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醒来时,我的一条腿在头上方,另一条则在旁边。”13岁那年,小州搭错火车,情急之下,他从火车上一跃而下,结果被撞断双腿。

小州淡淡地对《东方星》说着当年那场意外。“说实话,医生也不知道我究竟能不能活下去、能活多久。”

广告

虽然那一次的意外让小州失去双腿,但坚毅的意志是他振作的原动力。小州以手代脚,完成了你我每天那些简单不过的一举一动。面对巨大的悲痛和不幸,他选择了坦然接受,并从容应对,展现生命的壮丽。

小州3 岁时, 父亲染上赌瘾,输光所有家当;6岁父母离异, 把他丢给年迈的爷爷; 8岁,因为没钱上学,他开始跟着爷爷四处流浪要饭。

从懂事开始,他已经流离失所,有家似无家。是每家每户的“百家饭”把他养大;路上遇上的贵人犹如他的再生父母。

从病床跌下
发现可“行走”

小州乐观、自信的微笑和眼神会让所有人感受到这个没有下肢的人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小州乐观、自信的微笑和眼神会让所有人感受到这个没有下肢的人本身就是一个奇迹。

上天似乎跟他开一个大玩笑,仿佛所有不幸的事,都降临在他身上。

火车意外让他被迫截肢,腰部以下的部分全都没了。

广告

发生意外之后,小州吃喝拉撒睡全在一张床板上,卧床半年的时间,陪伴他的只有门外的一缕阳光。

“天天不下床,每天就是天亮了、天黑了。偶尔有人影从窗前晃过,都会牵引我的视线。那时,除了想死,还是想死。”

他接连闯过了好几个鬼门关,像腹腔皮肤坏死、大面积伤口缝合,还有内脏系统感染等,都足以致命。

一次,小州不小心从床板上跌下来,他发现自己可以用手支撑身体并“行走”。于是,小州兴奋地爬出家门,爬出这个村庄,从此展开流浪的生活。

为了生存,他拖着半截的上身在街头卖报纸,擦过皮鞋,更多的时候是向路人要钱。

流落异乡街头,小州乞讨度日,“你无法想象在冬天时节露宿街头的滋味,乞讨回来的零钱被抢走了,街头恶霸还脱光了我的衣裳。”

自制木盒子
是鞋也是腿

从不气馁的小州不断尝试跟自己的新身体打交道,习惯它,并接受它。为了给自己一双更好的“腿”,他亲手制作了两个普通的木盒子。这就成了他平时走路时所穿的鞋子,成了他的“双腿”。

“既然现在我的一部分身体是人工的,那么我可以尽情地发挥想象力。”

木盒就像个托盘,小州就在木盒上,通过平衡训练,让他能够直立不倒。经过不断的尝试、修正,还有艰苦的锻炼,小州成功地“站”起来了。“和从前只能躺着的生活相比,‘站’ 着的感觉很美妙。”

失去了双腿的小州拒绝使用轮椅和假肢,宁愿自己用手去行走;学会了用手代替脚来完成各项工作,比如使用双手“走路”、“爬山”,他甚至可以用“手”开车。小州在艰苦的流浪中渐渐长大,生活中的磨练造就了他坚强不屈的性格。

“我的人生只有两条路,要么赶紧死,要么精彩地活着。

你不放弃自己,世界是不会遗弃你的。”在遇到挫折时,有的人选择逃避、放弃。小州却选择了接纳,然后勇敢面对。

粉丝变妻子

小州找到自己的人生伴侣喻磊,生下一对懂事的儿女。乐观、坚强的他的奇迹般的生活轨迹,令人动容。
小州找到自己的人生伴侣喻磊,生下一对懂事的儿女。乐观、坚强的他的奇迹般的生活轨迹,令人动容。

小州和太太喻磊从相遇相知到相恋,至今已相守相依12年,还生下了一对儿女。小州说,若没有太太支持,自己一定熬不过种种难关。

“我是半截人,但我一直努力给太太最完整的爱。太太给我力量,让我能和常人一样过正常的生活。”

爱情于小州是奢侈。但爱情又是那样奇妙,让不可能变为可能。小州在街头卖歌艺时邂逅喻磊。日久生情下,两人从街头歌手与粉丝的关系升华成情侣。

“岳父岳母听说女儿找了个半截人当老公,当下就要求我们断绝来往。太太坚决反对,岳母就把她关起来,可关得了人却阻不了我们要在一起的决心。”在社 会层面,未婚生子是违法行为,更是对传统观念的挑战。为了得到认同,小州及太太决定未婚生子,试图以最极端的手段强迫父母认同他们的关系。直到孩子出生, 小州最终也得到岳父母认同。

一直以来,没能给太太一个婚礼,是小州的遗憾。“每次路过婚纱影楼时,看见她用余光去瞄那些照片,我就愧疚,那时,我就在想,我要什么时候才能给她一个婚礼呢?”正是带着这样的遗憾,小州才策划在泰山之巅举行婚礼。

2012年,两人终于在泰山举行了婚礼。那天,从山底到山顶的路上,全摆放着两人的结婚照。在采访的最后,记者问一旁的喻磊,“这些年,你靠什么坚持下去?”

她笑着说:“选择了,就不后悔。”一转眼就是十余年,一路走来,他们感慨万千,有喜悦、有辛酸。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