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摄影界的「一姐」叶莲凤(Bonnie Yap)最近举办了「透过南乔治亚岛之眼——观看、尊重及拍摄」个人摄影展,展出逾20幅去年远征南极南乔治亚岛(South Georgia Island)时拍摄的作品,並將展览所筹募的款项用作慈善,以別样形式记录了一段难忘的探险之旅。

从吉隆坡出发,中途飞经卡塔尔、巴西及智利,然后从世界极接近南极的城市蓬塔阿雷纳斯(Punta Arenas)坐船航向福克兰群岛(Falkland Island);从福克兰群岛再到最终目的地——南乔治亚岛,又得费时3天。从出发地到最终目的地,单单来程就用了7天!

远征南极南乔治亚岛,叶莲凤表示,最大的挑战是晕船!「坐船去南乔治亚岛的2天,我不断地吃药,以免自己晕船,不让自己吐,如果开始呕吐,接下去的情况只会更糟糕。」
远征南极南乔治亚岛,叶莲凤表示,最大的挑战是晕船!「坐船去南乔治亚岛的2天,我不断地吃药,以免自己晕船,不让自己吐,如果开始呕吐,接下去的情况只会更糟糕。」

「这段南极之旅並不轻鬆呀!」叶莲凤说。纵横摄影界26年,她是大马首位女性摄影记者,拥有一定的「江湖地位」。出席各大品牌的活动时,总能见到她 穿梭在人群中忙著拍摄的身影,「我很享受工作时刻,可是那些毕竟是为了赚钱餬口的拍摄。每两年我会计划一个长途旅行,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回来拍的东西又 会不一样。」

两年前远征北极,「那时候是想趁冰山融化前,赶快去北极看看,怕以后没有机会,结果却爱上了这种极致旅行的感觉。」她强调,「与其说是度假旅行,倒不如说是远征与探险更为贴切,哈哈!」

南乔治亚岛位於大西洋南部,为英国的海外属地,是人跡罕至的洪荒之地,但是岛上蕴藏了丰富的生態,素有「海上动物园」之称,岛上孕育了许多不同品种的企鹅,还有象鼻海豹和其他鸟类等多种罕见的南极野生动物。

放低身段只为好构图

叶莲凤去南乔治亚岛的时候是去年11月。当时正值夏季,太阳在凌晨2时升起,晚上七八时落下。抵达当天下了很多雪,偶尔也会颳风沙。她表示,照片虽 美,但是岛上的地面超脏的,都是动物的排泄物,味道真的很臭,刮起风来企鹅的毛髮还会打在脸上,情况很是狼狈,有时根本无法拍照。

为了拍到想要的照片,她可以把放低身段。「那天有个买家说不知道我是如何忍受那股味道。既然挑战了南极野生之旅,这些都是预料之事。我们照样坐在地上,趴在地上拍照,之后再清理就好。我在吉隆坡不会特別趴在地上拍照,但是在那里不趴下来无法拍照。」

摄下从未见过的风景

南乔治亚之旅有45位摄影师同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风格。整个旅程共花费了6万令吉。「这个旅程蛮艰辛的,途中还要转小船,遇上浪大的时候无法回 航,隨时可能掉进海水中,而且海水还会溅在船上,所以行李和器材都要做好防水防护。我带了两架相机,一是IDX,一是数码5DSR;后者拥有5060万超 高像素全画幅,我可以印出超大张照片,依然十分清晰。」

她续说,「其实我带的器材不多,因为福克兰群岛的行李最多只能带23公斤。我在那里认识一个摄影师,他带了一枚85mm镜头,这一般用於拍摄人像。在野生拍摄方面,我算新手,我问他那支镜头可以拍企鹅?他说为什么不呢,镜头本来就是用以创造你想要的影相。」

整个行程称不上特別,但是她说,「这是我人生中从未见过的风景。企鹅不难拍,主要是看摄影师如何构图而已。第一天下船看见一大群企鹅,多到不知道从 哪里开始拍,但它们是大自然最好的模特儿,真的拍到很开心。」有没有感受到气候变迁?「之前在北极的感受比较强烈,我看见冰川在崩塌,但是南极还好,变化 不太大。」

总是少一个镜头

虽然纵横摄影界多年,但是叶莲凤却说,自己不擅长拍摄自然景观,「曾经有个杂誌向我拿自然与景观的照片,我才惊觉自己居然拿不出一张照片。」她继续说,「两年前去北极拍景观照,才学会什么叫水平线。我不是跟你开玩笑的,真的觉得很羞愧。」

正以如此,她想拍好自然景观,还不耻向后辈学习,「我在面子书上认识一个女生,她不是摄影师,但是她拍的风景照很美。我联络她,请她教我拍照,她还对我说,『Bonnie,你不要玩我啦。』她教我观星,以及观察潮水涨退的时间与地点。原来,每种东西都有学问、都要学的。」

