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汶涌自小父母离异,父亲和继母也先后离世,如今仅余弟弟与他相依为命。虽然命运多舛,胡汶涌却坚信教育能改变命运,渴望著有一天自己能与弟弟一起脱离贫困这一苦海。所以,无论前方的路途有多坎坷,都无法阻挡他求学之路。

广告

很多人都说,大学生涯会是你这辈子最棒的日子。但,这对22岁的胡汶涌而言,却不然。在大学求学的日子,胡汶涌没有娱乐、没有交际,除了宿舍的三四 个屋友外,他没有太多的朋友;肚子不饿不吃,饿的时候也常以小麵包配著白开水充飢;课余时间,他还得做兼职,领一笔微小的时薪来补贴生活。庆幸已故的父亲 预留了一笔教育费,因此胡汶涌只需承担自己及弟弟的生活费。

为了维持家计,並確保自己及弟弟上学之路不能断,胡汶涌在课余 或放假之际,都会努力打工。
为了维持家计,並確保自己及弟弟上学之路不能断,胡汶涌在课余 或放假之际,都会努力打工。

保持衝劲永不放弃

由于工作课业两头烧,胡汶涌並没有充足的时间温习。他知道自己在时间上没有优势,只能加紧脚步,总是比別人快一步完成作业,然后利用有限的时间做课外习题。偶尔遇上考试或课业比较繁重的时候,就会更加吃力。好几次工作至凌晨2时许,回宿舍后还得继续温习功课,以应付考试。

「功课多的时候就会很累,我觉得工读多少会影响我的学业。」为了时刻提醒自己保持衝劲,胡汶涌在床头上贴了一张纸,上面写著:「NeverGiveUp!」

也许是从小没有母亲在侧,也或许是清苦的日子过得太多,胡汶涌有些羞怯,儘管他是老师夸讚的好学生。他对记者讲起自己的学习、讲起自己的生活、讲起自己的理想的时候,眼神总带有几分忧虑。

胡汶涌的父母在他四五岁时离婚。在工厂当技工的父亲靠著微薄的薪金,一手將他与弟弟带大。虽然经济压力沉重,但父亲仍咬紧牙根,一点一滴地筹措这个家庭的开销,寧可苛待自己,也不曾放弃孩子们的教育。

广告
由于父母离异,胡汶涌和弟弟胡荣耀自幼和父亲相依为命。生母每隔一两年,才会回家探望他及弟弟,平时也没有通电或寄家用。当时,他们的生活费和学费,都由父亲一人承担。
由于父母离异,胡汶涌和弟弟胡荣耀自幼和父亲相依为命。生母每隔一两年,才会回家探望他及弟弟,平时也没有通电或寄家用。当时,他们的生活费和学费,都由父亲一人承担。

一家三口相依为命的日子,胡汶涌记忆犹新。「我们过得很苦,我和弟弟从没想过能像其他孩子一样,拥有想要的东西。爸爸因工作关係早出晚归,还得照顾 我们,心力交瘁。」当时,胡汶涌的年纪尚小,不明白母亲为什么不在家。有时,他会问父亲妈妈在哪,父亲也只能编借口搪塞,「爸爸不想让我觉得妈妈不要我而 感到自卑。」每当回想父亲的良苦用心,他都很感动。

2007年,父亲再娶,胡汶涌和弟弟称呼继母为「阿姨」。「她对我们不错,但一些藏於內心较深处的话却还是无法向她说,总觉得有一种无形的隔阂。」

世事难料,父亲与继母婚后4年,继母被诊出患有糖尿病和心臟病。「医生最初只是怀疑,並建议她定时复诊,最终,医药报告证实她患上糖尿病。」胡汶涌表示,父亲在得知消息后,顿感晴天霹雳、不知所措。

懂事的小汶涌,在放学后会帮忙父亲做家务、照顾年幼的弟弟,以减轻父亲的负担。
懂事的小汶涌,在放学后会帮忙父亲做家务、照顾年幼的弟弟,以减轻父亲的负担。

父亲继母相继离世

「为治好阿姨的病,爸爸尝试各种方法,也花了不少钱。他试过带阿姨去看中医,也购买糖尿病患的特殊食品让阿姨吃,却还是无法改变她被迫截肢、失去行动能力的命运。」继母病倒后,父亲按月定时陪伴她到医院复诊,並购买控制糖尿病的药物。

为了减轻父亲的担子,懂事的胡汶涌放学后,会陪同父亲到医院照顾继母。「阿姨无法走动,因此上下都需要我们帮忙。爸爸会亲自陪她,確保她的安全。」胡汶涌的父亲也因此无奈辞职,留在家中全心全意照顾妻子。

在失业及生活困难的双重压力下,胡汶涌的父亲开始酗酒、抽烟,长年劝阻不听,最后病倒了,原因是肝硬化。2014年,胡汶涌的父亲敌不过病魔离世了。父亲去世的当天,胡汶涌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医院,但还是没见到父亲最后一面,从此阴阳两隔。那一刻,他心如刀绞。

