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者阿兹的胞姐获报赶抵现场时悲伤哭泣。

(本报古晋13日讯)巫裔夫妇裸躺轿车里命案,案情扑朔迷离,令许多公众及死者亲友想也想不通怎么会这样子发生。

死者阿兹的胞姐祖莉娜今早接获警方的通报后,即与亲人从三马连峇都驱车赶往山都望巴西邦达案发现场。

她与家人走向现场途中经悲伤的哭着。在现场,警方向她求证女死者的身份时,她证实沙里花爱妮是她的弟媳。

她获报胞弟阿兹与弟媳双双毙命在轿车里,悲从中来,当场痛哭。

她多次自言自语道,怎么会这样子。

她过后接受传媒的访谈时表示,其胞弟阿兹,原来自甘榜西美兰,不过因工作关系而与她住在甘榜三马连峇都,左右为邻。

昨天,她联络不上阿兹后曾于昨晚前往甘榜吉达警局求助于警方及报案。

女死者周二离家出走

她过后也告知警方,她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不过,她的弟媳曾于本周二离家出走,不过第二天却在砂督区被找回。

其胞弟于前天(周四)曾驱车前往其岳母住家接弟媳。

昨天,未见其胞弟的行踪,手机也一直联络不上,这令她担心,而迟至昨晚10时才前往吉达警局投报。

公众误以为是野鸳鸯

另一方面,当到场的公众人士起初以为死者俩是对野鸳鸯,夜晚驱车到荒野野合而中冷气溢出的一氧化碳而毙命,过后知道毙命是对夫妇后纷感叹,何必要在荒野搞车震。

死者夫妇俩是意外吸入汽车冷气中的一氧化碳而中毒身亡,还是自寻短见,抑或服毒而亡,则有待法医验尸报告出炉才知晓。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