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ghlight]作者:黄金城[/highlight]

广告

韩国少男乐团B1A4来马演出,因为「缺乏文化与宗教敏感」拥吻了戴头巾的马来少女,引发爭议;大马伊斯兰发展局(JAKIM)要逮捕少女也使大马再度上了国际新闻。幸好,两位內阁部长都不赞成此举,劝告该局只需给予辅导即可。当局也放缓了语调,宣称只是开导,无意惩罚。

从德国啤酒节、摸狗、阿拉字眼、圣经风波、韩流遇阻,以及1000名大马穆斯林加入「伊拉克与黎凡特伊斯兰国」(ISIL)恐怖组织等一连串事件,不论穆斯林和非穆斯林都很难想像,马来西亚未来会变成怎样的一个国家。

打从独立建国以来,大马都不是所谓的「伊斯兰国」(Islamic State)。尽管歷任首相都是穆斯林,国家元首更是伊斯兰事务的最高长官,但伊斯兰法並非国家的最高律法,范围也仅限于穆斯林。真正「伊斯兰化」的过 程,始于伊朗革命后的八十年代。受到伊朗革命的刺激,大马政府利用国家公帑派送学生到中东学习宗教知识,训练了数以万计的宗教师,大量推动「伊斯兰化」。 宗教师的地位得以提升,宗教局更成为一个权威组织,除了指导伊斯兰事务,更具备了执法权。

宗教局之所以掌握大权,实际是政治化的结果。掌政者为加强统治,通过宗教途径对一般百姓的思想行为作了规范,並订定律法规管惩戒。三十年以降,大马 由一个相对西化/世俗化的国家逐渐转变为宗教化的国度。比较近30年的电影广告、衣著服饰、社会风气、媒体言论,便有清晰的答案。许多老一辈的马来穆斯 林,甚至也觉得大马变得「更像阿拉伯」,而邻国印尼更趋开放。大马影帝比南利(P.Ramlee)的影片按当今宗教局的標准来看,肯定难入法眼,甚至有 「怪力乱神」之嫌,也令人更发怀念那个开放多元的年代。

大马更趋宗教化的结果,便是宗教局对一般百姓的思想行为、穿衣吃饭,甚至身体的展示和运用有了更大的管理权。高官显要、马来王室所受的影响,则相对 较低。穆斯林摸狗和出席韩流演唱会被偶象拥吻所引发的风波,虽然並未涉及其他国民,但穆斯林与非穆斯林对许多事物的价值更形分歧,也就更难形成所谓的 1Malaysia了。尤其「哈韩族」很难想像,两年前韩国巨星PSY来马大跳「骑马舞」,高歌《Gangnam Style》,连首相纳吉和多位內阁部长都出席观赏;同为K-POP(韩国流行音乐)现在居然被列为有「削弱穆斯林信仰」,甚至「传播基督教议程」,也算 教人大开眼界。就是不知道2013年2月11日当天去了「一马新春大团拜」、跳了骑马舞的人,有多少人改了信仰。

在马哈迪「医生当家」的那些年,马来女性开始绝跡选美会。马哈迪官访日本期间,雪州多位马来佳丽因参加选美遭宗教局逮捕,变成国际新闻,马哈迪面对 媒体询问几乎下不了台。人们很难理解,向来奉行多元文化政策的大马,为何將选美变成「罪行」?2003年,四位马来佳丽再度受法律所限,被迫退出大马世界 小姐赛。过去,不少马来佳丽都是大马世姐赛的冠军。

广告

政治是造成宗教力量膨胀的肇因,没有政治力量的支持,宗教部门不可能发展成指导监督思想与生活的权威官方组织。大马变得越来越伊斯兰化/中东化,非 穆斯林感受的压力,当然不只是K-POP和啤酒节,而是生活受到更多的规训。1Malaysia发展到这个地步,全民团结的步伐,就更远了。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