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悦寧

广告

丘光耀失言,在网上引来各方挞伐,最终不得不为自己那充满歧视意味的言论而道歉。网络上有许多人庆幸自己当初未曾讚过他的帖或从未转贴过他的文章,也有人说他们「当初见他满口粗言秽语便知道会有这么一天」,这种先见之明也著实让人佩服。

这些评论倒让我想起一段往事。以前在马大参加华文学会,我曾加入辅导友族同学学习华语的华文组。同组有一位男同学对我似乎颇有意见,平时除了点头打 招呼外几乎没有任何交流。直到有一天,他突然对我说:「你知道吗?其实我以前並不太喜欢你,觉得你自命清高,但相处一阵后才发现你也不是那么討人厌。」

这有两种可能,一是我並无轻视他人之意,只是外表上给人以这种印象;二是我当时確实自命不凡,但后来性格发生变化,使得那位同学对我改观。不管是哪一种情况,那位同学没有以第一印象来判我「死刑」,实在令人感激。

现实生活中,我们所习惯的待人方法往往不是这样的。我们总是喜欢以一个人过去的言行来评价他当前的问题,却常常忘了过去与现在的条件早已不同,本不 该同等对待。丘氏发表歧视同性恋、带有男性霸权主义的言论,人们就此批评他,那是就事论事。可是若带著「从他骂脏话时开始我就看死他一定会有这一天」之类 的態度来评论此事,这难道就不是另一种偏见?

过去的言行会影响现在的行为,但並没有「决定」现在,中间存在许多变数,当前如何回应亦是关键。「三岁定八十」只是一句俗语,很多人却把它当成真理。如果真是这样,那人们也没有必要受教育了。因为你的性格自小就已经被「决定」而不会再改变,人格教育岂非毫无意义?

还有一点:「歧视同性恋」这笔账到底能不能算到「喜欢煽动群眾」、「出口成脏」这些劣行头上,这恐怕还需要一番论证才能道明两者之间的关係,否则这究竟是不是「理性批判」就值得画一个大大的问號了。

广告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