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_IMG_1453884943110

徒手攀登一座摩天大楼,再来上几张疯狂自拍,这可是普通人想都不敢想的惊人之举。只要稍有不慎,可能摔得粉身碎骨。本地一位行为极具争议的“玩命”摄影师Keow Wee Loong就一直热衷于此。

他不仅不借助工具徒手登上摩天大楼, 还在楼顶上捕捉令人窒息的影像。他的作品曾刊登于国内外报章,并且透过社交媒体大幅广传。

年仅27岁的他已徒手攀爬超过40座摩天大楼,也曾因攀爬32层楼高的大厦被判擅闯建筑罪成。对于这种毫无保护措施,冒着生命危险挑战极限高度的运动,Wee Loong说:“我并不在意别人说什么。生命是短暂的,如果想要做什么,就去做吧!”

 

FB_IMG_1453883712696

“很多人背着相机只为了在著名景点前拍‘到此一游照’,或者一窝蜂都去拍城市中的热门摄影地,缺乏个人的想法。” Wee Loong对这种摄影方式渐觉乏味,于是他决定在城市中特意寻找人们忽略的地方——大楼顶端,希望从另一个角度来解读城市,用影像来展示城市不为人知的一面。

Wee Loong选择拍摄地时并不一定朝着最高的楼去。“当然,高度带来刺激感,但最高并不代表风景最好看。有时候我会为了拍某个地点而到附近的大楼;有时也会因为大楼本身特殊
的结构而爬;有时则为大厦的名气而爬;有时候就只是凭感觉而选择,没有特别的理由。”

去年9月,为了取得别出心裁的角度,Wee Loong 爬上泰国著名的黎明寺(Temple of the Dawn),摄下从高空俯瞰的美景。

 

15051392797_2534ea55af_bfff

在无安全措施下攀爬到高楼楼顶拍照,所需的体力、平衡力、摄影技术的要求都很高。“在地面拍摄放三脚架毫无难度可言,但天台边缘很窄,就是放单脚架也不一定有足够位置。此外,在几百公尺高空的风速很高,要站稳一点都不容易。”

每一次攀爬高楼,Wee Loong都以蒙面、黑衣、短裤及一双拖鞋,轻装上阵。在毫无保护的情况下站在建筑物的制高点,让旁人无不胆颤心惊。

Wee Loong对高空摄影的情有独钟,来自当下感觉,而不是站在摩天大楼天台俯瞰所带来的刺激。“我不会惧高,身处高空,反而会感受到一片宁静,平常在地面的压力、急促、车辆的嘈杂与废气全都没了。离地几百公尺往下望,所有人与车都放慢,有种瞬间脱离城市生活的抽离感,以第三者角度观望日常环境,更能冷静地审视脚下的世界。”

 

FB_IMG_1453883805274

由于不想浪费时间,Wee Loong一旦有了什么发想,抑或想要攀爬哪个建筑或高峰,都马上去完成。去年,Wee Loong征服了印尼爪哇岛的伊真火山,待了5个小时,除了自拍,还冒着生命危险在火焰里大玩光影涂鸦,摄下火山所喷发、发出蓝色光芒的岩浆,震惊摄影界。

Wee Loong喜欢攀爬只是个人喜好,并非鼓吹非法攀爬建筑物的风气。“如果是一般人攀爬,可能就会思考会不会跌下来、会不会死之类的,但我时常攀爬高楼和高山,所以我很有信心不会失足。”而Wee Loong唯一的顾虑,就是不小心被逮捕的后果。

2014年,因擅自攀爬在15碑吉隆坡中环(KL Sentral)1 Sentrum大厦32楼,Wee Loong遭警方逮捕,并以刑事侵入罪名控上法庭,遭罚款1000令吉,但依然无阻他继续挑战极限。

 

FB_IMG_1453883679908

在公正党实权领袖拿督斯里安华长女努鲁伊莎的引荐下,Wee Loong当上安华家族的御用摄影师,拍下集会和其他大事件的能量瞬间,将历史定格在当下。在净选盟大集会4.0时,Wee Loong跨出地铁站围栏的外围,以不一样的角度摄下集会现场。

“我不想这些‘能量’被遗忘,所以要用我自己的方式记录下来。”Wee Loong追随安华多场政治演说会,以跟拍的手法记录每一个重要的时刻。圆图是Wee Loong在安华入狱前所摄下的,安华与妻子拿督斯里旺阿兹莎的合照。

 

rooftopper-dubai-s_3384766k

许多人得过且过,都不愿踏出完成梦想最困难的第一步,导致任何目标都没有机会完成。“只要踏出第一步,迈入圆梦的旅程,你自然而然就会知道如何继续走下去,人生很短,要做的事情就尽快去完成,不要老了才觉得后悔。”

以往Wee Loong都是一个人进行这些任务。但在去年,他邀请两名友人一起参与,攀上迪拜Marina 101摩天大楼。成功攻顶后,3人在建筑顶端呆了9小时,其中一名战友伊布(Inbu anwar)将身体悬空在楼外呈旗帜状,以自身作为登顶的标志。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