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ghlight]作者 : 琢玉者[/highlight]

广告

宇宙何其浩瀚,历史何等绵长。可是,个体的生命呢?它太短暂、太渺小、太脆弱,却又因之而弥足珍贵。芦苇般脆弱的生命,昂着智慧高贵的头颅。它像开在墙缝里的小花,向着晨光绽放摇曳,然后向大地交回枯萎的身躯。

生命的开始,像陀螺的发动,至死方歇。对于大部分现代人而言,生命的体验是忙碌、紧张感和紧迫感。又像秋叶飘坠在漩涡里,急急地打着旋,倏然就流走了无数的韶华。那样匆忙,那样盲目,那样莽撞,那样热切? 流年似水,白驹过隙。轻狂少年人,转眼鬓染霜。

人们像被无形的鞭子驱策着,忙的来不及停顿思考,鲜有闲适品位欣赏。这鞭子是什么呢,是一去不复返的寸寸光阴,也是看似不可撼动的社会威权。

社会的规矩引导着每个人重复规范的生命历程——成长、读书、婚育、事业、退休、养老;既定的奖惩机制将每个人按照能力与机遇安置在不同的社会层级与地位上。就个人与社会的关系而言,社会是一股早已存在的强大的惯习力量;多数情况下,个人会被社会的主流价值所左右而不自知,多少有些像一个人在洪流中挣扎不能自控、身不由己。

一方面,社会的惯习、既有价值,是前人智慧的沉淀和结晶。个体跟随社会的引导,很多情况下可以不费吹灰之力地得到对个人有益的结果。既有的社会存在,一般而言有其合理性。比如,婚姻制度,虽有重重局限弊端和难以维系之处,但其益处也是显而易见的。一般而言,个人要做社会温顺的传承者,而不是犀利的批评者和改革者。大部分人的生命体验印证了这种圆滑的处世哲学的益处。

然而,个体生命最宝贵的是个体性和独特性,在被社会习俗、惯习所熏染的同时,能有一份警醒和保留是弥足珍贵的。这也是个人可以影响、改变、贡献于社会的契机和起点。人生而高贵,人要独立探求真理,个体与社会是相互影响的关系,而非独尊个人主义或者集体主义。这三点对于个人的成长和社会的成长都是金玉良言。个人要相信、保持自己人格和思想的独立性,秉承这一信念去发展自身、探知社会,贡献于所在社会的急切需要。诚然,个体在社会面前是渺小的,但一个善良、坚毅、果敢的灵魂可以造成社会的良好的、深远的改变。哥白尼抛出日心说的时候,被视为奇谈与异端,但是真理在无数追求真知的个体的护卫中颠覆了中世纪的宇宙观,修正完善了人类的知识结构。德兰修女走出舒适的修道院,到穷苦人中服侍耶稣基督,然后奇迹般的善果就出现了。我们可能不会有哥白尼、德兰修女那种举世瞩目的成就,但是即使我们为小小的真知、些微的善事而坚持和付出,也是对社会实实在在的爱护和奉献。

广告

纵使人生苦短,但并不能因此而随波逐流,要自觉警醒地把握它。莫虚言敷事,投机取巧,莫张狂欺世,消极避世。要勤恳地生活,在理智与良知的支配下过与人与己有益的生活,温和、默默地坚持与志同道合的独立心灵一起守护人类的美好未来。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