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我对你寄居流浪的生活有一分的怜悯,如今,我对你寄居借宿的智慧有一份的赞赏;曾经,我希望你有自己的窝,而你终能安定,如今,我希望自己是你,一身轻闲悠游自在。

广告

你比我更懂得将废物循环再利用,寄居的你从不费心思不耗力气筑窝建屋,你两袖清风家徒四壁,搬家或流浪时身体就是你唯一的行李。

或许,你天生就是流浪者。

你向自然死亡的贝借宿,把它所遗下的空壳作为暂居,你也通过物物交换的方式来获得适当的壳(换壳),无论是以攻击或商议性的换壳手段,你都没在地球上留下垃圾。相反的,你当起海边清道夫的责任,负责把藻类、食物残渣和寄生虫统统解决掉。这就是我想保护你的原因。

那天在退潮的海岸,我生平第一次与你相遇,你在窝里躲太阳,我不敢打扰。

但见有人提着水桶渐渐走近,在潮间带寻找什么,我担心你是他目标,于是在烈日为你驻守。我的停留似乎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他渐行渐近,我翻看手中的自然图鉴,想找办法帮你躲避,无奈书到用时方恨少,我心一急,抓起一把泥沙往你屋顶上盖,把你家弄得似坨烂泥,然后走开,从远处盯着,他在你身边徘徊一阵,终于他也走开。

我初次自然观察偶遇的流浪者,愿你平安回家。

广告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