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ghlight]作者: 杨佩玉[/highlight]

广告

这边厢澳洲悉尼事件才刚以流血落幕,那边厢又传来巴基斯坦发生枪手闯入学校屠杀,造成死伤者人数数百人不等,情况骇人。

到了年近岁末,原本以平静心情等待迎接2015年的到来,却传来接二连三的不幸事件,使到2014年增添两宗国际骇人新闻。

澳洲挟持人质事件酿成3死4伤,两名人质无辜地牺牲性命。更不幸的是,巴基斯坦塔6名枪手闯入军校屠杀学生,在百多名死者当中,几乎90%都是学生,凶徒的冷血行为令人髮指。

回顾这一年国际上发生的杀人事件,令人印象深刻的,还包括台北捷运一名21岁大学生郑捷隨机杀人,造成4死24伤的悲剧。媒体报导这名凶手家里经济优渥,个人课业成绩良好,就因为「要作一番大事」,在面子书发表两篇透露异常讯息的文章,让人觉得他有反社会倾向。

郑捷就读的大学有对其进行辅导,在访谈中他告诉校方,在面子书所写的內容纯粹为一时的发泄情绪,並说他有写恐怖小说的习惯,没有其他用意。当然,最终郑捷还是在「干了一番事业」,在捷运上砍人,目前案件仍在审讯阶段中。

以上凶徒杀人事件有不同原因,有人为一己私欲,要让自己生命中留下「伟大事跡」;也有人忠於组织,为组织干事,纵使牺牲他人或小孩性命,甚至凶徒自己的性命,也在所不惜。

广告

这些残暴者,也许没有想过要为自己性命留一个机会,因而「理所当然」的,当他们在做伤害別人的事情时,也没有想到別人的性命宝贵。上述受害者中,有的家庭千辛万苦才能让孩子上课,有人每天上下班辛苦挣钱养家,也有人准备回家享天伦乐的途中…

我们深知任何凶徒在行凶时,也许是不会理会受害人的感受或情况,否则也不会导致惨剧的发生,也许他忘了自己还有摰爱的家人朋友,即使他最终命丧自己的恶果行为之下,也不曾担心其家人心情等面对的种种状况。

只能说,有人努力生活,为的是要让自己人生中有个完美句点;有人生存,是为了满足私欲,纵使牺牲別人的性命、幸福,也要不择手段达到目的。

造恶者即使贏了他人,达到目的,其也输去自己宝贵性命、或者比监狱更自由自在的外面世界生活。因此,贏了世界,输了自己,又是什么伟大「使命」?倒不如少一个恶念,多一分善念,不伤害人他人与社会利益前提下,努力实践「健康的」人生目標。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