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宝玉年少时就丧失双亲,小学毕业后,即必须独自外出打工谋生,以应付生活的一切开销。去年5月,患有糖尿病及高血压的他,被证实得了肾病必须洗肾时,再也无法如常工作赚钱,令他时刻都得为日常的生活开销而烦恼。

广告

9岁那年,父亲因病逝世,身为家中独生子的甘宝玉与母亲相依为命。由于家境清寒,他在完成小学教育,中学只读了数个月就輟学。

「由于家里没钱让我上学,只有休学去打工,协助母亲养家。自我踏入职场以来,我先后从事多种工作,包括烧砖、在家具厂打工及驾罗里送货等。」

18岁时,患有糖尿病的母亲也因病逝世,他最后只有寄宿在外公、外婆家。「当外公、外婆逝世后,我在20多岁时,就独自到邻国新加坡一家纸箱厂工作,一做就做了四五年。过后因公司裁员,我只好回到家乡找工了。」

现年50岁的甘宝玉自回返麻坡工作以后,就一直是居无定所。他透露,很多时候,都是住在公司,过去曾先后在巴口的家具厂工作及协助一家公司送煤气时,住在老板提供的宿舍。

与舅舅同住老人院

「直至五六年前,在舅舅的引荐下,我才入住峇吉里老人院,並与舅舅及另2名老人住在那儿。近来同住老人院的2位老人已先后离世,目前只有我与舅舅在那儿相依为命。」

广告

由于舅舅中风行动不便,甘宝玉除了要照顾舅舅的日常起居外,也希望能为舅舅找到一个提供物理治疗的治疗中心,以便带他去接受治疗。

甘宝玉(左)与舅舅目前住在峇吉里老人院,两人相依为命。
甘宝玉(左)与舅舅目前住在峇吉里老人院,两人相依为命。

吞药自杀 一度神智不清

疾病缠身的甘宝玉,20岁时被医生诊断出患有糖尿病和高血压,他在医生的建议下,服食各类药物及注射胰岛素来控制病情。

他说,自从被诊断患病后,他必须定期前往政府医院看诊及取药。

从2015年5月起,他就被医生指示,每周3次去狮子会洗肾中心接受洗肾,每次洗了肾回到住处,整个人就会感觉非常疲累,造成他根本无法如常工作。

他忆述,有一回,由于曾病重导致无法工作及行动自如,他因而萌起轻生念头,吞药自杀。经一番抢救而倖存,但一度因药物毒性过强而导致他神智不清,被送往医院的精神病房接受治疗长达1个多月。如今,每隔半年,他必须到政府医院接受一次身体检查。

甘宝玉每天都必须定时服药及注射胰岛素。
甘宝玉每天都必须定时服药及注射胰岛素。

卖回收物种菜养活自己

为了赚取一些生活费,甘宝玉平日在身体状况不错时,都会外出收集一些旧货、纸皮、废铁之类的回收物去卖,以赚取微薄的收入。

他披露,虽然他与舅舅获免费入住老人院,仍必须负担每个月100多令吉的水电费,加上两人的每月伙食费500多令吉、摩哆汽油费60令吉及医药费100多令吉等,累积起来一个月的总开销近1000令吉。

「有时候遇到伤风咳嗽,我也需要自己掏钱去西药店买药吃。目前,我只获得政府福利部提供的每月150令吉福利金及洗肾中心提供的洗肾津贴130令吉。」

为了减轻自身的生活开销,他在老人院空地种植一些蔬菜如羊角豆、菜豆及水果如木瓜及波罗蜜等,供日常食用。

「有时候,面对经济收入来源短缺而无法应付日常开销时,我还得向別人借钱,渡过生活难关。」

爱心捐款:

有意捐款者请在新闻见报的6个月內,以支票或网上转账方式,將义款交至本报。一旦逾期,本报將把支票按址退回,或自动转入东方慈善公益基金內,协助其他有需要人士。

採用网上转账,我们的银行户头是Maybank 5140-7500-0321Oriental Daily SdnBhd(CharityAccount),请把转账单据连同捐款人资料、地址、电话及受惠人名字列出,电邮至charity@odn.my,或传真 至03-26926336,不需要收据者无须提供地址。

採用支票者须在支票背后註明受惠者名字(甘宝玉,KAM POH GEOK)。支票抬头写上「Oriental DailySdn.Bhd(Charity Account)」,寄至本报吉隆坡办事处:Wisma Dang Wangi,38,Jalan Dang Wangi,50100 Kuala Lumpur。询问电话:03-26916336。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