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晖

广告

本州州议会选举,埔奕选区的战果是在预料之外,听说有人输了大钱。

埔奕区候选人有4个,即:伊斯兰党的佐菲里、行动党的陈长锋、国阵直属的拿督许庆璋,以及砂独大联盟房保德。

战果是:佐菲里得票513张、房保德得票375张,两人皆失去按柜金。大热门许庆璋得票7140张,比当选陈长锋的8899票,少了1759票,这不是很小的差距。

埔奕选区选民2万6202人,投票率为65.3%,这意味着当天有1万7110人前往投票,其余的9092人在家高卧,等候晚间成绩公布。坦白地说,我小老头余晖就归纳在这一类,因为每届选举美里的形势都很明显,输赢是摆明的,皆不差我的一票。多我一票不为多,少我一票不为少,相信很多人都有我这种心态。

虽然选票是一张一张来数,总数多者为胜,这是选票的威力,也是选举的价值所在,民主意义的真谛。

人人都认为许庆璋必胜,却败了,真的是出师未捷先折戟,长使英雄泪满襟。

广告

选举已尘埃落定,现在是检收果实的时候。胜选者扬言会兑现诺言,失败者则谓不会馁志,会继续奋战。

许庆璋说,成败已成定局,想跟选民说声“对不起”!还有很多做得不够好的地方,错在他一个人,不要怪罪别人。他会检讨,他表明输了选举并不代表失败,反而是胜利的开始。这意味着,他会卷土重来。

卷土重来?那是五年以后的事。五年后的事,五年后才说吧。

许庆璋败选固然是意料之外的事,而行动党的陈长锋当选则是令人称奇的事。

埔奕区的四个候选人,伊斯兰党的佐菲里连当配角都不配。美里市区和罗东都有清真寺,毕竟穆斯林不多,街头巷尾难得一见踪影,别说伊斯兰党党员了。冒出一个候选人,实在不足斤两,不自量力,抵押金只能算是奉献给选举委员会。

砂独大联盟是在州选前临时出现的,纲领也没有,只是一群乌合之众,站在一起连声音都不响,当然无法取宠于选民。房保德参与其中,依然像个孤儿。他的落选是意料中的事,但近1万8000票当中只捞取375票,实在少得可怜。他是寻求蝉联的,难道过去5年当立委时所言所说,所做所为,一票都不值?当他还是行动党的立委时,在党的光环环罩下,是光芒四射的。

余晖觉得房保德走到今日境地,或许跟他的高学历有些关系。据悉他是台湾大学毕业的,后又前往英国深造。大家知道,高学历的人通常都有自己的见解或观点,不轻易随波逐流。所以他还在行动党内当立委时,与别的党领导人闹意见分歧,不得不“出走”。当时,有其他政党向他招手,他则无动于衷,成为一个很特别的无党无派的独立州议员。州选房保德垮了,看来房君的政治前景已茫然。

许多人不看好陈长锋,是因为他刚从外地迁居来美里,对美里人生地不熟,又是政坛新丁,怎也不吸睛,但他把名人打趴了,你怎么说呢?我说政治像魔术,似幻似真,未揭盅谁也不知真相。

埔奕选区是行动党的强区,国阵屡攻不破。人联前党魁陈康南医生在此倒下,就此政治前途打个句号,打倒他的是行动党的新鲜人林思健律师;当年他廿几岁,才从外国学成归来,人生经历与政治经验皆乏善可陈,挑战声望正隆的人联主席;刻薄点说,是目无尊长,胆大妄为;恭维点说,是小刀锯大树。结果你是知道的,大树倒下,思健青云直上,在党他又当上秘书,是党政两得意。

这次林思健战卑尔骚对垒陈超耀,林陈之战不仅是两人之战,也是两党秘书之战(林思健是行动党秘书,陈超耀是人联党秘书)。

林陈之战,林倒下,非战之罪。行动党在州选中战绩远逊上届,出战31席,只赢得7席,战败24席,他只不过其中一人,是形势使然,很无奈。

现在是刮阿迪南旋风,谁阻挡阿迪南旋风,谁倒霉。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