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秀福(左起)与侯香叶展示刊登在4月6日与欠债儿子脱离关係的启事,希望大耳窿高抬贵手,勿再骚扰。

(新山10日讯)不肖子欠下大耳窿债务,慈母变卖房產及向亲友借款代还债,岂料旧债未清,不肖子再度欠下大耳窿债务,只好登报脱离亲子关係,不料仍然饱受大耳窿的討债骚扰。

事主侯香叶(51岁)今日在马华公共投诉局主任张秀福陪同下召开记者会,希望大耳窿高抬贵手,冤有头债有主,勿再骚扰她与家人,以免她失去工作。

侯香叶透露,大耳窿今年3月21日在其位于武吉英达长子住家围墙涂鸦3个$標誌,並指他的次子陈俊杰(27岁)欠钱不还,希望次子尽快还债。

她说,次子在中二时便輟学,后来找到一份地砖学徒的工作,过后更到新加坡发展。2015年,次子回到马来西亚继续地砖技工的工作,后因交上大耳窿的朋友,怀疑因此兼职大耳窿跑腿工作。

离开后没回过家

「今年3月,大耳窿来骚扰不久后,我的妹妹看到次子受伤跑回家,几经追问下,次子才向我妹妹透露欠了老板的钱,老板要他整理一份账目及还钱,但次子没办法还,他收拾了证件及衣服后,就匆匆离开,再也没回过家。」

侯香叶表示,虽然次子曾打电话求助,希望她能尽快拿出至少2万令吉先应付,但她根本无法在短时间內筹集那么多钱,次子之后音讯全无。

「次子在2014年也曾欠债不还而惹祸上身,当时为了替他还债,甚至变卖我在麻坡的屋子,也和亲友借钱,至今仍无法还清欠债。」

她哽咽的说,为了避免家人被次子再度拖累,她与担任建筑散工的丈夫决定登报与次子陈俊杰脱离关係,此启事也已在4月6日见报,以为大耳窿不会再来骚扰。

「不料在4月24日凌晨,大耳窿再度来拨红漆骚扰,而且这次更扬言若不还钱將会到我妹妹的店骚扰。我是在妹妹开设的店工作。」

她希望,大耳窿不要再骚扰她及其家人,因並非她欠债不还,同时促请大耳窿不要到她妹妹的店闹事。

张秀福希望,大耳窿能高抬贵手,冤有头债有主,並非事主欠钱,何况事主为了帮孩子还债,已经失去了屋子及孩子,更有可能失去工作。

他呼吁,大耳窿勿再骚扰事主及其家人,若大耳窿仍继续骚扰事主,马华公共服务局不排除会协助事主向警方寻求协助。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