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乃根治贫困之本,然清寒子弟想继续升学並非易事。不少学校在颁发奖助学金时皆以成绩为考量,疲于家计的情况下还要考取好成绩,著实叫人太难为。

广告

圆梦升学得来不易

他成绩中上,申请奖学金屡屡失败,因身份问题,想申请国家高等教育基金局贷学金(PTPTN)同样面对困难重重。中学毕业后,他一边打工,一边申请,终于让他看到生命中的曙光。

现实生活中,有多少成绩平庸的人,想要继续升学,却受到经济问题的影响而被迫放弃。或许有人会说,那就申请奖学金、贷学金,但那些只让符合「资格」的人申请,其他人只能另寻出路。

「考完试之后(大马教育文凭),我就开始一边打工,一边等待消息(奖学金申请通知)。」目前在双威大学就读金融与经济学系的梁志强缓缓道出他在那两年来所面对的困难。

梁志强是华印裔混血儿,父亲早逝,3岁时就被母亲送到孤儿院去。「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妈妈会送我到孤儿院,或许是没有能力养我吧。」说起母亲,他並没有太大的遗憾,只是在偶尔过年过节的时候会羡慕孤儿院中有家可归的单亲孩子。

报生纸上,他仍是一个有母亲的人,却无法出示任何母亲或家庭经济来源的相关资料。为此,他在各种奖学金、贷学金申请上遇上不少难题。为难他的不是成 绩,而是无法出示相关证明。他有一位监护人,却不是法律程序上认可的监护人,而是旧时在孤儿院时照顾他的一位工作人员。「国家高等教育基金局贷学金需要出 示母亲或担保人的资料,但我的母亲不知所踪,而监护人的经济状况也不稳定,无法申请。」

广告
虽然助学金持有者只需保持基本的全科及格便可继续享有助学金的福利,但梁 志强还是坚持做好自己身为学生的本分,尽力而为。入学至今,他將总平均维持 在80至85%之间,「升学的机会得来不易,只有尽力才能对得起自己。」
虽然助学金持有者只需保持基本的全科及格便可继续享有助学金的福利,但梁 志强还是坚持做好自己身为学生的本分,尽力而为。入学至今,他將总平均维持 在80至85%之间,「升学的机会得来不易,只有尽力才能对得起自己。」

申请奖学金屡碰钉

除了贷学金,他也尝试申请过其他的几项奖学金,「可能是我成绩不够好,所以没有拿到。」他一直说自己成绩不好,但在大马教育文凭中获得7A2B的成 绩也不算差了。本地奖学金申请条件严苛,许多企业或大专推出的奖学金都需要学生在大马教育文凭上获得7A或以上。在强烈的竞爭下,脱颖而出的7A学生並不 多。

孤儿院中的孩子一到18岁,就必须搬离孤儿院,梁志强也不例外。中学毕业后,他搬离了从小到大的「家」,与几个年纪相仿的朋友一起租了房子。当时候,他並没有获得中六的录取通知信,也没有任何奖学金的消息,只能一边打工,一边为自己的未来努力。

苦等两年见曙光开始校园新生活

「工作了差不多两年,终于有消息了。」梁志强辗转在孤儿院音乐老师的介绍下,知道了谢富年基金会(JefferyCheahFoundation) 旗下有一个专门开放予有需要的贫困群体的奖学金。「这个奖学金是真心为慈善而设的。」他指出,刚开始知道这项奖学金对成绩的要求不高(只需全科及格),他 大感讶异,「据我所知,大部分的奖学金都需要標青的成绩才能申请。」

梁志强持有的社区助学金(CommunityScholarship)是一项供贫困群体、非营利组织成员申请的奖学金。奖学金持有者可获得学费全 免、宿舍费全免、购书费全免及每月数百令吉的零用钱。生活在双威市中心这个繁华都市,消费不低,现今的生活费仅靠每月数百令吉苦苦支撑,有时候还会出现拮 据的情况。然而,这一切对他来说都不算什么,「至少现在的生活比以前好多了,也算是新的开始。」

