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舒少少

广告

我们在吉隆坡吃麵条,麵条总是软绵绵一撮撮地摊在碗碟里,柔柔顺顺,滑滑溜溜。

在北京,人们更常吃麵,因为北方人不爱米饭。所以服务员对於南方客要求上白饭时,换来的是一脸不解,为何这些南方人这么爱米饭?中国朋友说,在北方某些城乡,米饭不是主食,他们的主食是麵条。所以走到哪里都是麵,麵条是主食,也是不想吃太多的轻食。

这一天,吃到了筱面,因为有一家开得很猛的麵店,叫西贝「筱面村」,店里最出名的是「西红柿浇汁筱面」。

这筱面也是一种麵。它好玩的地方是,它不软榻,它笔直。笔直如小筒,把它们放在一起,小筒贴小筒,看起来就像一个蜂巢,它的全名是「筱面窝窝」,是北京常见的一种筱面做法。

筱面其实有一点像我们的板面,麵粉一坨,可以搓圆按扁。但中国北方人,把它捏捲成小筒状,把它用蒸汽锅蒸熟,浇上西红柿就是我们这里的番茄汁,酸甜口味本来就很让人垂涎,加上筱面窝窝带韧,麵迷们非常有异乡遇到知己的感觉。

服务员建议筱面配他们的招牌牛骨汤吃,那牛骨上来,也真的是一条大骨头,和我们马来同胞家常的牛骨汤很接近,但没有香料,肉味更浓烈。果然配麵条,酸甜咸融合在一起,轻食也很重口味。

广告

这店从內蒙古开过来,黄土高坡叱?惯了,就是硬朗。吃麵,也要站著吃。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