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ghlight]作者:冯久玲[/highlight]

广告

元旦晚上我和朋友在檳城聚会。在我们谈到当今社会年轻人的素质以及竞爭力时,我们討论了接受纯华文教育和接受多元媒介教育的年轻人的性格差 异,以及两种教育体系对一个年轻人树立世界观的影响。在座有一位著名政治家的女儿,她热情地跟大家一起交流。她有点激昂的说:「我建议我们国家全面禁止所 有的母语教育!」

这一句话让我们所有的人都坐直了身体,虽然已经快到午夜时分,但这后生引起了大家的好奇心,大家都愿意洗耳恭听,鼓励她继续说下去。

在转述她的话以前,先说说这个年轻人的成长和教育背景:她毕业于华文小学和华文独中,在一所国际学校完成了国际文凭课程(IB)的大学预科。接著, 她进入了北美最杰出的女政治家们都上的大学,最近刚从美国留学归来,在吉隆坡一家国际咨询公司工作。她的母语是英语,也习惯了用英语的语言逻辑方式来思 考。她很谦虚的表示自己的华语不好,但我可以从她语言的流利程度看出来她实际上是精通双语的,並且很有语言天赋。

华校生缺乏自信

后来我瞭解到,她在大学时就常对社会环境中的不平等现象发表言论,她有一个关于城市食品安全的演讲还被收录进世界著名的言论平台TEDx。这位年轻人的激情和鲜明的立场让我感到振奋,我很乐于倾听她的世界观。

我问她,身为一个曾在华文教育体系中熏陶了13年的学生,为何如此直言不讳的说母语教育不好,难道不怕被冠上「大逆不道」的罪名吗?母语教育(华文教育)到底有什么不足之处呢?

广告

她坦然的列举了以下几点:

1)受华文教育的学生普遍都有极低的自我价值观,他们缺乏自信心;

2)他们长期被提醒要捍卫自己的存在价值,始终处在悲情的状態里;

3)大部分华文学校的教师不允许年轻人自由表达意见和发展能力。

她发现处于这种成长文化环境里的同学们往往都不太自信,只喜欢聚集在华人堆里。他们不喜欢也没能力和更多元的人群互动。她认为,这种教育方式严重限制了一个年轻人在当今这个多元社会中领衔能力的发展。

结论就是:单一的华文教育已经不再足够了!

这个年轻人的话言之有理?她从她的角度清楚地告诉我们,单一的华文教育已过时。显然,她觉得维护传统的华文教育弊多于利。她不理解为何华社的领导还 要那么辛苦地去捍卫一个已过时的制度。她怀疑马来西亚的传统华文教育到底能不能帮助一个年轻人在当今社会中安身立命,是否可以帮助他们走向成功?她甚至不 解,华教的领导人们到底在斗爭什么?这样的斗爭和她们年轻一辈的前途又有什么关係?

上周我去泰国曼谷参观了协和国际学校。校长对我说,这是一所真正符合世界潮流及大趋势的多元媒介的学校。这里的学生会同时学习泰语、英语和汉语3种 语言。在幼儿园和小学阶段,学生除了在学习3种语言学科之外,还会將英语和汉语作为数学、科学及人文学科的教学媒介语。完成小学六年级课程的孩子们的英语 和汉语水平就可以接近母语水平。进入中学阶段,他们將这3门语言作为单独学科保留,主体將转向以英语为媒介语的教学模式,为將来升入以英语为媒介语的大学 做准备。这种类型的学校在马来西亚的檳城也存在,但教育阶段仅停留在幼儿园。

同一周,我与英国剑桥国际部亚洲分部的专家做了一次深度探討。他们告诉我,在世界各国有很多前沿的学校已经切换到双语甚至是三语教育模式——既把两 种或三种语言当做单独学科来学习,同时也將这两种语言当做媒介语来学习其他重点学科,並报考两种媒介语的考试。根据剑桥大学的研究,这是为了让年轻人在愈 发多元化的世界里能够更有效的发挥出自己的作用。这是当下前沿学校的重要趋势。

单语教育已过时

我也获悉,马来西亚的60所MARA初中理科学校,已转为双语轨制,即学生在中四(高一)时参加剑桥的英国国际普通中学教育文凭(IGCSE) (0Level)考试,中五(高二)时参加大马教育文凭考试(SPM)。换句话说,就是另外加入一种新的语言来学习本国家的基础教育课程,我称这为「国家 课程+」的设置,这是实行与世界接轨的教育方式。有跡象表明,马来西亚政府会在不久的將来把「国家课程+」扩展到越来越多的学校。

综合了上述这3个视角——年轻后辈的意见、泰国协和国际学校的发展方向,以及剑桥国际考试委员会(CIE)在世界各地进行的双语教学工作成果和研 究,我们可以清楚看到,单一的母语教育体制存在的严重不足之处並且已经过时。显然,这种教育方式已不能赋予新一代年轻人在多样化世界立足的完备技能。对于 许多开明的教育家来说,解决办法就是实行双语或多语教育。民族语言(母语)只是其中一个学科,是为了让孩子们传承文化和延续传统,是为了保护国家和民族文 化遗產。而眼下要確保年轻人对英语(当今的世界语言)和汉语(崛起的世界语言)的掌握,帮助他们在学习的黄金时代提早接受双语的全面熏陶。

从表面上看,马来西亚华文教育在华社仍非常受欢迎,如果从独中学生的增长形势来看,似乎是一片荣景。而明眼人都知道,事实並非如此。独中已不再是一 个优越的教育体系。事实上,我们不应该、被这种「虚火」误导。在缺乏更好选择的情况下,父母只能在国中和独中之间选择相对稍好一个。近年来,已有近一半的 独中生在大马教育文凭考试后就离校,这现象告诉我们独中的教育系统缺乏凝聚力,让学生没有觉得有必要完成整个教育课程。

马来西亚华文教育体系已经太长时间没有进行適当的检討和改革,以使其能隨著时代的变迁而更新。除了课程设置和师生比例以外,教学方法和考试方向也急 需改革。过去我们似乎一直只努力捍卫这种教育制度的合法地位,却很少有时间认真检討它的合理性和落实它的发展方向——例如在华小增加有师范类本科学歷的合 格教师,更遑论有多少人会关注到教学向数码化的转型。

马来西亚华教领导人们的纷爭看来不是一个为国家民族的利益之爭。我们看不到领导人有什么建设华教的全盘方略,没有准备转型的视域和战略,这不是一个 关于发展理念的纷爭,更不是一个关于意识形態的討论。他们究竟在爭什么,吵什么,和华社的福祉有没有关係?在眼下这个非常时段,当「和谐」不了这些异议 时,就只有依法解决僵局,重新选出一批新的有想法的领导人,让华教领导机制恢復运作。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