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林建荣

广告

如外界预期般,美国联储局在16日的议息会议后宣佈,近10年来首次升息0.25%,儘管只是微调,对经济的实质影响不大,且市场早已提早反 应,而其他主要的经济体,如欧盟、日本或中国,短期內也未必会跟隨美国的步伐,改变低利率政策。但升息,对美国甚至全球却有著重大的意义。

这象征著美国走出2008年金融海啸的阴霾,让利率回归正常,也宣告全球经济进入另一阶段,告別低息的年代,开启升息的循环。因为美国利率一旦走高,必吸引原本在新兴市场的资金回流美国,进而带动美元走强,而强势美元將导致发展中国家货幣走贬。

世界银行日前就警告,美国升息,带来的紧缩货幣政策,可能使目前放缓的全球经济环境持续,甚至恶化,而这些外部环境与国內因素,可能导致资金停止流入发展中国家,形成另一场「风暴」。

当然升息往往是一体两面,升息也代表著美国经济復甦,消费能力转强,这对大马的出口是利多于弊,尤其美国是大马的主要贸易伙伴国。

然而,面对著资金外流、货幣贬值的大马,又要如何在全球资金重新佈局下,寻找本身的定位及优势?尤其国家银行要如何支撑成长放缓的经济之际,又要避免资金可能隨著美国升息而出走,加剧令吉贬值的局面?

此外,依据报导,截至今年10月,大马的国债高达6233亿令吉,佔国內生產总值的53.7%,其中96.4%或6011亿令吉属于內债,其余的 3.6%或222亿令吉,属于外债,这其中又有多少是以美元计算?联邦政府又会否进一步的减少公共的开销、津贴,增加赋税,以应对因美元升值,而造成偿债 成本的提高?

广告

对于背负著庞大美元债务的公司,尤其是官联公司,又要如何应对强势美元带来的財务压力,一旦处理不当,最终会否导致政府必须动用人民的纳税钱来拯救?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