「爸爸临终前数日,似乎没有痛苦,对於询问他病况的亲友,他总是回答:『还好』。」一连数个晚上,胡汶涌在病房里陪著父亲,彻夜未眠。父亲时眠时 醒,好像要对他说什么,却始终说不完整,病榻旁的胡汶涌听见的,只是一些断续的话语。父亲去世后,胡汶涌的继母承受不了失去丈夫的打击,最终也因病抱憾而 去。身为长子的胡汶涌,只能让自己变得坚强,再辛苦也要好好活下去。

懂事的小汶涌,在放学后会帮忙父亲做家务、照顾年幼的弟弟,以减轻父亲的负担。
懂事的小汶涌,在放学后会帮忙父亲做家务、照顾年幼的弟弟,以减轻父亲的负担。

自食其力 不愿生母苦恼

胡汶涌在谈起父亲生前点滴时曾几度哽咽,显然时间还无法抚平他的伤口。

「爸爸给了我和弟弟一个可以依靠的家,让我们健康地成长,而我们唯一能够为父亲做的就是努力上进,用自己优异的成绩回报他。」

父亲在世时,贴心的胡汶涌常会在父亲工作回家时替他捶捶背;在他口渴时递上一杯水。「记得还是很小的时候,有天半夜,我突然发烧,呕吐不止,为了能 更快地接受治疗,爸爸漏夜带我去医院。一路上,他紧紧抱住我,生怕我会出什么事。经过医生的诊断,我只是普通的病毒性感冒,他才深深地舒了一口气…」

胡汶涌顾念別人常常多於自己。父亲离世后,生母曾登门造访,表示兄弟两人可以跟著她一起生活。但胡汶涌却不肯让生母知道他真实的生活情况,不愿改嫁后的生母为他的苦恼分心。

胡汶涌明白,生母在遭受了两次失败的婚姻后,打击很大。也因此,他从来不埋怨生母。数年前,改嫁的生母再次经歷婚姻失败,跟第二任丈夫离婚后,带著3个女儿展开单亲妈妈的生活。

「单亲妈妈不易为,她得抚养3位妹妹,哪来的时间照顾我们?」胡汶涌表示,自己已长大了,3位年幼的妹妹比自己更需要母亲。

兄弟情深 不让弟弟打工

父亲的离世使胡汶涌懂得了亲情的可贵,深深地感受到——有些东西失去了,就再也回不来。

继母离世后,家中只剩下他和弟弟二人。兄弟俩小时就一直住同一个房间,身为哥哥的胡汶涌不仅不会欺负弟弟,还很会照顾他。

谈及与兄弟间的情谊,胡汶涌说:「我们已经习惯了同甘共苦。如果我们当中任何一人没能毕业,另外一个一定会很难过。」

儘管过去的遭遇挫折重重,但兄弟俩相亲相爱、互相扶持。

弟弟胡荣耀在不久前到霹雳金宝唸大学,留下胡汶涌一个人在吉隆坡生活。儘管胡汶涌忙碌於课业及兼职工作,每当弟弟从怡保回家,胡汶涌总会尽量抽出时间相伴。

弟弟胡荣耀在受访时谈到哥哥也不禁红了眼眶。胡荣耀非常感谢哥哥对他的付出,看到哥哥在专注课业之余还要为自己奔忙,真的很感动,也很庆幸自己能有这么好的哥哥。

因为疼惜弟弟,胡汶涌並不让弟弟在课余时间做兼职。「他读的大学位於郊外,哪来的兼职可找?学业比较重要,赚生活费的担子就由我来挑。」他说,学生的本分是要把书念好,不应该分心,除非是真的到了逼不得已的状况,否则就不应该半工半读。

爱弟心切的胡汶涌更把家里仅有的车子让给弟弟使用,自己则以公共交通代步,每月还会匯款给弟弟,虽然这使他有限的收入变得更「有限」。

父亲一直是胡汶涌的典范。儘管生活艰辛, 但父亲总爱把他带在身边,父子间充满欢声笑语。
父亲一直是胡汶涌的典范。儘管生活艰辛, 但父亲总爱把他带在身边,父子间充满欢声笑语。

获校方帮助

两年前,胡汶涌得到谢富年基金会(Jeffrey Cheah Foundation Community Scholarship)颁发的双威大学学费全免奖学金,让胡汶涌在高中毕业后得以一圆升学梦。

生活的辗转和学习机会来之不易,让胡汶涌思想比同龄人更早熟。因此,他学习异常认真,再加上师长的鼓励,让他自强不息,丝毫不敢鬆懈。

胡汶涌从不羡慕同班同学悠哉的校园生涯,也没有为自己的贫苦发过一句牢骚。他一直相信,教育可改变生活环境及条件,也希望通过现在的努力学习,能让自己和弟弟在往后让过得更好。

由于目前的生活重心已偏离学业,胡汶涌在校的成绩也受到影响,令校方为他感到担忧。在校方的安排下,他搁下了校外的兼职工作,利用课余的时间担任校园助理,负责打点校园內的大小活动,虽然工作並不轻鬆,但能在学校得到一份受薪的工作,並同时兼顾课业,他已感到心满意足了。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