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鸣

广告

我的文凭受承认了,令我欢欣若狂,高兴得几天几夜彻夜难眠。

离开学校已廿多载,进入社会大学,文凭受不受承认已不再是那么重要。

我这一生中,真正用到文凭的也只有那么一次,即是应征报馆的职位,即使是在那时,也并非是正式的使用到文凭而获得报馆的工作机会。

在不受承认的那一段日子,我把我的文凭“冷藏”起来,经过了几次的搬家,也不懂得放在那个角落了!

今天,捎来了个这么大的喜讯,我的文凭竟然受承认了,我也有守得云开见月明之概!

我就翻箱倒箧,只为了目睹那一张看来已越来越有价值的文凭。

广告

找了一天一夜,终于给我找到了,虽然由当时董总主席林晃升及教总主席沈慕羽亲笔签名的墨迹已湿化,找到文凭,令我如获至获,欣喜之意自不在话下。

看到那数十年不受承认,而今天终于受到承认的独中文凭,我有一种苦尽甘来的感觉。

而在砂州宣布承认独文凭后,各造发出的言论,时而被热捧,时而被打入冷宫,却又令我患上忽冷忽热的伤寒症。

想当年,我的老爸执意把我送到需要收费的独中求学,就是放弃在政府部门工作的这块。

我的老爸虽然书读得不多,但是,也颇识时务的,认为华人能够在政府服务的空间有限,就把我送进入独中,学习中华文化。

这是非常现实的,以目前在政府部门的情况来看,超过90%的公务员是土著,即使是文凭受到承认,独中生还要与比例相当高的国中生竞争,能够进入政府部门工作的独中生就屈指可数了。

我的文凭可是受到世界许多顶尖大学承认,我希望衮衮诸公,不要再把玩我的独中文凭,时而把我们的文凭捧上天这么高,时而把我们的文凭践踏在脚下,时高时低,令到独中生个个得了高低血压不平衡症,随时有爆血管之虞。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