覃绣钦(后排左3)结婚时一家人的大合照。母亲(前排左)对她来说一直都是这么的健康强壮,想著可以让母亲抱抱孙,如今再也无法再圆那个心愿。

记者:沈顺铭

父母在?孝要及时

有些人有些事,过去了就永远过去了。提早把爱表达出来,培养与父母亲良好的沟通,才不会让以后的双亲节,都是遗憾。

又到了5月这个大谈孝心的双亲节,往往都会回家与两老吃顿饭,或是带著一家大小到餐厅用餐。但也有不少人,再也没有机会好好回报已故双亲。一年是只有一次双亲节,如果双亲健在、心中有爱,每一天都值得感恩。

翻看相簿,覃绣钦(右)和丈夫陈裕添看到的满是 母亲生前与自己相处的点点滴滴。
翻看相簿,覃绣钦(右)和丈夫陈裕添看到的满是 母亲生前与自己相处的点点滴滴。

2014年6月,对覃绣钦来说是个艰难的日子,向来健壮、开朗的母亲就这么撒手人寰,让她一时错愕,难以接受。身为家中老大,覃绣钦必须与父亲一起 扮演关键角色——对母亲放弃施救。当时,弟妹们对於母亲有万般不捨,想要继续尝试抢救,但对於大姐及父亲来说,放手也是爱的最后一个环节。

覃绣钦感慨,多年来母亲为孩子做的一切,往往都被认为是理所当然,而她背后的用心,却一直不被理解。「母亲19岁结婚,20岁就生下我,那时正值父 亲创业初期,她唯有扛起养育孩子的责任,身兼数职,二十多年来把我跟弟弟、妹妹养大。」她忆述,「母亲处处精打细算,但待人十分慷慨。她热爱进修,尤其是 接触到身心灵发展的课程,甚至愿意出钱出力,帮助別人。

当时我们都不明白,真的有需要这样吗?她却认为好的事情,就要去做。」目前在Akasha学习型社群上课的覃绣钦笑说,自己跟弟妹从小就被母亲逼著上各种课程,甚至跟丈夫相遇后,母亲还坚持两人必须先完成一系列的婚前课程,才能够结婚。

每到母亲节,就有很多情绪涌现。我会觉得自己曾经对妈妈不够好、不够尽责。我还 有很多话想要告诉她、想要生个孩子让她抱抱,但都已经没办法了。
每到母亲节,就有很多情绪涌现。我会觉得自己曾经对妈妈不够好、不够尽责。我还 有很多话想要告诉她、想要生个孩子让她抱抱,但都已经没办法了。

平日叮嘱一辈子受用

覃绣钦的母亲常常告诉她,「我教好你,你要教好弟妹。」对於母亲这份叮嘱,她有时会不理解,但也多会顺从。直到母亲骤逝,覃绣钦终於发现,一切嘱咐原来都有著深远的目的。

「父亲常常跟我说,『妈妈是在用生命教导你们』。我一直不懂,非要等到她走了,这句话才在內心酝酿出结果。」覃绣钦感慨,一家人虽然住在一起,但其 实都各做各的,每天早出晚归,明明就在同一屋簷下也不一定有机会说上几句话。「母亲倒是直接主动,一天可以打上好几通电话来,让我很不耐烦。可我万万没想 到,母亲在家是多么的寂寞。」

大约6年前,母女俩一起开设有机店,那原是父亲的想法,覃绣钦自己没什么动力,只是口头答应著。没想到母亲立马就找了店面、下了订金,隨时就准备开 店了。「如果没有这间店,我们真的忽略了她。她想把这间店作为这个家凝聚的地点,希望有更多时间跟孩子在一起。如今大妹也来店里帮忙,弟弟也有意前来帮 忙,但是我们都是在妈妈走了之后才发现她的这些用心。」

覃绣钦的母亲也善於交际,无论是顾客还是供应商都喜欢与她接洽,直到今天还是对她念念不忘,这一切都是母亲留给孩子们的珍贵资源。回想当初一起经营 有机店,衝突还真不少。覃绣钦笑说,母亲是个急性子,没有一刻能够停下来,自己从小被照顾长大,动作总是慢半拍,两人在合作经营一家店面的时候,產生了很 多摩擦。

一本本厚厚重重的旧相簿,看著当年年轻的母亲抱著年幼的自 己,再看看嫁作人妻的时期,母亲虽然年华老去,但仍旧精神奕奕 。 覃绣钦感慨 母亲当年辛辛苦苦把 一家人养活、带大, 就像一根短短的;蜡 烛,拼了命的燃烧自己照亮他人。
一本本厚厚重重的旧相簿,看著当年年轻的母亲抱著年幼的自 己,再看看嫁作人妻的时期,母亲虽然年华老去,但仍旧精神奕奕 。 覃绣钦感慨 母亲当年辛辛苦苦把 一家人养活、带大, 就像一根短短的;蜡 烛,拼了命的燃烧自己照亮他人。