就像女人永远觉得衣橱少一件衣服,专业摄影师也总是少一个镜头,「自然景观摄影与人物摄影不同,虽然抓对角度拍出来的照片漂亮,但也有很多技巧以及 不同的镜头和滤镜,我在新加坡花了上千元买了很多滤镜,还是觉得不够呀。」她说,自然景观最挑战的是天气,「无论是日出还是日落,你刚好在水平线的时候, 云朵有一点没一点,再透出一丝丝的光线,照片就很好看,但是遇到云朵遮蔽了太阳,那就不完美了。」

关于难忘的事,叶莲凤分享,「应该是看见两只象鼻海豹在交配吧!大家都看到也拍到了,但是我不熟悉野生生態,没见过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哈哈!」
关于难忘的事,叶莲凤分享,「应该是看见两只象鼻海豹在交配吧!大家都看到也拍到了,但是我不熟悉野生生態,没见过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哈哈!」

跨步地球两端

「北极圈的环境比较凶险、北极熊的攻击性比较强,很多时候拍照是不自主的。我们是一群人一起移动,每队的队长都会拿一支猎枪,我不可以隨意停下来拍自己想拍的东西;但是南极的南乔治亚岛不一样,船停下来后,大伙儿可以隨意走动,去寻找自己想拍的东西。」

叶莲凤说,在北极拍照有些恼火,「有什么就拍什么,我只能够捕抓眼前发生的事,那只北极熊是睡觉还是怎样,我都无法控制,我平时拍活动现场指挥惯了,所以拍起来很恼火,加上大家站在差不多的角度拍摄,我会觉得你有我有,拍出来的照片少了独特性。」

但是在南乔治亚岛的情况截然相反,摄影师有比较大的发挥空间。「当大家在船上一起看照片时也很有趣,『哟,原来可以这样拍哦!』、『哇,这个人拍不一样哟!』、『为什么他看到我看不到的』,你会看到每个摄影师有自己的风格,你会看到每个摄影师的眼睛。」

这一次的南极摄影展,与两年前的北极摄影展,多了惊喜与温度,「参与过两个摄展的朋友都觉得这次的照片比上一次好。北极的照片白茫茫,给人冷冷的感 觉,一点也不cheerful;南极的照片变化多端,企鹅的模样比较可爱,整批照片比较有温度。」她说,「看这批照片时,你会感觉不同的时间变化,其实都 在同一个岛。我们乘船环岛,一共登岛16次,我们是睡在船上。」

那趟南乔治亚之旅,叶莲凤带了两架相机:IDX与数码5DSR相机,及一袋摄影配备,重达12公斤,几乎佔了行李重量的一半。由于旅途转折顛簸,途中还要转乘橡皮艇,隨时有海水溅上船,亦可能掉进海水中,所以器材都要做好防水防护。
那趟南乔治亚之旅,叶莲凤带了两架相机:IDX与数码5DSR相机,及一袋摄影配备,重达12公斤,几乎佔了行李重量的一半。由于旅途转折顛簸,途中还要转乘橡皮艇,隨时有海水溅上船,亦可能掉进海水中,所以器材都要做好防水防护。

救人或拍照?前者优先

叶莲凤「透过南乔治亚岛之眼——观看、尊重及拍摄」摄影展所展出的摄影作品以每幅3000令吉出售,所筹得的款项將用作慈善用途。叶莲凤的首次摄影 展在两年前举办,成功为阿松大医院筹获7万9000令吉义款。现正在进行中的摄影展的作品也已全数售罄,筹获约10万令吉善款。在马来西亚如此有號召力的 女摄影师,放眼望去也只有叶莲凤一人。

她无奈笑说,「我拍了上万张照片,从中挑选並打印了25+1幅照片,但是展览墙上只容得下23幅图。」

叶莲凤表示,本次善款的主要去向,是与马星基金联手,由马星基金拨出10万令吉,加上叶莲凤的4万5000令吉,共同资助「一升水照明」 (LiterofLight)计划,协助67户金马伦高原的原住民点亮家园。此外,她也与吉隆坡盛贸酒店合作,捐助一万令吉予一名急需动心臟手术的儿童, 作为心臟手术费;一部分的善款將拨给怡保一间唐氏儿之家,余款则另作其他的慈善安排。

硬朗、直率,是叶莲凤给人的印象,但在酷酷的外表下,是一颗热血助人的心。多年前檳城发生海啸,她向身边的朋友募款,然后开著自己的轻型货车,把物 资送去红新月会,「每次的慈善募款,朋友们愿意拿出五十一百,都是因为他们相信我。」前阵子,她毅然剃光头髮,筹获了2万5000令吉的善款。

「我不能说帮助別人很开心,人家那么惨,有什么好开心的,假如是我能力可及的事情,那就帮一下吧。」曾经看见有人在她面前绊倒,她马上丟下手中的新 相机,上前扶那人一把;她也曾在拍摄赛车的当下,看见车子在眼前失控翻覆,她马上停止拍摄,大声呼叫救人。先救人还是先拍照,这是横在摄影师面前的两难抉 择,但是叶莲凤坚定地说,「我一定先救人。」

情报站:

「透过南乔治亚岛之眼——观看、尊重及拍摄」个人摄影展

即日起至6月30日

吉隆坡盛贸酒店(Traders Hotel)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