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教体系针对关中的争议,从是否让关中学生参与统考,一直闹到今天要董总轴心领袖下台,我仔细研究双方评语,认为董总不承认关中是华文独中、不能接受关中学生参与统考的立场,实际上是在捍卫族魂林连玉等先烈﹐不惜代价保留下来的60间独中不会被变质,奋斗的果实不会被骑劫,重演60年代独中变国中的灾难, 令人遗憾与失望的是,争论的焦点已被蒙蔽、更不幸转移到人事纠纷,导致激烈的人身攻击。使到原本团结无间的华教体系,分帮立派,陷入你死我活的恶斗。127特大流会之后,倒邹派自以为是胜利的一方,趾气高扬,推动各路人马,狂攻叶邹二老,势必拉倒除之而后快,一片谩骂之声,淹没了理智与领袖人物应有的风范。眼见付出大半生精力为捍卫华教打拼,且已届高龄的二老遭受如此不公的羞辱与打压,我不能不打破沉默,摊开事实,让不明就里者了解事情的真相,为叶邹二老说几句公道话。

广告

争议由来

今日董总纷争的由来,国阵狭隘种族主义单元文化政策是主因,关中是否是一间真正的独中,能不能考统考问题,是当权者蓄意罢在台面,让华社体系内,心怀不同议程的派系去争破头,如果能在这场派系的恶斗中,削弱或拖跨董总的中坚势力便是推行单元文化政策的跨前一大步。

国阵政府在第13届国选前,突然,批准关丹中华中学的设立,让马华部长与关丹中华中学校董会,去进行大事宣传,筹款兴建关丹中华中学校舍,吊诡的是这所学校的批文规定学校采用国民中学教材,国语教学,华文只被列为附加科目,不提学生是否可以考统考。简直是一间不折不扣的国民中学。关中是一间变种的华文独立中学,因此批文曾一度被提醒别让董总知悉,但是纸包不住火,当董总得到批文和研究批文后,就表示,不能让关中学生参与统考。马华部长及关中董事则咸认关中学生可以考统考,因为正副首相己承诺关中可考统考,逼董总就范。董总不为所动,坚持唯有修改批文,才可参与独中统考,才是合法的作法。至此,问题的焦点是应该相信修改批文后,才有法定权威的保证,还是相信正副首相的口头承诺。董总与关丹中华中学校董会的纷争由此而起。闹得沸沸腾腾,至今越闹越大。

不能接受关中学生参与统考的理由

根据1996年教育法令,如果私人考试没有得到考试局总监的批准,一旦开办私人考试,将被视为一项罪行,主办者会面对罚款不超过一万令吉、监禁不超过一年或两者兼施,再者,一旦接受非独中的关中学生参与统考,可能使统考沦为非法考试而作废,影响其他60间独中考生的前途;甚且,董总是华教堡垒,其注册的合法地位是否会因违反法令而被政府取缔或吊销,到时全凭当权者的意愿来处置违法的董总和统考。无疑将置60独中的统考和华教最高统领机构于极其不利之境地。谁敢来承担这严重的后果?董总不让关中学生考统考非霸道,而是坚特守法,实出无奈。

关中董事口风的改变

广告

如果大家不健忘,该记得之前,关中董事长,丹斯里方天兴,配合马华部长曾硬拗关中是真正的独中,批文曝光后,董总与各州属会员大会咸认关中不是真正的独中,须争取批文修改,关中董事长就改口说,要一边建校、一边争取修改批文。如今不但不继续争取修改批文;反而要叶邹两位领导拉下台,真令人费解。是否认同副首相最近一再强调”独中须改变”的意愿?要附顺君意,就须除掉拒绝改变或转型的绊脚石。

为何要召开127特大

叶总召开127特大是为解决应否接受关中参与独中统考,声明要为统考开辟新通道、事因董总向教育部洽商了两年多,最近才获得一纸回函表示,当局已经知道关中学生要考统考。这样的答覆,模棱两可, 现阶段如让一间关中学生参与独中统考,会是把现有的60间华文独中当睹注。事关全国60间独中生的利益,华文教育今后的存亡,非叶邹两人可以随意定夺,须要各州董联会的共识和决定。另者,关中临时准证12月31日到期,时间也逼迫,新的准证是否须加入批准考统考的条文必须有定案。

127流会谁之过

遗憾的是,这么重大的课题却面对7州董联会的抵制而流产,过后有人扬言,流会是对叶邹领导失去信心。殊不知,知悉争议历程和明白事理者,都认为127流会是因为有一批人蓄意逃避责任,不愿承担议决案的后果。有的说叶总很霸道,然而叶并没有强逼与会者必须支持任何一方﹐何来霸道?有者,要求搁置127特大,先处理倒邹的申请。要知道,127特大事关大众利益,华教安危,倒邹是董总内部人事纠纷,请问熟轻熟重?遗憾有人不分事情的轻重缓急,盲从对人不对事的错误引导。更有人可笑的说,没见过回函,是叶邹二老搞的,果真如此,更应该出席,以揭露叶邹的底牌。为何害怕在特大发言表态?再者,如果7州董联会代表出席127特大,全投支持关中可以考统考,承担一切的后果,那么事情总算有一个定夺。