升学的机会得来不易,每次看到有同学逃课或是不用心上课,他都会倍感惋惜。「或许是生在福中不知福,对他们来说並不是什么大问题,但对我们来说却是很难得的机会。」

不为赚钱影响学业

无需为未来的生活担忧对他来说是现今最大的幸福。回想起刚满18岁的时候,他必须搬离「家」(孤儿院)、为生活打拼、奖学金申请处处碰钉子,那段迷 茫时期对他来说相当难捱。离开工作岗位重拾书包,虽然让他从经济自由到经济拮据,但他一点都不后悔选择继续升学。「孤儿院的朋友们大多选择中五毕业就出来 工作,但我想继续升学。只有继续升学才能让未来的生活过得更好。」

刚入学时,他曾在校內的纪念品贩卖部打工,但隨著课业繁重,他只能选择放弃。「好不容易有了升学的机会,不能为了赚钱而影响学业。」他的成绩不俗,去年以85分总平均毕业于商业管理文凭课程,在大学第一年的前两个学期,也以平均80至85分完成。

为了不影响课业,他只能选择在学校假期期间到房地產公司工作,帮忙处理文书工作。「赚回来的钱会用来交我们在外租房子的水电费,剩余的才会作为零用钱。」

除了优秀的成绩,梁志强也活跃于各种课外活动。 早在年幼时,有义工到孤儿院教孩子们舞狮,他与其他的伙伴们都是舞狮好手,每逢过年过节更会参与大大小小的演出。前排右为监护人陈添財。
除了优秀的成绩,梁志强也活跃于各种课外活动。 早在年幼时,有义工到孤儿院教孩子们舞狮,他与其他的伙伴们都是舞狮好手,每逢过年过节更会参与大大小小的演出。前排右为监护人陈添財。

同学照顾相处倍感温馨

成为奖学金持有者3年,梁志强在双威大学完成了文凭课程,现今是大学一年级生。他庆幸在经济上获得支持,而社区助学金也照顾了持有者的心灵。「我们刚进来上课的时候,几乎每个星期都会有辅导会议。」他透露,辅导的作用是为了確保学生们可以更好地融入这所大学的生活与文化。

他表示,校內许多学生家境不错,校方为了確保他们能適应这里的环境,算是用心良苦了。「这个辅导会议是由所有奖学金持有者一起参加,大家互相瞭解之余,也可以相互认识。」在大家的生活都上了轨道之后,辅导会议就从每星期一次,减到每学期一次。

「有时候,同学们会体谅我的难处,在外出时请我看电影。」他感激同学们对他的体谅。由于经济能力有限,他只能偶尔与同学们外出,无法时常参与,但同学们都能理解他的难处。「有时候生活费不够,乾姐姐(以往孤儿院的工作人员)会给我一些,再不然就会向孤儿院的朋友借。」

说到同学之间的温馨相处,他不禁笑了起来。他坦言,没想过会有那么一天,「我喜欢现在的生活,很有保障。」虽然社区助学金並不是绑约式(Bond)奖学金,但他相信凭著自己的一纸文凭,定能为自己的未来写下美好的一页。未来,他期望自己能成为投资顾问,一展所长。

陈淑萍表示,院方相信贫困问题可以透过教育解决,只要给予孩子平等的教育,便能发掘他们的潜能,改变他们的生活。
陈淑萍表示,院方相信贫困问题可以透过教育解决,只要给予孩子平等的教育,便能发掘他们的潜能,改变他们的生活。

帮助弱势群体摆脱贫穷的困境

现今市面上大多奖学金都必须被绑约,而绑约的期限由提供奖学金单位设定,3、5、7年不等,就连公共服务局奖学金(JPA)也是以抽选方式选出被绑约的人选。社区助学金以学费、宿舍费、购书费全免的方式帮助贫困学生却不绑约,实在让人惊讶。

「设立这项奖学金的出发点是为了帮助弱势群体,期望能帮助他们摆脱困境,並以他们的成就为借镜,成为福利机构中其他同仁的生活目標。」双威大学学生事务部执行总监李淑萍表示,与其向学生进行绑约方式,双威大学更期望学生能自动自发参与校內的活动或参与校內志愿团体。

谢富年基金会社区助学金成立的目的是为了让弱势群体(尤其是来自孤儿院及福利机构的孩子)获得相同水平的教育。「这也是我们的宗旨。我们相信贫困是 可以缓解的问题。」她相信,无论早前他们生活在什么样的环境下,只要著重培训,还是能激发出孩子內在的潜能。因此,每一年,谢富年基金会都会拨出约120 万令吉作为社区助学金,而每年名额限定为20名学生。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