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地,孕育了生命,但是捫心自问,多少人真正尊重过脚下大地。土地总是默默付出,施予我们生命的养分,然而我们回报却是最无情 的摧残与毒害。人与大地,原是共生共存,最为自然。懂计算的聪明人,往往是伤害土地最深的人;看似憨憨笨笨的傻子,寧愿自己吃亏,也要尽己力保护土地,与 之共存。

广告

「我们的农场很原始,不像其他生態农场那么整齐漂亮,而且到处都是虫子,你確定要来参观?」当我向李德忠提出参观思源有机(BMS Organics)旗下的有机农场时,他疑惑地打量一下我,不理解眼前女子为何会提出如此要求,並说出事实试图浇熄我的浪漫想法。

他不是在自贬,而是自家农场真正推崇「尊重自然、顺应自然」的態度:不用农药、化肥、不干扰自然生態的耕作方式,追求人类和大地万物回到和谐共存的 平衡状態,不会为了维持好看的外表,而做过多的人工修饰,虫子和自然生態就是最好的天然修饰,因此有机农场呈现出来的面貌比较「野」。

我们凭著一股衝劲,花了近45分钟的车程,一行人终於来到了森美兰文丁(Mantin)的有机农场--昆虫的天堂(Bug’s Paradise)。以前文丁这地方以种植杨桃闻名,现在多改种菠萝蜜。车子得先穿越一段顛簸蜿蜒的「山芭路」,方进入到有机农场,沿途望去多是菠萝蜜 园,「昆虫的天堂」是方圆几里內唯一的菜田。

蚯蚓在一座有机农场中扮演著重要的「益虫」角色,它们可以松泥,让空气和水更流通,同时排出的粪便使土壤更肥沃。
蚯蚓在一座有机农场中扮演著重要的「益虫」角色,它们可以松泥,让空气和水更流通,同时排出的粪便使土壤更肥沃。

大自然颁发的有机认证

正如李德忠所言,这座有机农场並不华丽,更准確说来甚至有点简陋。佔地5英亩,农耕面积不算大,大门左边是育苗区,右边搭有一所简陋小屋,往前是一大片的菜田,还有一个池塘,里面的水为主要灌溉来源,池中漂浮几朵莲花,还有蜻蜓在上头飞舞。

许久不曾到访的李德忠,心情特別兴奋。从小在新村长大的他经常通山跑,视大自然为可敬的老师,他说「大自然是很好的训练场,我们在大自然中遭遇很多挫折,例如爬不上树被朋友笑,这些经歷让我们拥有更好的抗压力与情绪智商。」

广告

他隨性地蹲在菜园边,双手往土壤里挖呀挖,挖出了蚯蚓和小蜗牛还开怀大笑。他说,「我们要谢谢这些蚯蚓呀!」蚯蚓在一个有机农场中扮演著重要的「益 虫」角色,除了是土地肥沃与健康程度的指標,亦兼具多种功能。它们可以松泥,让空气和水更流通、植物的根可伸得更远更深,所排出的粪便也能使土壤更肥沃。

李德忠表示,有机土壤的顏色比较深,湿润又鬆软,挖开还可以看见许多的土壤生物;反之,施化肥及洒农药会破环微生物平衡,土壤逐渐失去活力而「沙漠化」且变变得硬。我隨他蹲在菜园边,上了一堂宝贵的自然生態课。

「脱鞋子走吧,用双脚感受一下有机土地的活力。」话语刚落,李德忠已经把鞋子拋一边,光著脚丫在土地上走动了。刚开始时,地上的蚂蚁对我这个陌生人特別「热情」,爬上我的脚背「打招呼」,微微的刺痛让我尝了一些苦头,可是回过头想,正因土地无毒无害,它们才有机会生存吧!

在菜田里走一圈,除了蚯蚓和蜘蛛,还见到了无针蜂(kelulut)、俗称「飞机蝴蝶」的瓢虫、小蜻蜓等「稀客」。「蜜蜂是大自然的建筑师,负责传 播花粉,如果少了它们,所有的农作物都会出问题的。」李德忠还说,这些昆虫身娇肉贵,平日里受不了一丁点的污染,它们的存在,正是大自然颁给这片土地的 「天然有机认证」。

有机农场內处处是昆虫, 如无针蜂(kelulut)、小蜻蜓及图中俗称「飞机蝴蝶」的一种瓢虫,它们仅会出现在无污染的环境中,是大自然的最佳有机认证。
有机农场內处处是昆虫, 如无针蜂(kelulut)、小蜻蜓及图中俗称「飞机蝴蝶」的一种瓢虫,它们仅会出现在无污染的环境中,是大自然的最佳有机认证。

休耕3年 才把土地叫醒

这座有机农场的前身是榴?园,李德忠说:「这里的土壤原本干干黄黄的,而且已经沙漠化了,开始几年,我们真的什么都种不出来,休耕了3年才慢慢把土地养回来。」他和哥哥们坚持有机原则,不为了提高收成而让蔬菜「嗑药」,而是加了大量的堆肥及益菌,修復土地的活力。

