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民心者得天下,看天下有谁来主宰

林立

如何妥善解决人联与联民,民进与自强之间的纷争乃是 砂国阵当务之急!

随着首长阿迪南所倡议的和谈与协商始终未被人联与民进接受,为了顾全大局,捍卫与巩固砂国阵整体利益与执政地位的立场肯定为先,各成员党的利益理应处于其次 。因此为了达到此目标,他唯有利用其身为砂国阵主席的绝对权利与智慧来解决这个僵局,以期塑造与领导一个完整,强大且团结的队伍来出战州选。此战役乃是首长阿迪南第一次领军出战,他面对多大的压力,并非其他人所能理解。

签署州国阵候选人委任状的权利全在于州国阵主席首长阿迪南。代表国阵候选人不一定得来自其成员党,当然选举法令也允许各别成员党采用其本身标志。1987年国阵成员党之一的达雅党采用其本身标志出战州选就是一个活生生例子也!

如果人联与民进所坚持的“一席都不让”立场已受肯定,阿迪南又何必做出如此的倡议?

现实生活中,当一间公司业绩一跌再跌,重组乃是势在必行的唯一 措施!政党的替代更是如此也!

六十年老店人联分别在2001年、2006年及2011年3次州大选中,分别输掉了3席、6席及13席。就连党魁沈桂贤2011年第一次出战,竟然以7000 多张多数票惨败!在13个以华族占多数的选区除了黄顺舸与李景胜分别在巴旺阿山与史纳汀胜出 以外,其他11席竟一败涂地。(注:基都隆及马拉端并不能算是华族区,因两者的土著选民人数各占有50%以上)

沈桂贤对出战19席意愿看似强硬而且曾公开揭露有只黑手幕后操纵大局。这说法根本是自打嘴巴,如真有黑手,那他的党主席幕后黑手又是谁?人联有今天的困境,幕后黑手又是谁?当年其老爸沈庆鸿能超越杨国斯当上副首长,幕后黑手又是谁?

“跪着生,不如站着死”,人联如真有勇气,志气与尊严,为何不仿效1987年“明阁事件”廖莫宜领导达雅党大胆放弃“天平”标志而采用本身标志,正面与州国阵硬拼而打了漂亮一战!在当年48席中赢了15席,多了土保党(14席)1席而名列前茅。要不是“前进集团”另两成员即拉曼领导的PERMAS才赢5席及沈观仰领导行动党全军覆没,表现差强人意,而拥有11席的人联及3席的国民党靠向土保党,砂州早就已“改朝换代”了。

当时达雅党的大口号:“达雅主义”确实打动大多数达雅同胞的心灵深处而几乎横扫全部有关选区。但是“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在竞选期间部分党领袖过分玩弄口号,竟以喝“利宾纳”饮料来比喻为喝华族的血,以报复华族长久以来在生意来往上剥削了达雅族的利益。这种极端的宣传却吓走了不少的华族选票,不但害死了行动党,连达雅党与PERMAS也在多个混合选区中以少数选票(华族票)败选。

廖莫宜因此战役不但确为他赢取了来自选民的掌声,也为他赢取了竞争者的尊重。难怪前任首长曾公开表明说从政半个世纪以来,他只面临一个真正的挑战,那就是“明阁事件”!

现在的问题是人联敢向达雅党看齐,直接挑战他眼中的黑手吗?或者充其量它只是个欺善怕恶,彻头彻尾之懦夫罢了?

另一 边厢,史上头一遭,马旺以党魁之尊带领其他5位州议员齐退党,一瞬间为民进党于州议会内留下真空 。之后张庆信取而代之, 这位东亚特使是否能控制这个以达雅族为主的政党? 就让时间来证明吧 。其实这个从国民党分裂出来的政党,在上届大选因营中无大将而得向土保党“借将”,因此其基层力量来自何方 ?大家可想而知了。

如各方都坚持不下,国阵“直接候选人”看来乃最佳方案。以下3个例子就足以证明它确实如此:

1)1995年乌鲁拉让国席比利阿必以国阵“直接候选人”出战,胜出后加入达雅党。

2)1999年马旺国席现任联邦副部长占姆士达沃以国阵“直接候选人”出战,胜出后加入土保党。

3)2008年现任加拿逸国会议员阿戈阿纳达干以国阵“直接候选人”出战,胜出后加入人民党。

一般认为,火箭行动党始终是华族的最爱,在华族区,不管其候选人是“阿狗”或“阿猫”轻易能赢!其实砂州行动党有今天这般亮丽的好成绩,完全是靠其来自西马一帮能言善道的同僚以排山倒海似的助选所得来的。

来届州选他们肯定将充份利用热门联邦课题如消费税,1MDB与26亿献金,配合它所谓的“改朝换代,由砂拉越开始”再来哗众取宠,误导砂民,牺牲华族权益以求胜利。

其实反对党人士包括其砂州主席张健仁都明了来届州选国阵还是赢家!毕竟13个华族州议席在全部82议席中只仅占了16巴仙而已!真是“当盐都不够咸”也。

华族分别也在2011州选与2013国选把全部希望都寄放在火箭身上,等于都把全部“鸡蛋”都放在同一个篮子,而不管万一篮子掉下去之后果!

抱着宁可玉碎,不为瓦全的心理,难道这就是拥有五千多年文化,精打细算,聪明绝顶的“龙的传人”吗?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