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意好的时候,扣除成本及杂费,安哥大卫一天能净赚100令吉;没生意的时候,一连几天也卖不了几只公仔;甚至每天在街头销售毛公仔至傍晚时分,才领著当天的微薄收入回家。

广告

安哥大卫走南闯北兜售公仔已有14年,他除了在白沙罗上城商业区兜售公仔,也曾在梳邦、孟沙及武吉免登一带做生意。

去年4月,他因有感越来越瘦而去就医,才获知患上血癌末期,加上他之前已患有糖尿病和高血压,导致他的体力不比从前。患病后,他的双脚变得无力,每走一段路就必须停下来休息,无法以挨家挨户的兜售方式卖公仔。自此,他只好固定在白沙罗上城商业区一家银行的五脚基做生意。

所幸,银行並不介意他在门口歇息和售卖东西,而附近工作的上班族及顾客还不时给予帮助,为他供上饮料及食物。

安哥大卫说,虽然商家和顾客都对他很好,但凶悍的盗匪却不顾他是一位垂垂老矣的老人家,动手抢劫他。「有几次,我出门开工时,在公寓单位外的巴士站遭受抢劫。为了保命,只能不反抗。」

儿子乖巧老怀安慰

「虽然生活不易,但我不想向別人乞討,只想自食其力糊口,赚取自己和儿子的生活费,踏实过日子。」如今,20岁的儿子也算长大成人。令他欣慰的是,儿子生性聪慧乖巧,也没辜负他的期盼,不但顺利完成学业,还成功领取全额奖学金到国外深造。

广告

网上误传安哥大卫极需筹募一笔医药费进行化疗,也急需钱付儿子的留学国外的学费。「大家误以为我需要负担儿子的学费,所以主动捐款助我,但我要澄清的是,儿子向来品学兼优,获颁全额奖学金。」

「儿子很乖巧,偶尔会陪同我卖公仔,目前在求学阶段的他一直省吃俭用,也会兼职赚取外快帮补家计。」由於政府提供医药费津贴,因此,他也不必担心医疗费用。

天性豁达的安哥大卫不知道自己的生命何时会终结,或许是基督徒,往后的日子,他交予上帝决定。惟,儿子始终是他心中最大的牵绊。

安哥大卫每天清晨5时就出门, 主要是为了赶在早上7时之前到达,趁上班族在上班前向他们兜售公仔。他背著的大背包中装满各式公仔,每个公仔的售价为10令吉,每一大张卡通贴纸则是2令吉。
安哥大卫每天清晨5时就出门, 主要是为了赶在早上7时之前到达,趁上班族在上班前向他们兜售公仔。他背著的大背包中装满各式公仔,每个公仔的售价为10令吉,每一大张卡通贴纸则是2令吉。

牵著孩子,挨家挨户卖公仔

太太离家出走后,为了儿子,安哥大卫缩小自己的事业理想,辞去舞厅经理一职,带著剩下的老本,从东马返回吉隆坡这土生土长的老地方,继续生活。

为方便照顾儿子,他也只好以兜售方式,做起自己的小生意。「其实,我也从未想过自己最后会靠兜售公仔来维生。创业初期,我用了几天的时间,到处去看 別人是怎样兜售的,还买了一个很大的行李袋,就开始做起生意来。」结果真的要挨家挨户兜售的时候,他的脑海一片空白,也不知道要去哪里卖才好。

安哥大卫苦笑,「当年身上只剩下数百令吉,如果不工作,我连第二天的生活费都没有了。我不吃饭,儿子也要吃。」

儿子:不捨,还是得出国

忆起早年的生活时,安哥大卫不禁眼眶泛泪。他说,儿子小时候,就跟隨他一同挨家挨户兜售公仔。「在白沙罗上城商业区兜售十余年,许多熟客都认识我们。儿子从小就很有礼貌,很多熟客知道他获得全额奖学金后,都替我们感到开心。」

截稿前,记者终於联络上安哥大卫的儿子,原本不愿接受访问的他,在我们再三请求下给予回应。儿子透露,父亲打从母亲离家出走后,就独自抚养他长大,在他年纪尚小时,风雨不改地接送他上下课,为他煮食三餐,陪伴他温习课业。

「爸爸到学校接我放学,之后再一起搭公车到固定的区域,沿街兜售公仔。」他笑称,父亲因为担心他被坏人拐走,一只手紧握他的小手,另一只手则护著装满公仔的行李袋。父子手牵手走在街头兜售公仔的情况,一直维持到他小学六年级。

「虽然爸爸拥有的不多,可是总把好的全部留给我,我们从来没吃什么好吃的,別人给的食物,他都留给我,而他就自己隨便吃。」最令他担心的是,一旦他出国深造后,父亲就得一个人生活。

「其实我不想出国,我想在他身边好好地照顾他。」儿子深知父亲个性顽固,加上望子成龙的心愿,他决定出国留学,期许回国后给父亲更好的生活。

在孩子的妈妈离开后,安哥大卫便父兼母职,坚持亲自照顾孩子,就连沿街兜售公仔时也不忘了把孩子带在身边。图为妻子还未未出走前,一家三口的合照。
在孩子的妈妈离开后,安哥大卫便父兼母职,坚持亲自照顾孩子,就连沿街兜售公仔时也不忘了把孩子带在身边。图为妻子还未未出走前,一家三口的合照。

不怨恨妻子离家

访谈得知,在还未从事售卖公仔的行业之前,安哥大卫原在舞厅当经理。从1979年起投身舞厅娱乐行业,那段期间,基於工作的关係,他走遍各地的娱乐场所,包括首都孟沙、雪州安邦等地,甚至远赴东马工作。

42岁那年,安哥大卫在东马舞厅任职,邂逅在酒吧任职公关小姐的菲律宾籍太太。相恋1年后结婚,婚后2年生子。妈妈却在儿子刚满6岁那年离家出走, 至今音讯全无。他对太太突然失踪感到难过,每晚都等太太回到身边,一等就是14年。「我不敢揣测她离家出走的原因,但我並不怨恨她。或许,我不是个好丈 夫,无法给予她最好的生活环境。」

太太离家出走后的那一段苦日子,安哥大卫靠自己的努力维持生活。「我完全不知道要怎样去照顾一个孩子,尤其儿子还小的时候,需要花较多的时间陪伴他,生活很忙碌。」即使为了照顾孩子而牺牲睡眠,他也在所不惜。

希望能见到孩子毕业

「儿子是上天送给我最珍贵的礼物,因为他,我学习如何做一个更称职的父亲,从他的身上,我看到自己的不足,让我变得更坚强。」尽管父子两人的生活条件很窘迫,但他们克服了不少困难,生活得还算快乐。

多年来,父子两人从未分离,来临5月,儿子即將远赴美国留学深造,这一別就是3年;甚至有可能不会再相见。安哥大卫说,他的白血病已到末期,医生曾断言活不过半年。因此,他把每一天当作最后一天来生活。

安哥大卫说,儿子现在非常担心他的情况。不论决定出国唸书,或选择留下陪伴父亲度过人生最后的日子,重心,始终还是在父亲身上,他不想让父亲独自面 对。「我不捨得他一个人去那么远,但我知道,只有教育,才能改变生活。」未来的日子,他希望可以活到最后,出席儿子的毕业典礼。

安哥大卫担心儿子承受不住心痛,不得不故作坚强,甚至也写好遗言。他禁不住难过,说:「儿子已经答应我,会好好地生活下去,也会好好照顾自己。」他相信,有朝一日,儿子一定出人头地,不会辜负他的期望。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