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看诊医病,医生其实可以做得更多。」身为专科医生,大可舒服地坐在诊所看诊,在病歷和病房里消磨时光,但梁健宽却选择走出医院,跟隨医疗誌工团队前往战乱国家及灾区参与救济工作,为灾黎及难民义诊,並给予医疗以外的援助。

广告

梁健宽服务的地方大都偏僻,甚至要走上好几天的路,才能到达离家最近的诊所。很多当地人因为穷,不严重都不会带病人去看医生,更有甚者索性让病人在家等死。

许多人都认为,愿意当医疗誌工,是非常伟大的,但梁健宽却表示,「我只是在做该做的事」。他感嘆,「如果你亲眼看到他们的情况,你就会觉得自己做的其实还不够。」

曾在砂拉越中央医院服务近8年的梁健宽,庆幸自己一开始接触的先是小区医院,而不是大医院。在那里,梁健宽天天都能看见孩童天真无邪的笑脸,与村落的村民回归纯朴的生活,让他更深刻地去感受这个世界。

「现在的医疗已成为纯粹的医病,医患之间的关係有如商业交易。日益增多的医疗纠纷诉讼,让有些专科医师不得不採取防守性的行医方式以自保,进行一些不太必要的检查及预防性用药等。」

他希望借由人道救援,找回最初的那一份感觉、找回医生与病人之间,最简单的关系和人情味,在平凡之中成就伟大。

梁健宽每年都会暂搁医院的工作,自掏腰包买机票、自行负责住宿费,出钱出力,参与医疗誌工团队,只为送上真诚的关怀给有需要的人。

广告

当初会申请参与医疗誌工,和他热爱旅行不无关係。多年来,他一直热衷于四处旅游,增广见闻。除了沿途的山河美景,梁健宽在途中巧遇的人们,常常成为旅途中美丽又充满惊喜的风景。

周游不同的国度之后,梁健宽发现东马有另一番的淳朴。在吉隆坡的生活常年处于长长的车龙和钢骨水泥建筑之间,让人隨著城市的节奏变得匆忙,「来到生活条件简单、没有柏油路不必追赶生活节奏的地方,让我感到平静和安逸。」

印度、巴基斯坦、菲律宾、非洲等战乱落后的国家,都有著梁健宽和其他医疗誌工的足跡。他们在海外偏乡无私地为数以千计人们提供义诊及医疗服务。

许多人眼中,往往都只看到人道救援辛酸的一面,但梁健宽却从不忽略,由它所带来的、快乐的另一面。对他而言,每一次的救援行动,都是一种心灵上的收穫。

在落后战乱的国度,梁健宽心疼当地受尽百般折磨的孩童,「虽然有战爭、飢荒威胁,孩子依然笑容纯真。」其实,参与医疗服务的誌工,在医治他人身体的同时,也疗癒了自己的心。

不管再忙再累,梁健宽从不抱怨,要是真的累了,只要救济一条生命,就神奇地感觉到所有疲惫与压力皆得到舒缓。他期待未来有更多的人加入医疗誌工的行 列。「或许有人从小对救死扶伤就有满腔的热血,听闻了很多看似浪漫的故事之后,立誌要成为医疗誌工。但当中所需的勇气、毅力及耐性,才是每一位医疗誌工所 需的心理建设。」

梁健宽呼吁:「要做医疗誌工,並没有想像中那么难。很多人以为,去海外服务必须要有医疗背景。事实上,贫穷国家也需要其他人才帮忙。」

下一站他会在哪?「中非、南亚、中亚,甚至其他未曾踏足的落后国家都有可能。就看未来把自己带到哪里去吧!」梁健宽笑道。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