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区教育工作者温霜琴:

嘟嘟…声音深沉地拉长。那是回家的声音。以前在吉隆坡唸书的时候,每次往返乡的交通便是火车。

把脸贴在窗边,从天亮看到天黑,也不觉得疲倦。有时候,看到绿油油的一大片稻田;有时候是行驶在铁矿湖上;还有时候,看著轨道旁的人们进行日常活动、大羊儿领著小羊儿吃草也可以让我兴奋异常。不是没有看过,而是这些熟悉的画面真的有限公司,大城市绝对没有。

花花世界总让人迷恋不已,待在大城市久了,人也开始变得世俗了。回家的路,也不再是铁轨上轰隆轰隆响了。我开始瞧不起火车那一种慢速,还惯性迟到。 也討厌那千篇一律的风景,田野也只不过就是长得整齐的野草。我开始搭飞机、巴士,就是不愿意再搭火车。可是在台湾唸书的时候,却又搭著火车,串行一座又一 座的城市,乐此不疲。不但惊嘆国外的田野、细水与山峦,还觉得人家的火车有三好:好坐、好看、好快。

远方一直潜伏诱惑,总要兜转一圈以后,才知道回家的美。再次搭上火车,突然觉得,大马风光其实真的不赖。火车系统重组后,老旧的火车被淘汰了,取而代之的是够冷、够新、够快的新火车;可我却开始怀念那种旧旧的、老残的,突然会停在半路,不知在等什么的火车了。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