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ghlight]作者: 韦尚仁[/highlight]

这一次随团到诗巫参加同学会文华之夜﹐感慨良多﹔人事的﹐景物的﹐都让我惦念﹐难忘。

广告

一路上﹐我察觉到好多的空屋﹐在草木攀藤中伫立着﹐显得孤独﹑憔悴﹑无助﹑凄怆。

这些房子早前该是有人居住的地方﹐前院还有篱笆﹐两旁还有果树﹑后院也有木栅﹐应该是个温馨的地方﹐有着许多的梦与理想﹐欢笑与喜悦。然而﹐如今已人去楼空﹐没有了人面﹐也没有了生气﹐只显得清凄﹐荒凉﹐令人难过。

在许许多多的空置房子中﹐没有一间是倒塌的﹐它们依然伫立在风雨野草树林中﹐有着一幅傲骨﹐坚真﹐不屈不挠的气派﹐令人感动。

我在想﹐如果有人看上了它们﹐占有了它们﹐劈开了野草﹐砍伐了林木﹐加几根条子﹐换几片锌板﹐粉刷一下﹐它们肯定又呈现新气息﹐活景象﹔人声﹑话 声﹑歌声﹐笑声洋溢着﹐整个天地﹐异放光彩。

林园的生活是舒适的﹑恬静的﹑安逸的﹔清幽的环境﹑新鲜的空气﹑飘逸着鸟语花香﹑鸡鸣狗吠﹑歌声飘逸﹑代替了闹市中的一氧化碳﹑二氧化碳﹑喧嚣气躁﹑诡谲欺诈﹑浮华送艳﹑污秽烦杂﹑牛鬼蛇神﹑忐忑难安。

有些村民嫌弃林园生活的单调﹑无华﹑便搬入宣闹的城市﹑甚至出售林园﹑去体会绚烂﹑多彩﹑刺激与烦忙的城市生活﹐让神经紧束﹐心跳一百。

年轻人爱刺激﹑创意﹑也爱喧闹﹑群集﹑更爱网络传讯﹑新潮﹑时尚﹐甚至倾向于冲动﹑叛逆﹑制造混乱﹑违反纪律﹔有的还轻生死而重自由﹐大搞围城﹐占街道﹐破坏政府部门建筑﹐公共设备﹐当个无里头﹐还沾沾自喜﹔差矣﹗

爱家园﹑珍惜自己所拥有的﹐那怕是一间陋屋﹑一块瘠田﹐却是可以凄身过活的。然而住在闹市﹐即使拥有一房一屋﹐却无工作﹐无收入﹐坐吃山崩﹐它会使人崩溃﹐命系危城的。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