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文哲:「我试过花费8个月的时间教一个9岁的孩子洗澡,也曾被情绪不稳定的孩子咬伤肩膀,但我从不觉得累。大部分面对发展障碍的孩子没有语言,无法期待他们说出感谢,但当与人没有连结的自闭症孩子一见面就过来拉著你的手表现亲密,这已是非常大的满足感。」

医生能治癒疾病;物理治疗师能协助恢復肢体受伤前的机能;心理咨商师能提供心理辅导,但一个面对功能障碍的孩子,没有人告诉他应该怎样应付日常生 活。家长因缺乏相关的专业知识和培训孩子的正確技巧,劳心劳力却事倍功半。FlyingKids职能治疗所所长刘文哲在柔佛新山执业4年余,协助不少特殊 儿童走上生活正轨。

广告

职能治疗(Occupational Therapy)並不是一个新词,但本地人对它的瞭解还是不深。它和求职没有直接关係,但也不是全然没有关係。虽说「养儿一百岁,长忧九十九」,但事实 是,家长根本无法照料孩子一辈子,职能治疗师的介入,是为了协助孩子在他们有限的能力內尽可能地独立。职能治疗其实分成好几类,而刘文哲因母亲是保姆,自 己从小就是孩子王的关係,选择了小儿职能治疗。

治疗师和医师的工作不一样,后者是找出病因,对症下药,但自闭症或过动症的病因目前在医学上未有定论,刘文哲说:「没办法从病理的角度下手,但生活还是得过,每个生命有尊严,都应该被尊重,所以我们主要是帮助面对功能障碍的孩子找到比较『舒服』的生活方式。」

进行评估,瞭解孩子的能力与局限后,治疗师除了训练他们完成能力范围內可办到的事,也协助他们改变环境和生活方式,「高功能的孩子可以到普通源流的 学校去,但我们会就孩子的特殊状况和老师沟通,像是调整对相关孩子的期待。至於过动的孩子,也可以请老师让他们当班上的小帮手。另一方面,教导孩子认识自 己的状况,告诉他们『你就像一台引擎,有时候会过热,当你发现自己出现过热的情况时,或许可以採取一些措施,比方说在椅子上原地前后摇摆身体。』」面对障 碍的孩子一般上不会自我察觉,但若能做一些事前准备,给他们一些指导,教导他们自我克制,就能减少衝撞体制,避免一些麻烦和伤害。

培养休閒兴趣 引导孩子走向人群

职能治疗不使用药物,在工具的辅助下,透过活动和游戏建立孩子的稳定度,按照孩子的状况进行治疗。刘文哲直言:「社会发展步伐太快,对面对发展障碍 的孩子不利。」家有特殊儿童,是所有家庭成员的事,而这个孩子也不可能一直躲在家人为他建造的堡垒。「他们要走出来,才能和外界磨合。但往往走出来就是最 大的难题。」一来,家长不太愿意,小孩也抗拒;二来,外界的包容度还有待进步。

20160404HKIATa14_515_412「不管怎样,让孩子真正地融入到社会才是职能治疗的目標,所以我们带他们到动物园、购物商场和快餐店,也协助他们培养其他休閒兴趣。」採访的那个早 上,孩子们跟著刘文哲的伙伴学游泳,这些特殊孩子在一般情况下,几乎没有这样的机会。他透露,早前有音乐老师主动咨询,希望掌握一些相关知识,以便教导特 殊孩子。刘文哲希望有更多人主动瞭解这些孩子的需求,学习和他们相处,那么一来,特殊孩子有地方可去、有事情可做,就不会做一些大家认为「奇怪」的事来宣 泄情绪。

广告

坚守医者良心

刘文哲是南马特別孩子关怀协会的顾问,也是新山和平关怀协会的顾问,工作以外,积极在南马分享和推动相关领域的发展。职能治疗是科技和机械无法取代的专业,以目前的需求来说,其实是可以赚大钱的行业,但刘文哲並不急功近利。

「从开业到现在,我们没涨过价,很多时候都在思考到底该怎么做。如果要以商业手法来经营,大可做连锁,大肆拓展。但我们是医生,要讲良心。治疗师毕业出来后需要累积经验,拓展生意后是否能兼顾品质是一大问题。」

维持诊疗所的营运,要考虑商业因素,且当初诊所开业时,卫生部並没有职能治疗的先例,因此FlyingKids是註册在商业註册局下,至今仍未获得消费税豁免。「无论如何,还是要以孩子和对方家庭的角度出发,提供他们所需要的,运用有限的资源做最好的安置和沟通。」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