衝锋陷阵,投篮得分是运动员的使命,许淑殷的手只要抓到球就一定奋不顾身往前衝;现在的她手抓化妆笔,除了鹤立鸡群的身高,完全看不出曾经是篮球国手,她穿裙子,化细致的妆,外型转变,人生大变调。

广告

「学化妆前,我完全就是TB(男人婆),打篮球就是要阳刚一点,如果很女人,很少人会注意到你。」从运动员到化妆师,许淑殷完全进入另一个世界。2006年,朋友报名学化妆,她跟著去。

在那之前,她出席了前国手的婚宴,看见对方姿色平平的妻子上妆后成了另一个人,惊为天人之余,心里暗自讚嘆化妆的魔力。

有任何想学的手艺,球员只要向篮球总会提出申请,一旦通过,蓝总会资助学费。许淑殷报名舞臺化妆,一年后,自己的外型也有了很大的转变,家乡的朋友 见到,都大叫:「你怎么变这样?」。在那之前,她爱逛大家购物中心(Kotaraya),身上穿宽鬆的沙滩裤,对色彩毫无概念。

学了化妆,她在球场上仍然维持运动员该有的模样,球场之外,却像一般少女,上街一定花枝招展。「篮球队里只有我一个异类。」许淑殷说:「其实我內心很清楚,自己是个很女性化的人,身边相熟的朋友也都知道。」

结交第一任男友后,她变得叛逆,总是顶撞教练,甚至为了男友短暂离开过国家队。「他知道我的內心其实很女人,认为或许我离开篮球队,就能像一个女 人。」后来,教练百般劝说,她选择回巢。2007年泰国东运会,球队夺得金牌,许淑殷虽只是板凳球员,却深深地被夺標的气氛给感染,重拾对篮球和团体生活 的热爱。

更换跑道 反而学懂变通

广告

14岁开始接触篮球;17岁进国家队,许淑殷说自己在篮球场上的表现其实並不出色。「一直到被选进国家队,我都还是不太会打球,第一年几乎是『混』 过去的。」但,在「高苗红利」的制度下,181公分的她注定要受球队青睞,即便没有扎实基础,也仍然被重点栽培。她坦诚,至今最爱还是篮球,2010年因 伤萌去意,在25岁的当打之年退出,一整年没有碰过篮球,却在隔年元首杯前被召回集训,之后还出战两届东运会。来来去去,总是无法彻底离开。「两届东运, 我都打得不好,我知道,是时候了。」

如今全职化妆,少了国家队的薪资,多了属于自己的时间。能打球,也能化妆,对她而言,是最开心不过的事,也是最常令她陷入两难的事。「2011年东 运,我已经被选入12人名单,但就在出发前一个星期,我接到杂誌的邀约,要去巴釐岛拍摄。这是第一个由我全权做主的国外案子,我很想去。」

之前出国拍摄,许淑殷都是担任助理的角色,这一次,对方邀她担大旗,她说什么也不想放弃这个机会。若是接下工作,她就得拿假、错过训练,「教练很理 解我的心情,他让我去。」陈时和教练给了她很多自由,但也告诉她要懂得取捨。「篮球、化妆,我两样都爱,也很想取得平衡,两样都做好。」

许淑殷坦诚自己脾气暴躁,曾多次被教练训斥「在球场上发脾气,吃亏的是自己」,无奈年少气盛,实在很难把苦口婆心听进去。

「中间离开了一年在外头闯,我学到很多。化妆是很受气的行业,但顾客永远是对的,我们要忍耐。在处理事情上,我原本很固执,我要这样打就这样打,但 出到外面,顾客有不同的需求,要懂得变化和变通。」一年后回到球队,大家都觉得她有所转变;而她的运动员身份,也让她更有毅力、更守纪律。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