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工作培训讲师钟郁芬硕士:

广告

我的祖母躺在病床上约10年,最后两年才带回家里照顾,我们看著小姑妈总是风雨不改地照顾她,而针对较敏感的金钱问题,父亲则是配合出钱出力。每年总有几次可以回去看看祖母,但跟她相处的就只有那半小时左右的时间,而在那当下待久了会有些冷场尷尬,甚至发现她依依不捨的眼神,那是我心里一直的纠结。

还记得她在老家时,完全是自主生活的,直到跌倒了,身体机能就大大退化。但她当时意识还很清醒,无法自主生活让她感到相当难过。当下大家其实没有顾虑到太多她的情绪及感受,更没有人为她成为「被照顾者」进行心理建设。尤其眼见大家过年过节没了一个主要核心人物,兄弟姐妹于是都开始有些疏远了,让她更是难过。

于是这影响了我,让我思考父母亲年老以后如何照顾的问题,自己究竟应该准备一个怎样的环境?如何在心灵上与他们更进一步沟通?都成了我们必须去顾虑的一点。我们从小就被父母照顾至今,他们年老了,我们其实也该以相同的方式回报,这是子女的责任。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