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攝影界的「一姐」葉蓮鳳(Bonnie Yap)最近舉辦了「透過南喬治亞島之眼——觀看、尊重及拍攝」個人攝影展,展出逾20幅去年遠征南極南喬治亞島(South Georgia Island)時拍攝的作品,並將展覽所籌募的款項用作慈善,以別樣形式記錄了一段難忘的探險之旅。

廣告

從吉隆坡出發,中途飛經卡塔爾、巴西及智利,然後從世界極接近南極的城市蓬塔阿雷納斯(Punta Arenas)坐船航向福克蘭群島(Falkland Island);從福克蘭群島再到最終目的地——南喬治亞島,又得費時3天。從出發地到最終目的地,單單來程就用了7天!

遠征南極南喬治亞島,葉蓮鳳表示,最大的挑戰是暈船!「坐船去南喬治亞島的2天,我不斷地吃藥,以免自己暈船,不讓自己吐,如果開始嘔吐,接下去的情況只會更糟糕。」
遠征南極南喬治亞島,葉蓮鳳表示,最大的挑戰是暈船!「坐船去南喬治亞島的2天,我不斷地吃藥,以免自己暈船,不讓自己吐,如果開始嘔吐,接下去的情況只會更糟糕。」

「這段南極之旅並不輕鬆呀!」葉蓮鳳說。縱橫攝影界26年,她是大馬首位女性攝影記者,擁有一定的「江湖地位」。出席各大品牌的活動時,總能見到她 穿梭在人群中忙著拍攝的身影,「我很享受工作時刻,可是那些畢竟是為了賺錢餬口的拍攝。每兩年我會計劃一個長途旅行,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回來拍的東西又 會不一樣。」

兩年前遠征北極,「那時候是想趁冰山融化前,趕快去北極看看,怕以後沒有機會,結果卻愛上了這種極致旅行的感覺。」她強調,「與其說是度假旅行,倒不如說是遠征與探險更為貼切,哈哈!」

南喬治亞島位於大西洋南部,為英國的海外屬地,是人跡罕至的洪荒之地,但是島上蘊藏了豐富的生態,素有「海上動物園」之稱,島上孕育了許多不同品種的企鵝,還有象鼻海豹和其他鳥類等多種罕見的南極野生動物。

放低身段只為好構圖

葉蓮鳳去南喬治亞島的時候是去年11月。當時正值夏季,太陽在凌晨2時升起,晚上七八時落下。抵達當天下了很多雪,偶爾也會颳風沙。她表示,照片雖 美,但是島上的地面超髒的,都是動物的排泄物,味道真的很臭,颳起風來企鵝的毛髮還會打在臉上,情況很是狼狽,有時根本無法拍照。

廣告

為了拍到想要的照片,她可以把放低身段。「那天有個買家說不知道我是如何忍受那股味道。既然挑戰了南極野生之旅,這些都是預料之事。我們照樣坐在地上,趴在地上拍照,之後再清理就好。我在吉隆坡不會特別趴在地上拍照,但是在那裡不趴下來無法拍照。」

攝下從未見過的風景

南喬治亞之旅有45位攝影師同行,每個人都有自己的風格。整個旅程共花費了6萬令吉。「這個旅程蠻艱辛的,途中還要轉小船,遇上浪大的時候無法回 航,隨時可能掉進海水中,而且海水還會濺在船上,所以行李和器材都要做好防水防護。我帶了兩架相機,一是IDX,一是數碼5DSR;後者擁有5060萬超 高像素全畫幅,我可以印出超大張照片,依然十分清晰。」

她續說,「其實我帶的器材不多,因為福克蘭群島的行李最多只能帶23公斤。我在那裡認識一個攝影師,他帶了一枚85mm鏡頭,這一般用於拍攝人像。在野生拍攝方面,我算新手,我問他那支鏡頭可以拍企鵝?他說為什麼不呢,鏡頭本來就是用以創造你想要的影相。」

整個行程稱不上特別,但是她說,「這是我人生中從未見過的風景。企鵝不難拍,主要是看攝影師如何構圖而已。第一天下船看見一大群企鵝,多到不知道從 哪裡開始拍,但它們是大自然最好的模特兒,真的拍到很開心。」有沒有感受到氣候變遷?「之前在北極的感受比較強烈,我看見冰川在崩塌,但是南極還好,變化 不太大。」

總是少一個鏡頭

雖然縱橫攝影界多年,但是葉蓮鳳卻說,自己不擅長拍攝自然景觀,「曾經有個雜誌向我拿自然與景觀的照片,我才驚覺自己居然拿不出一張照片。」她繼續說,「兩年前去北極拍景觀照,才學會什麼叫水平線。我不是跟你開玩笑的,真的覺得很羞愧。」

正以如此,她想拍好自然景觀,還不恥向後輩學習,「我在面子書上認識一個女生,她不是攝影師,但是她拍的風景照很美。我聯絡她,請她教我拍照,她還對我說,『Bonnie,你不要玩我啦。』她教我觀星,以及觀察潮水漲退的時間與地點。原來,每種東西都有學問、都要學的。」