作为思源有机控股公司--草原集团(FMCGreenlandGroup)的首席营运长,李德忠身负整间公司的运作,平日日理万机,打理事宜则是交 由农场顾问王金添。年届70的王金添从事农耕长达半世纪,习惯了使用化肥农药,但是来到「昆虫的天堂」,旧的行事风格完全行不通。

李德忠说,「我们真的花了很多时间跟安哥(王金添)沟通,以前每次见面都会被他念『这么多虫,为什么不放一点点』,我哥哥都听到怕了。」然而,公司 一直坚持不出钱买化肥、农药及除草剂,王金添也不可能自掏腰包,唯有遵循公司规定,与有机农耕共存。他说,「种有机菜不是那么容易的,真的很多工,以前用 除草剂,不用半天除得乾乾净净,现在人手除草,3天还除不完。」尤其最近天气炎热,施化肥打农药的蔬菜尚且长不出来,有机菜就更別说了,「最近都没有收 成。」

「昆虫的天堂」內的几株有机波罗蜜,是专门提供给思源有机厨房製作酵素之用。
「昆虫的天堂」內的几株有机波罗蜜,是专门提供给思源有机厨房製作酵素之用。

边走边吃安心菜

想认识有机菜,亲身走一趟有机菜园视察环境,是最好的方式。「昆虫的天堂」种植的蔬菜种类不算多,包括日本甜菜心、本地菜心、香麦、小白菜、生菜、长豆、黄瓜、空心菜、指天椒等,还有几株菠萝蜜,是思源有机(BMS Organic)厨房製作酵素的原料来源。

「昆虫的天堂」有一处被视为「心臟地带」堆肥区。堆肥方式是以菜叶、蔓籐、黄豆渣、木屑、鸡粪、堆肥菌(台湾、日本製造)、黄糖浆等,与土壤不停混 合与翻松,让其发酵並养成含大量有益物质,整个过程需90天。土壤方面,在开始种植前,需要洒上制好的有机肥后翻土,置放两周后再洒上有机肥才可开始供作 物生长。

有机,代表了一种吃得安心的感觉。有机菜的外表虽然有不少的坑洞,但至少它们不「嗑药」,让自己受一点伤,可以餵饱瓢虫、蚜虫、泌虫,因为它知道少 了虫虫们,自己无法在健康的环境下成长。这是大自然与生俱来的爱。我们边走边採摘,不用水洗涤过,也能放心地啃食长豆、黄瓜、香麦菜等。因为学会了尊重土 地和生態,长出来的绝对也是无毒害的安心菜。

坚持「赚取」大环境健康

自今年1月1日起,农业、农基工业部及卫生部强制所有的有机业者,均需获得「马来西亚有机计划」(SOM)的认证標准,才算是符合大马政府规格標准的有机食品。成立於2006年的「昆虫的天堂」,早在2012年就获得了SOM的认证。

「当初政府派了约15人来採集土壤、水源等样本回去进行检测。他们来抽样化验时,我们一点都不担心,因为我们原本就是推广有机的人。」

农场顾问王金添(右)与农场经理陈伟祥(左2)是「昆虫的天堂」自然耕种的执行者,也是守护者。
农场顾问王金添(右)与农场经理陈伟祥(左2)是「昆虫的天堂」自然耕种的执行者,也是守护者。

不看財务报表

然而,有机这条路並不好走。「昆虫的天堂」虽是自然生態的天堂,但站在公司立场,这是一条地狱之路。有机农场花了10年时间,每月的营运成本约2万令吉,至今仍未达至收支平衡。李德忠说,「我都把这份財务报表丟一边不看的,我们还有其他收入支持,所以坚持做下去就对了。」

自然耕作的坚持真的很辛苦,人工成本高出5倍不说,收成也低了2至3倍。以5英亩大小的农地为例,一般两三个工人已经非常足够;但是,这里不能用除草剂,以人手除草,有时候8个工人也不够用。

消费者关心的永远是价钱,但是李德忠却说,唯有越来越多人支持有机,投入有机事业的人变多,价钱才会下降。「本地很多有机菜农『找不到吃』,他们都 是一群充满热忱的人,但是一直亏钱也不是办法,除非家底很厚。这条路不容易走,但是我们希望更多人加入,因为成果让人开心。」財务报表上的数字,反映的也 许是不少的利润,但是长久以来默默地坚持对大地有利的事,目光是长远的,因为赚到的是再多金钱也无法取代的大环境健康。

因担心被虫子吃了或被水冲走,因此种子不直接下在土壤里,而是在育苗区內获得妥善照顾,待15天长成幼苗后才会被移植到菜田里。
因担心被虫子吃了或被水冲走,因此种子不直接下在土壤里,而是在育苗区內获得妥善照顾,待15天长成幼苗后才会被移植到菜田里。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