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ghlight]作者 : 林新民[/highlight]

广告

我们马来西亚的政治人物,「多数」只有政治野心,而没有政治理想。

华裔政治人物,从五十年代到今天,他们的「素质」,一代不如一代,只讲恩怨而没想到是非观念。我们希望政治人物,必须多了解华人社会的心愿,深加反省,并且要多读几本书,从东方与西方的哲学家以及伟大的政治家的嘉言懿行中吸取明训,以哺育自己,使自己成为更好的政治材料,为社会人群作出更多的贡献。

政治是众人之事,也是社会人群的共同事务,印度著名政治家尼赫鲁(Nehru,生于印度克什米尔的婆罗门世家,英国剑桥大学毕业,曾任印度联邦政府总理。公元1889-?)曾说:「人是由天使和魔鬼结合而成的。」

政治与人类社会血脉相关,所以也就脱不了人的「本性」,即有天使的善性和魔鬼的恶性。而人有向上向善的意志,奔向天使,灭去魔性的趋向,也有堕落成为魔鬼的可能。

政治权柄,如果落到魔性很重的人物,如希特勒(Hitler,德国政治家,法兰西斯帝国领袖,曾任德国元首,为挑起第二次世界大战的罪魁祸首,1945年战败后自杀身亡)手中,人性中的魔性成份就会得到高度的发挥。如果落到善性很高的政治家如林肯(Abraham Lincoln,美国第十六任总统,以解放黑奴著称于世,公元1809-1865)的手中,人性中的善良,就会得到高度的实现。

华人的传统观念,也看到政治的权力,可以为善也可以作恶的双重本质。因此,有德政的理想与苛政猛于虎的看法。

广告

在中国,以德政于掌权人物的赞语是「勤政爱民」,在西方,对于掌权人物赞语是「正直荣誉」的政治人物。总之,政治可能成为善良的,也可能成为可恶的魔鬼。

在东方古代的中国,一个人如果想要参政,先要修身,也就是说,要减少本身的魔性,增强其善性,然后,才适宜参政掌权,其程序是「修身」而后「齐家」,「齐家」而后「治国」,这是强调须以「道德」作为政治行为的指导原则。

在西方的自由国家,政治首长就职时,都须手持圣经起誓,以忠贞的德行,竭诚执行政治任务,两者都有共同的目标,要发挥人性中的善性,去执行政治任务,要以道德去左右政治行为。在西方人的理想中,政治人物,不但要追求政治理想的实现,同时还要追求荣誉(Honour)换句话说,是要以光明崇高的道义力量,以促使政治目标的达成。

在东方,我们的传统是什么,我们自古以来的教训是:一个政治人物的政治行为,不但要向当时社会国家负责,而且还要向历史交待,因此,有「史官」(古时掌管文书历史的官员)之设,「史官」应有不怕被杀头的勇气,把事情的真相,记在史册,所以政治人物,可以「流芳千古」,也可能「遗臭万年」。

我们今天的政治人物,其中有不少是律师、医生、工程师、会计师等等专业人士,他们之中有很多对于自己的语文,一窍不通,或是只会说一些粗浅的华语,当然没有了解华人政治传统的能力,他们多数是受了英文教育的人,照理他们应懂得许多西方的伟大政治传统,远的不说,近代伟大的政治人物就有邱吉尔、戴高乐、罗思福,而林肯说出了,「民主」政治是「民有」、「民治」、「民享」。

以及让我们相信真理就是力量,本着这一个信念,让我们果敢的执行我们的责任」。这是何等的气概,然而,我们许多政治人物,他们好像祗懂得自己的专业知识,既不知自己华族的政治理想,也似乎不了解西方伟大政治传统,所以在政治上,「轻浮无根」,只知「巧取豪夺」,以图达到「个人」政治野心而已,这是今天华人的悲剧,我们大多数的政治人物,品质差劲,怎不令人唏嘘长叹!

今天在政治上华人社会面对的问题,有一些是华人社会本身造成。不过,在诸多政治问题之中,政治人物的素质太差,是一个大问题,他们不能从自己的历史文化中,吸取滋养和政治明训,因为他们大多数没有受到良好的华文教育。他们好像也没有吸取到西方人文思想的高贵品质。

他们对于人心人性,似乎都没有什么体认,对于人生理想,人心愿望,好像也不重视。搞政治在许多政治人物看来,只是搞权位利禄,我们的社会中,有太多这一类的「政客」,所以每每会有好戏连台,闹剧连场。因此,这些年来,我们可以看到,华裔政治人物的素质,也一蟹不如一蟹!(注)

(注)一蟹不如一蟹,圣宋掇遗:「陶谷奉使吴越,忠懿王宴之,以其嗜蟹,由蝤蛑(俗称梭子蟹,最后
两足扁而长,无爪)至蟛蜞(蟹类,体较蟹为小,足无毛),凡罗列十余种。谷笑曰:真所谓一蟹不如一蟹也。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