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俭霍

广告

砂拉越州首席部长阿迪南上任以来不曾怪过前任首长未处理好的问题遗留下来,只是像个大丈夫把所有责任揽下,在这全国第一大州,其面积可比马来亚半岛,各种各样的问题衍生开来也是棘手相当,包括基本建设、乡区发展、医药设备和土地发展等,加上多元民族与宗教课题。

在面对选民许下承诺并加以兑现,是政治领袖所为,而不是在执掌权力后面对各种旧有新衍的问题选择逃避和推卸责任,企图误导民众说:“这是上一手留下来的问题”,这是没有担当的懦夫政客所为。

很可惜,马来亚的政治文化推崇先赚选票、掌权后把矛头指向“上一手”最稳妥;即不真诚亦不负责任,是为短利采取的Hit and Run策略。

这种作风和东马本土政党大不同,主要原因是本土政党无可回避,东渡而来的马来亚政党来到沙巴或砂拉越说了、走了、也就算了。

以阿迪南为鉴,他敢于维护砂人权益向联邦政府扬声,并没有“臣服”在马来亚国阵的威胁下,令人敬佩的是他真诚捍卫州人权益,没有把自身是首长的责任推搪到他人身上;和槟城州首长截然不同,槟州首长林冠英政权被批评时,他第一反应系统式的推指上一任州政府,把今天的颓废指是创建槟城辉煌富有州属的上一任政府所导致。

槟城多项闹的火热的课题包括折扣价格售地、环境破坏、填海铲山、千亿计的海底隧道惊天大工程、犯罪猖獗,全被火箭党的现任首长指是过去州政府所导致。

广告

把阿迪南和林冠英两位州首长比较,阿迪南果断承认独中统考无异于狠狠鞭打在火箭党槟城州政府脑袋瓜,这个维护华教的第一人却不是满口侠义的火箭党,而是砂拉越本土政党党魁阿迪南。

东马政坛英雄阿迪南真心维护砂拉越权益,强调砂拉越是砂拉越人的,马来亚政党巫统没有必要东渡入侵砂州,为了不让任何马来亚政党有机可乘,他提倡不投票于所有来自马来亚的政党包括火箭党、公正党、回教党和希望联盟。

为了争权,民联也沦落瓦解的悲剧,在希望联盟,人民还会有希望吗?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