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杨善勇

广告

没有主义,也没有主意。怎么应对城市的华小需求,教育部副部长张盛闻只能遵照旧有陈规,建议「提早规划迁微校」。当中的一个计划是,把彭亨州內的微型华小福隆港华小迁到雪兰莪莎阿南实达阿南镇。

此外,《东方日报》的新闻说:吉打州董联会主席庄俊隆所提呈的备忘录,也准备把吉打华玲县郊区小镇的马佬培智小学,搬至双溪大年;「零学生」的吉打成杰培才华小,则可能搬往柔佛和雪州。

那么,新建华小的名单呢?城市规划的標准和指南,不是一早已有明確说明?既然人口倍增,身为马青先锋第一號人物的张盛闻可曾知道,学校何以始终不能因此增建?教育部秉持的那一套逻辑毕竟何在,思之惘然。

没错,这个国家的政策和条例,还是一如既往。308海啸之前,505大选之后,一成不变。纵然领导大动作的填土,填得沸沸扬扬;可是,有谁知道,到底有那一方寸的土地,何曾保留为將来造建华小之用?

结果,乾坤全乱了,「福隆港」原址的那一所学校,转到莎阿南。既然这样,也就难怪前不久新编的那一本的小六歷史课本,错把马六甲的地理位置,移到吉兰丹去了。

错体的方位,紊乱的校名,所反映的,不只是行政系统的不知所措,同时流露了现有体制的教育蓝图里,华小佔据的地位,其实不过如此,连一小片的落脚之地,也一再磨蹭拖沓,没有定案。

广告

既然这样,浅见以为,华小的校舍,从今以后不妨认真考虑寄身流动的巴士之中:学生聚集哪里,巴士就开到那里。人口一旦离开,学校则马上转到人气群聚之处驻扎。张盛闻,你说好不好嘛?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