拒绝出席127特大者最大的理由

拒绝出席127特大者最威水的理由是,要等独中工委会探查关中报告。其实独中工委的报告并不会影响当局准不准关中学生考统考。问题已闹这么久,各造也谈了那么多次,关中学生教学情形与进展,当局早已心理有数。当局要不要把关中的问题当个案来处理,准不准学生报考独中的统考,正如要不要承认统考文凭,将是政治的决定,非学术的考量。以此理由不出席127特大者是误判当前的客观形势,或有意掩饰,在其位,不谋其职,逃避责任的本质。

叶邹两人的业绩

叶邹两人担任董总高层数十年,叶老接任主席高职八年之久,任期内就读独中的学生有增无减,独中统考文凭走向世界,广受欢迎,大家有目共睹。 过去一年多发动五场人民集会,获人民极积响应,使首相正视华裔教育的诉求。这一切证明他们不但拥有捍卫华教的勇气和智慧,还拥有动员草根运动的能力,懂得运用和平民主斗争的正道,激发群众对母语教育的关怀,勇敢面对执法人员的挑战与打压,无畏身系囹圄的风险。其中尤以发动百万签名反对教育大蓝图中,不公平、不合理条文令人钦佩。说他们失去青年认同者,简直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无视百万签名中所有青年的激情支持与拥戴。

对叶邹两人的指责

再看,对叶邹两人不满的指责,纯粹属于人事上的处理方式。指责言词尽显偏见、粗野、嚣张、其中尤以某中学的潘校长为甚,他指,“叶邹两人领导董总,黑暗8年,恶质操控、堕落、愚昧、腐败、没有教育理念、只有权力斗争、不思课程转型、缺乏研判国家政策能力,已沦董总为一个保守与反动的落伍团体”如此糟糕,如果叶邹两人的领导能力和方式,果真如教总潘校长所言,何以2013年6月叶邹两人在董总会员大会改选时,众望所归,不劳而获,在没有挑战的情况下蝉联领导旧职?难道当时出席的会员,在过去的8年,对叶邹两人的领导一无所知?谈到研判国家政策能力,叶邹两老积多年与国阵单元文化政策交手的经验,处处慧眼识阴谋,关中批文事件的真相可资佐证。我理解教总大军,教师背景,身为公务员,不敢对政府不合理的政策抗争,不能涉及公民街头运动,情有可原。但也无须为抬高自己,如此离谱地溪落董总领袖。甚至谩骂侮辱认同董总立场的支特者,指他们是叶邹长期雇用的“要饭的文棍”出版垃圾文章。言词尽显心胸狭隘, 难容异议之声,霸气凌人,为青年学子留下不良的榜样,令人遗憾。

偏见的判断

依我观察,叶总的处理行政方式被敌对派先入为主的偏见所误判,因此,叶邹两老坚持董总的斗争目标,被指为固执,我行我素;他们不惜得罪权贵的凛然正气被视为刚愎自用,不识好歹;坚持原则依法行事,先改批文再谈统考,不让华教面对违法的风险被指为滥用职权霸道。叶邹两人身为一介平民,一无官位的患得患失,二无商业利益的纠缠,三无勋衔被递夺之忧,在名利与金钱挂帅的今日社会是难得的人选。也是一心一意要推行单元文化的当权者的眼中钉,肉中刺。面对这群权贵大军的漫骂、诋毁、侮辱的言辞,仍然忍辱负重,心平气定地罢事实讲道理。但愿叶邹两位老先生再接再厉、为华教的千秋大业,放开胸怀,坚持不渝,真理虽常遭没顶但不会被溺毙。

华教面临最严峻的考验

政府提出教育大蓝图,呈显很多不利华教的条文,若这些条文不加以修改,将导致华小变质。国阵的新策略,看似双管齐下;

A. 改变独中课程使成为国民中学 既变种独中,一如关丹中华中学,取代未来60间独中分校的申请。此举断绝了真正独中申请增建和发展之路。

B.通过教育大蓝图改变华小语文授课节数,削弱华文程度,也断绝独中学生来源,可谓釜底抽薪。

倒邹的人士应团结争取修改批文

我百思不解的是,这批倒邹的人士为何不能团结一致,同心协力,去向教育部争取批文修改?让关中学生名正言顺可以考统考,彻底解决争端。却把矛头对准一向坚守原则捍卫华教的董总领头羊,选择先自相残杀。董总的领导即使存在缺点,也非背叛族群利益或乖离斗争的大方向,大可依章行事,届满改选,何必在华教危难重重的当下,大吵大闹,说三道四,采取对人不对事的抗拒态度。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如何应对上述这两大困境是当前要务,内斗应立即停止,倒掉任何一个爱护华教斗士,是自毁长城,诚非智者之所为。

华教今天面对生死存亡的困境,华社却热衷于内斗,使亲者痛,仇者快,实不明智,祈望那些迷失方向者,认清方向,本着爱护华教的精神,能以大局为重,放下个人颜面,不计前嫌,为民族教育能在我国继续生存发扬光大,迎战未来险恶的巨浪,让我们的子子孙孙也有机会分享一份中华大复兴的福祉。则华教幸甚,受益于华教的马来西亚人民幸甚。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