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沈坚石

广告

砂拉越州内共有14间的独立华文中学,其中4间是位于古晋省,诗巫有5间、美里有2间,而西连、泗里街及民都鲁各有1间。自1975年起迄今,国内总共已有50万名学生参与过统考,估计其中有10%的学生是来自砂拉越,即大约是5万名。当中也有土著生在这些独中求学,因此从5万名学生当中,有2%,或相等于1000人,是土著。

这5万名学生,只是占了270万名砂州人口的大约2%,或是70万名砂州华裔人口之中的6%。统考的意义虽小,但在政治里程碑上却是事关重大的。从这当中,华裔会认为受到维护及感激。它为华社带来归属感及被接受。

砂州内的大部份华裔都有接受小学华文教育,并视为华教是非常重要的,因他们的语文代表着他们的文化、尊严及荣誉。在未得到州政府的认同之下,此课题就被反对党一而再地抄作,而这也有效地映射出国阵政府不公平的观念。

为保护这不小的华社利益,砂州政府将成为华裔如何去投选的最大影响力。当然,还有其他的课题干预华社,如经济,或是政策偏差等,都会影响他们在国、州选举中所做出的选择。

砂首长丹斯里阿迪南也有效地移除了这些被反对党所政治化的课题,以砂州政府承认统考文凭,让任何统考资格的毕业生,凡是在大马教育文凭(SPM)中国语考获优等(credit),就可申请砂州政府的职位以及向砂拉越基金会申请高等教育学贷或奖学金。这也是为了保住砂州,甚至是国内的人才外流,同时也能平衡州公共服务领域的种族比例。

首长也常年拨款予14间独中,从2013年的300万令吉到2015年的500万令吉。这拨款能帮助这些独中的运作以及确保它们能持续办学下去。

广告

这是国阵及砂州政府为确保华社拥有重要的价值,继续让这些独中开办,不断提升以,学术资格受到认同以及被雇用。

砂州政府也正探讨开办来自中国的大学,即上海交通大学,但是尚未接到中国政府方向的正式批准信。在森美兰州,中国的厦门大学已于去年开始在当地运作,这也显示不仅是州国阵政府认同华文教育的重要性,联邦国阵政府也是这么认同。马来西亚是全球少数国家之一,拥有双源流教育系统,从幼儿园至高等教育。

由反对党执政的槟城及雪兰莪州,他们给予统考文凭资格的待遇,也令我们感到困惑。他们还未承认统考文凭,甚至是考获大马教育文凭国语科优等的学生。

行动党及公正党已是第二届,也是第8年,在这两个州属拥有三份之二的多数权,但却未率先承认统考文凭来保住尊严、荣誉及阻止人才外流。或许,行动党并无意要解决这课题。也许他们更开心看到华社继续被这问题困扰,制造更多不满情绪及猜疑,来捞取更多选票。

砂州政府在这项努力上就有很大的诚意,以承认及发展州内的华教。随着首长果断地应对了这课题,也移除了其中一项长年被反对党所利用的主要政治课题,这也使到首长阿迪南以及城市地区的砂人联党之支持率相应提升以及会在来届州选中看到国阵取得漂亮的胜利。

以行动,而不是辩才,砂国阵的首长阿迪南,不仅是为槟城及雪州的行动党及公正党做出典范,也包括全国各州。有着谅解及共鸣的领导,最终将有所收成。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