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句话说,女人最美丽的年龄是30岁,30岁才是一个女人美丽的开始!

广告

4年前踏入30岁的张雅思万万没想到,在进入人生另一个美好阶段时,却也是个將影响她一生噩梦的开始,她的尾龙骨移位,导致压住神经线。这4年內来,她花费上万令吉,进行8次大大小小的手术,情况却毫无改善。

张雅思接受《东方日报》访问时表示,2013年7月她的脚部麻痺,当时因为习惯性翘脚坐姿,以为仅是短暂性麻痺,不料几个小时后,脚部渐渐失去知觉,她立即到医院进行扫描检查,发现尾龙骨移位,压住神经线。

「医生建议我做物理治疗,可是尝试一个月后,情况並未好转。医生建议我到另一所医院治疗,新医生建议我动手术,把突出的骨骼切除,便不会再压住神经线。」

频密注射止痛药

「我再转到布城医院接受治疗,並进行锁螺丝和换假骨的手术。最后一次动手术是在去年12月,医生將突出的骨骼切除,我前后动过4次大手术和4次小手术,可是情况没有好转,我每次背部疼痛发作,只能进医院止痛。」

她说,医生说该动的手术已经动了,该切除的已经切除,目前医生能够给予的治疗只有止痛,只要背部作痛,她可立即进院,注射吗啡类麻醉止痛药—配西汀(Pethidine)。

广告

「以前我每6个小时注射一次配西汀,到每3小时一次,现在只要我需要,护士即可替我注射配西汀。但其实配西汀属毒品类,我犹如一个拿著执照的毒品友,令我更担心的是,我的肾臟和肝臟什么时候会出问题?」

「没人可以告诉我,该如何治好我的病,除了中西医、针灸、按摩,甚至是问神,我都曾一一尝试,但是我的问题终究没有答案。」

张雅思只希望能够有份稳定工作,与丈夫建立美好的家庭,生个孩子,但这一切简单且自然的事情,她却无法做到,令她不禁伤心流泪。
张雅思只希望能够有份稳定工作,与丈夫建立美好的家庭,生个孩子,但这一切简单且自然的事情,她却无法做到,令她不禁伤心流泪。

1个月住院26天 为医费负债累累

张雅思说,每次背部作痛她都必须进院止痛,最严重的是一个月內有26天的住院记录,但住院费用高,背负沉重债务后,她根本无法再负担医药费。

「只要想到沉重的医药费,我告诉自己,我必须忍耐,直到忍无可忍时,我才硬著头皮选择住院。」

她说,目前她丈夫必须以薄薪维持2人的生活费,背负著长期的医药费及负债累累,她只好通过报章寻求帮助。

「我现在只希望可以医好我的病,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

张雅思在过去4年曾进行多次手术,包括锁螺丝和换假骨,但情况却毫无改善,令她十分沮丧。
张雅思在过去4年曾进行多次手术,包括锁螺丝和换假骨,但情况却毫无改善,令她十分沮丧。

每晚依靠安眠药入睡

原本个性活泼开朗的张雅思,只希望未来有份稳定工作,替丈夫生孩子,一家人过著简单平静的生活,但这一切似乎已无法实现!

张雅思目前的生活,只剩下一间房间和一张床,每天晚上只能依赖安眠药入睡。「我只想像普通人一样上班、和朋友喝茶,甚至是替丈夫生孩子,但这一切简单且自然的事情,对我而言根本是不可能。」

她说,多次手术后依然毫无改善,让她完全无法接受!她渐渐从压力变成绝望,自身犹如计时炸弹,她无法估计身体会出现什么状况、何时需动手术及进院。

「让我更难过的是,我一个人的问题竟造成身边的人需陪我承受这一切,目前我已无法工作,这4年来我只能到处向亲戚借钱,缴付上万令吉的医药费,导致负债累累。」

爱心捐款:

有意捐献者请在新闻见报的6个月內,以支票或网上转账方式,將义款交至本报。一旦逾期,本报將把支票按址退回,或自动转入东方慈善公益基金內,协助其他有需要人士。

採用网上转账,我们的银行户头是Maybank 5140-7500-0321 Oriental Daily Sdn Bhd(Charity Account),请把转账单据连同捐款人资料、地址、电话及受惠人名字列出,电邮至charity@odn.my,或传真至03-26926336,不 需要收据者无需提供地址。

採用支票者须在支票背后註明受惠者(张雅思)名字。支票抬头写上「Oriental Daily Sdn.Bhd(Charity Account)」,寄至本报吉隆坡办事处:Wisma Dang Wangi,38,Jalan Dang Wangi,50100 Kuala Lumpur。询问电话:03-26916336。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