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台北市一名4岁女童于上週一(3月28日)在捷运站附近遭一名男子以菜刀袭击,嫌犯从女童的颈后方猛砍,造成女童头颅与身体分离,当场死亡。

广告

这起事件的发生引起了台湾及其他华人社会的高度关注,该名外號叫小灯泡的死者及其母亲与该嫌犯素未平生,更不可能结仇,杀人动机令人起疑,然而在经过台湾警方调查以后发现,该名嫌犯有精神问题,才有这种隨机杀人的动机。

这起隨机杀人事件,不仅引起网民纷纷討论及谴责,並留言安慰小灯泡母亲並为她加油打气,Grace Lim(https://goo.gl/EIQKoc)表示:「身为妈妈,亲眼目睹自己的孩子无辜被杀害要坚强起来真的很难,但是为了另外三位孩子怎样也要撑下去,妈妈无私的爱和无人能比的坚强还没当妈妈的是体会不到的。希望小灯泡可以去到极乐世界不要再受人间的痛苦。」

网民Nion Chei Lee(https://goo.gl/AXKkrF)「母亲目睹自己女儿身首异处,那种內心的痛,实在难以形容的,就连我们外地人看了都有一种心酸酸的感觉,既已成为事实,希望这位母亲坚强,也同时给全世界的父母者一个响钟,好好看管自己的孩子,在这世风日下,什么变態的人都有。」

网民Vitus Tan(https://goo.gl/dDNVga)说:「亲睹自己的女儿任人杀害,却没有办法阻止的那种心情,想到都替她感到心疼和心酸。『我的女儿已不在原本的位置上,也不在她的脚踏车上,是散落在路边了』多么无奈的一句话啊。」

网民也建议,应经常关心家人及朋友的近况,Lucia Fui Ming Ng(https://goo.gl/rcVi8i)「如果发觉到家人或朋友情绪不稳定或有怪异动作,就得尽快想办法带他们去见心理医生治疗。」

网民Leclerc Yu Hsing(https://goo.gl/LtVnY0)感叹,若社会安定就不会能够减少许多罪案发生。「我只能说,如果社会够安定,孩子们都能『安心』、无忧无虑地玩,父母们也能『放心』让孩子独立上学,今日这母亲离孩子並不远,孩子还是遭受此难,我已不知道人民还能指望谁?到底还要有多少的牺牲者才能唤醒?」

广告

母亲理性提见解 网民敬佩

值得一提的是在事件发生以后,死者母亲虽然濒临崩溃,但仍冷静接受台湾媒体的访问,详细述说事发经过,並提出社会目前发生的问题。

她在访问中指出:「这个社会一直在谈家庭、教育以及工作间的平衡,我辞职之后回家带小孩,我没想到这个社会是如此的不安全。我真的很希望政府各级单位,能够做些事情,让妈妈放心带小孩或让妈妈放心工作。」

「这样子的隨机杀人事件,凶嫌基本上在当时是没有理智的,这不是靠立法,怎么做处置就能够解决这个问题。我还是希望能够从根本、家庭及教育,来让这样子的人,消失在社会上面……」

这番言论引起了网民对小灯泡母亲能冷静的对社会问题提出见解感到敬佩。网民楠枫夏(https://goo.gl/OjFKCu)「小灯泡妈妈真的是一位善良有爱的女性,她在难过的时候还可以理性的对社会提出见解,真的是一位人格高尚的女性,希望她可以走出创伤,像她这么理性的人如果当社工,一定会为他们台湾社会有帮助,就少一个像小灯泡这样的受害者。」

陈小贞(https://goo.gl/ZTtJFW)说:「这是一位了不起的妈妈。在这么伤痛的时候,还能如此中肯的陈述家庭教育的重要性。可以多给家庭教育法源去处理不管教家长,加强亲职教育约束力;给学校、老师多一点力量与法源去教育学生。」

网民黄碧昭(https://goo.gl/8Uv0lu)说:「妈妈说的好,家庭、教育及学校教育。现在的父母宠爱,无法接受学校管教他们的孩子就投诉;社会教育也是一个大问题,大家嘴巴喊自由,每个人都喜欢自由,但道德观,伦理,都已经渐渐消失了。因为大家所谓自由言论,长幼没序言语霸凌,甚至压力大就可以乱砍人。」

掀起台湾死刑爭论

网民也极力谴责该名嫌犯的举动,要求对嫌犯判处死刑,同时也引起了网民爭论台湾的司法政策问题,即不能废除死刑。

来自台湾的网民杨釗籯(https://goo.gl/3J7a34)表示:「如此多隨机杀人事件,我觉得台湾司法真的有很大的漏洞,所以才会姑息养奸让社会变的如此不安全,台湾绝对绝对不能废除死刑,而且还要立下更多针对这些杀人犯处以极刑的方式,就像新加坡只要携毒就是判死刑。」

「我不懂为何台湾杀人不用判死刑还可以一审再审?我很心痛,也很担心,我的另外两个孩子都很幼小,我一个人出去无法兼顾两个的同时,谁来让妈妈们安心呢?」

刘建成(https://goo.gl/KuMGys)指责:「把精神犯者犯罪轻饶化才是问题,人被砍死还有分被谁砍死的吗?请问这个精神有病的留在世上做什么?他不杀人没人管他做什么,但是一旦杀了人,就请他从世界上消失吧!不要跟我讲精神病的人权,正常人的人权都顾不了了还精神病患者的人权?」

詹艾霏(https://goo.gl/KcXB0Z)指出:「社会真的病了,是因为台湾的司法过度保护人权,那些无辜惨死的人就没有人权吗?早期台湾是杀人偿命,所以才没有这些该死的人,现在说人权至上却养出了更多的杀人犯。」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