一声道歉还好来得及开口

说起开店做生意,每一寸的空间都很重要,母亲却坚决要保留空间给Akasha上课,而且要求人们把学费交出来,逼著人们上课,保证不会欺骗他们。覃 绣钦完全不能理解,母亲为什么非要这么做?「我那时候真的觉得很丟脸,別人要怎么样自己会决定,没必要做到如此地步吧!」后来发现,在母亲的强势態度下, 无形中给一些想不开的人拉了一把,也把原本走向要破裂家庭重新凝聚起来。

母亲过世的3年前,曾因夜里无法呼吸而紧急送院,大家虽然都说没事,但无论是母亲还是孩子们,都在心中埋下不安,只是没说出口。就这样,母亲的脚步 继续加速,一心想给孩子把一切都准备好。覃绣钦当时觉得,母亲只想把有机店打理好,没想到其他太多的,自己也就努力点,算是对母亲的回报。

「因为个性差別太大,我们还是会有衝突。有时候发了脾气,我也跟她说,『对不起我不是在发你脾气,我是在对我自己发脾气,为什么总是等你说了我才慢慢行动。』」她哽咽道,那天这句道歉,在母亲往生后让自己觉得心中有些话,幸好没有留到最后才说。

临別相伴总算不留遗憾

可能是现代人对生活太麻木,对与细微变化都不会有任何察觉。「你有没有想过你母亲的时间快到了?」这句话是开著车子时从丈夫陈裕添口中说出的。明明看著母亲越来越瘦小,覃绣钦却一再告诉自己,母亲有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一定会没事的。

「有次丈夫出差,我就回家陪伴母亲。晚上睡觉时,她就躺在我身旁要我帮她刷一刷背。」覃绣钦现在想起来,其实母亲真的知道自己时间差不多了,想跟自 己相处一晚,之后还陆陆续续走进妹妹们的房间。这当中有许多细节都被大家忽略了,等到一切都过去了,回想起来才知道每件事都有它的用意。

陈裕添表示,「虽然跟岳母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可以深刻地感觉到她的开明、积极、乐观。一开始我还担心该如何跟岳母的相处,但她是个明白事理的人、懂得自我提升,所以我们相处很好。」他说,从岳母病重后,到她过世,都能一直能够陪在她身边,总算没有让他感到遗憾。

在母亲的临终时刻,覃绣钦依序跟她道歉、道谢、道爱和道別,这也是她在上课时学会的事情。覃绣钦虽然不知道自己当时说了什么,用意何在,但她知道这些事情不做,就再也没机会了。

生命不论长短,在於深度

「母亲走了两年,每到母亲节我就有很多情绪涌现,我会觉得自己曾经对妈妈不够好、不够尽责。我还有很多话想要告诉她、想要生个孩子让她抱抱,但都已 经没办法了。」覃绣钦感慨,弟弟妹妹对母亲的依赖更甚:妹妹到台湾逗留好长一段日子,因为那是母亲最后的旅行景点。弟弟是母亲唯一的儿子,一直倍受照顾, 如今对与母亲辞世依旧无法释怀。一家人对於母亲的亏欠,总是觉得还有许多情绪要处理。

后来,覃绣钦跟亲戚閒聊时,就发现大家都很爱母亲,说她很热情、说她很喜欢好东西分给大家吃、很关心別人。母亲只是个普通的家庭主妇,但在告別式上,那些曾经受她帮助的人们纷纷到场献上祝福、给予慰问,覃绣钦深深感受到,这些都是母亲生前累积的光环,精神让人永远难忘。

「生命不管它的长短,重要是它的深度。」这是覃绣钦的母亲生前最爱的一句话。临终前那个月去台湾的那趟旅行,也是母亲对生命最后的学习,处理对原生 家庭的情绪。「我们总是对自己人太苛刻,也习惯忽略家人。明明还有时间可以好好陪伴,却等到天人相隔的时刻才后悔不已。」覃绣钦强调,母亲节提醒我们要时 时刻刻记得母亲的付出,而不只是个纪念的日子。

她说,「我想要告诉大家的是,尤其是我们这样的年龄,父母亲还剩下多少日子其实大家应该心里有数的了,不只是离乡背井的游子,即使是每天跟父母亲住 在一起的人,都要更珍惜彼此珍贵的时间,有些人有些事,过去了就永远过去了。提早把爱表达出来,培养与父母亲良好的沟通,才不会让以后的双亲节,都是遗 憾。」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