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盈盈为马新知名喜剧艺人,虽然身材肥胖,却成功找到自己的方向,並受到许多观眾的喜爱。 (摄影:刘维杰)

「瘦身」几乎成了漂亮的代名词,在追求光鲜外表,重视样貌的时代里,社会氛围普遍对于胖子带有歧视。根据研究显示,职场对于肥胖者有严重的歧视,他们也经常遭受嘲笑与讥讽,並承受极大的身心压力。

广告

由于社会大眾普遍对肥胖者带有歧视,甚至有人將肥胖歧视比喻为21世纪的「种族歧视」。究竟身形肥胖,体重惊人是否会被人歧视?本期的《东方热话》特別邀请到新加坡知名喜剧艺人「小肥肥」郑盈盈,以及金满集团创意总监曾永文,分享他们的个人经歷。

来自新山的郑盈盈(29岁)是马新两地著名的喜剧艺人,因为身材肥胖,也让她外型较为出眾,並成功以鲜明的形象打入马新娱乐圈,更被香港媒体誉为「小肥姐」。

郑盈盈指出,从小就拥有肥胖的身形,成年后便朝搞笑艺人的路线发展,因此肥胖的身材未对其职业生涯带来太大的阻碍。

郑盈盈(左)与曾永文(右)从社会是否对「胖」贴上歧视的標籤,探討现今社会应有的价值观,同时也分享彼此的看法。 (摄影:刘维杰)
郑盈盈(左)与曾永文(右)从社会是否对「胖」贴上歧视的標籤,探討现今社会应有的价值观,同时也分享彼此的看法。 (摄影:刘维杰)

被人嘲讽求职碰钉

然而在成长的岁月里,尤其是中小学期间,却多次因身形遭人歧视及嘲讽,令她颇有感触。

「我记得小学时,有位同学曾笑我是『小胖』,我还因此与他大打出手,后来父母还被老师叫到学校问话。」

她还记得,在她18岁学车时,一名教车大叔嘲笑她体型肥胖,无法回头往后看。这些种种的嘲讽,至今仍令她耿耿于怀。她坦言,在初踏入社会工作时,的確曾因身材的关係处处碰钉,甚至在成功面试爭取到工作后,却又突然告知她不获得录取。

曾永文(32岁)则指出,在他19岁那年,外出下班后经常与老板吃宵夜,两年的日子以来天天与肉骨茶「相伴」,造就了肥胖的身形。

「我的身形越来越肥胖,加上说话时有口吃障碍,在生活中不免遭遇一些言语攻击或冷嘲热讽。」

即使如此,这一路走来,他选择以幽默及正面的心態看待每件事情。加上本身对艺术及歌唱有兴趣,所以他將本身的才艺转换为自信,迎接及面对人生中的每个挑战。

歷经失意 情场觅得真爱

外型「走样」让这对受访者多次在情场失意,曾永文曾告白失败,郑盈盈则在爱情路上悲多于喜。然而,两人最终还是找到如意伴侣,並希望能与爱侣共同携手到老。

郑盈盈表示,爱情在其人生中仅占据一小部分,以前曾大胆向意中人表白,但两人最后连朋友都做不成。惟值得欣慰的是,现在的她已找到如意郎君。

她笑言,自从与男朋友在一起后,其男友的体重就不断飆升,增加了20公斤,也让身边许多人取笑她,將男友也「餵胖」了。

曾永文则指出,中学时期的他,因为有打篮球,因此维持中等身材,那时还有人倒追他,但自从身材走样后就开始「乏人问津」。

他说,目前已有稳定交往的女友,两人正计划完成终生大事,因此他更下定决心,要以完美的身材亮相在人生最重要的典礼上,为了本身的健康及伴侣,这次他將狠下心,朝瘦身之路迈进。

正面看待歧视先接纳自己

社会確实对肥胖者存在歧视,受访者虽尝试以各种方法减肥,终究屡战屡败。即使没有標致的身形,但两人始终认为「心美」最重要。

郑盈盈坦言,肥胖的身材令她走起路来容易脚痛,也对她行动的灵活性带来影响,就连所穿的衣服也需要特別订做。

「我曾好几次萌起瘦身念头,但无奈即使花了许多钱,吃了健康產品及进行瘦身疗程等,都未见明显效果。」

她指出,自小就爱吃甜点,身材当然也隨之扩张。虽然身高中等,但如今她的体重也到达一百多公斤,因此让她有了「小沈殿霞」的称號。

「我的体重曾一度飆升到140公斤,期间也尝试各种方法瘦身,但『肉肉』却还是反复跟隨著我。」

因此,她鼓励时下年青人,拥有健康及一颗漂亮的心才是重要资產,若要別人接受你,就要先接纳自己。

曾永文笑言,现在连呼吸都会胖,这120多公斤的身材让他较难找到衣服,因此总是要特別订做。曾前后尝试多次减肥,但稍微一不控制,体重又再反弹。

「由于身材较胖,生活中总是负责开车不然就是坐副座,就连搭飞机也因为腰围粗的关係,需要特別要求延长安全带。」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