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ghlight]作者 : 赖其平[/highlight]

西马半岛多个州属相继发生空前严重的洪涝灾害之后,由于灾情严重,造成尚未能正式估计的财物损失与基本设施的破坏夺走25条宝贵人命。首相拿督斯里纳吉也宣布政府将寻求有效的天灾管理方案,以便在面对自然灾害时能有效防治,减少人命与财物损失。与此同时,副首相兼教育部长丹斯里慕尤丁也宣布全国大专院校可通过长期研究拨款计划和基础研究拨款计划,申请2千万令吉的天灾管理特别基金,并冀望研究成果能够强化国家天灾管理。副首相也认为这是学术人员必须协助开拓的另一项重要领域,因为此项领域在大马越趋重要。

所谓天灾除了水患之外,也包括风灾、地震、烟霾、土崩等灾害,其中有一些是自然灾害,也是一些是属于人为的,诸如烟霾灾害的引发有大部分是人为的,山泥滑坡摧毁房屋和夺人命等事件其中的原因也有一部分是人为因素所致。目前相续发生在西全马金马仑高原的山体滑坡所造成的惨祸,就被认定是因自然环境被破坏,森林被滥伐是祸因。

西马半岛的一些州属几乎在每一年的雨季来临时,一些地区都发生水患,仅是水患灾害的程度不同而已。烟霾问题也一样纠缠不清,本地烟加上“入口烟”铺天盖地,挥之不去,人体健康备受威胁,令人不胜其烦。相关的寻求解决方案每一年虽被提起,但年复一年烟霾依然笼罩不散,你说怎么办?

洪涝灾害问题的防治就更为棘手难办,尤其是出现强降雨又逢大涨潮时,也是一些地区出现水患的时候。在西马半岛的东海岸州与东马砂沙两州的一些地区已被喻为水患黑区,当水患来临时相关地区的灾黎就迫于迁移到疏散中心去避难,大家也都因此显得手足无措,仅能在政府准备的疏离中心暂且栖身,数十年来都是这样。人类虽自诩为万物之灵,但对于这类自然灾害却又无法人定胜天,朿手无策。

水患灾害的形成包括气候与地理环境有直接关连,一般上处于多河的地区发生水患的几率最高,其中也包括濒临海岸的低洼地区也被视为水患黑区。从表面上看,接近海边的地区雨水应该很快地就可以排泄入海不致引发水患,但其实际的情况并非这样,当强降雨下个不停,又逢每年涨期,海水倒灌,处于海岸地区的低洼地就会出现水患,于西马半岛的一些州属就是面对这种困境,也是甚难解决的天灾问题。

除非政府设法把低洼地区的房屋搬迁到高处,这或是一劳永逸的纾解连年面对水患困扰的最佳方案,因为低地就会淹水,唯有走为上计了。在砂州的峇南县的一所政府中学也因连年面对水患,联邦政府已经批准迁移计划,一些沿河长屋居民也经不起水患的困扰正设法迁移到高地,避免洪水的一再“登堂入室”,从此高忱无忧,也不再为水辛苦为水忙。

水患是属于自然灾害的一种,天要下雨,河水要泛滥成灾,且又是水位低处流,积水成灾。兵来可以将挡,水来如何能用土掩,政府的天灾管理有效策略又是什么?唯有拭目以待了。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