是被贬为「他者」的少数群体,可举的例子其实相当多,比如国际政治中被大国们为了私利而系统性地边缘化、琐碎化,乃 至「消灭」的弱势族群。这些族群动輒被利用、骚扰、排挤、驱逐、掠夺,乃至杀害,但在大国的主流媒体所操控的舆论空间中,往往无声无息。某些人于此常举的 例子包括巴勒斯坦人、库尔德人、老挝苗族、吉卜赛人等,然也许这些人还算是有点「曝光」的机会的了。

另外,不少国家內部也有如此被制度化侮辱的少数群体,尤其是处于绝对弱势的原住民。这些原住民不仅生活空间和资源被「合法」地掠夺,他们的文化也被 忽视,甚至被丑化、「野蛮化」,进而被迫「文明化」。某些国家的政府出于文化偏见或政治目的,还策略性地对其进行同化,企图改变其信仰、风俗和身份认同。 可笑又可悲的是:有时于某些方面,真正文明的——比如对多元文化的包容和开放,不是主流社会,而是这些原住民!

质言之,人们若对侮辱文化、侮辱宗教等事有那么高的警觉性和批判性的话,真正该关注的,恐怕不是民间个別的侮辱事件,而是升级到由国家体制直接或间 接地实行或配合的制度化侮辱,毕竟后者比前者严重百倍!遗憾的是:正义凛然或四平八稳地批评个別侮辱事件很容易,然一旦触及国家主导或包庇的制度化侮辱, 很多论家,包括媒体就自动「消音」了。此乃基于「识时务者为俊杰」,还是根本无感、无知?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