就像女人永遠覺得衣櫥少一件衣服,專業攝影師也總是少一個鏡頭,「自然景觀攝影與人物攝影不同,雖然抓對角度拍出來的照片漂亮,但也有很多技巧以及 不同的鏡頭和濾鏡,我在新加坡花了上千元買了很多濾鏡,還是覺得不夠呀。」她說,自然景觀最挑戰的是天氣,「無論是日出還是日落,你剛好在水平線的時候, 雲朵有一點沒一點,再透出一絲絲的光線,照片就很好看,但是遇到雲朵遮蔽了太陽,那就不完美了。」

關於難忘的事,葉蓮鳳分享,「應該是看見兩隻象鼻海豹在交配吧!大家都看到也拍到了,但是我不熟悉野生生態,沒見過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哈哈!」
關於難忘的事,葉蓮鳳分享,「應該是看見兩隻象鼻海豹在交配吧!大家都看到也拍到了,但是我不熟悉野生生態,沒見過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哈哈!」

跨步地球兩端

「北極圈的環境比較兇險、北極熊的攻擊性比較強,很多時候拍照是不自主的。我們是一群人一起移動,每隊的隊長都會拿一支獵槍,我不可以隨意停下來拍自己想拍的東西;但是南極的南喬治亞島不一樣,船停下來後,大伙兒可以隨意走動,去尋找自己想拍的東西。」

葉蓮鳳說,在北極拍照有些惱火,「有什麼就拍什麼,我只能夠捕抓眼前發生的事,那隻北極熊是睡覺還是怎樣,我都無法控制,我平時拍活動現場指揮慣了,所以拍起來很惱火,加上大家站在差不多的角度拍攝,我會覺得你有我有,拍出來的照片少了獨特性。」

但是在南喬治亞島的情況截然相反,攝影師有比較大的發揮空間。「當大家在船上一起看照片時也很有趣,『喲,原來可以這樣拍哦!』、『哇,這個人拍不一樣喲!』、『為什麼他看到我看不到的』,你會看到每個攝影師有自己的風格,你會看到每個攝影師的眼睛。」

這一次的南極攝影展,與兩年前的北極攝影展,多了驚喜與溫度,「參與過兩個攝展的朋友都覺得這次的照片比上一次好。北極的照片白茫茫,給人冷冷的感 覺,一點也不cheerful;南極的照片變化多端,企鵝的模樣比較可愛,整批照片比較有溫度。」她說,「看這批照片時,你會感覺不同的時間變化,其實都 在同一個島。我們乘船環島,一共登島16次,我們是睡在船上。」

那趟南喬治亞之旅,葉蓮鳳帶了兩架相機:IDX與數碼5DSR相機,及一袋攝影配備,重達12公斤,幾乎佔了行李重量的一半。由於旅途轉折顛簸,途中還要轉乘橡皮艇,隨時有海水濺上船,亦可能掉進海水中,所以器材都要做好防水防護。
那趟南喬治亞之旅,葉蓮鳳帶了兩架相機:IDX與數碼5DSR相機,及一袋攝影配備,重達12公斤,幾乎佔了行李重量的一半。由於旅途轉折顛簸,途中還要轉乘橡皮艇,隨時有海水濺上船,亦可能掉進海水中,所以器材都要做好防水防護。

救人或拍照?前者優先

葉蓮鳳「透過南喬治亞島之眼——觀看、尊重及拍攝」攝影展所展出的攝影作品以每幅3000令吉出售,所籌得的款項將用作慈善用途。葉蓮鳳的首次攝影 展在兩年前舉辦,成功為阿松大醫院籌獲7萬9000令吉義款。現正在進行中的攝影展的作品也已全數售罄,籌獲約10萬令吉善款。在馬來西亞如此有號召力的 女攝影師,放眼望去也只有葉蓮鳳一人。

她無奈笑說,「我拍了上萬張照片,從中挑選並打印了25+1幅照片,但是展覽牆上只容得下23幅圖。」

葉蓮鳳表示,本次善款的主要去向,是與馬星基金聯手,由馬星基金撥出10萬令吉,加上葉蓮鳳的4萬5000令吉,共同資助「一升水照明」 (LiterofLight)計劃,協助67戶金馬倫高原的原住民點亮家園。此外,她也與吉隆坡盛貿酒店合作,捐助一萬令吉予一名急需動心臟手術的兒童, 作為心臟手術費;一部分的善款將撥給怡保一間唐氏兒之家,餘款則另作其他的慈善安排。

硬朗、直率,是葉蓮鳳給人的印象,但在酷酷的外表下,是一顆熱血助人的心。多年前檳城發生海嘯,她向身邊的朋友募款,然後開著自己的輕型貨車,把物 資送去紅新月會,「每次的慈善募款,朋友們願意拿出五十一百,都是因為他們相信我。」前陣子,她毅然剃光頭髮,籌獲了2萬5000令吉的善款。

「我不能說幫助別人很開心,人家那麼慘,有什麼好開心的,假如是我能力可及的事情,那就幫一下吧。」曾經看見有人在她面前絆倒,她馬上丟下手中的新 相機,上前扶那人一把;她也曾在拍攝賽車的當下,看見車子在眼前失控翻覆,她馬上停止拍攝,大聲呼叫救人。先救人還是先拍照,這是橫在攝影師面前的兩難抉 擇,但是葉蓮鳳堅定地說,「我一定先救人。」

情報站:

「透過南喬治亞島之眼——觀看、尊重及拍攝」個人攝影展

即日起至6月30日

吉隆坡盛貿酒店(Traders Hotel)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