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首来时路,白沙罗表演艺术中心(DPAC)艺术总监黄誌雄以「Do it!做,就对了。只要不自我设限,任何事都有可能」,概括他在舞蹈艺术领域多年来努力的成果。正如他所说:「不管你干什么、哪一行,一定要真心地去喜欢你做的事。努力过,失败也心甘情愿。」

广告

人生有梦最美,然而筑梦必须踏实。2005年,黄誌雄以「一级荣誉艺术学士」毕业于香港演艺学院现代舞系;同年,他加入臺湾云门舞集担任专业舞者。 2013年毕业于臺湾国立臺北艺术大学舞蹈创作研究所。在外打滚多年,黄誌雄终于返马发展,「咀嚼」过去所学,期许为本地舞蹈界培育新血。

在第9届及第11届BOH Cameronian Arts Awards中,黄誌雄获颁年度舞者奖项,获奖作品有JS舞蹈剧场《Fragile》(2011),以及Niche Design和平臺计划合作的《双重刺点》(2013)。

2014年至今,黄誌雄先后获邀远赴澳洲、臺湾和印度任客席编舞者、表演者和导师。

2014年,黄誌雄接下白沙罗表演艺术中心艺术总监一职,原以为可以边跳舞,边做行政工作,后来发现难有成效,只能在鱼与熊掌间作出抉择。为了专註于DPAC的行政与拓展工作,他从舞臺暂时退下,把阔宽的舞臺留给年轻人去挥洒。

「过去是用脚做事,后来就是用手做事,这是一个截然不同的生活。」从一个与舞蹈为伍的表演艺术工作者,变成每日浸泡在策划与报告等项目中的行政人员,改变不可谓不大。

中心是新的,一切都是全新的开始,在没有前人可以諮询的情况下,该如何经营表演艺术中心,是他目前最大的功课。虽然如此,黄誌雄还是做了诸多尝试。DPAC年度重头戏DPAC艺术节及d’MOTION国际舞蹈节在他细心策划下,获得不俗迴响。

广告

今年,DPAC艺术节步入第二届,黄誌雄邀请了国內外不同媒介的艺术工作者参与。届时,他將与德国籍编舞家BenJ.Riepe同臺交锋,发表新作《双·舞作》。

2005年至2009年在臺湾云门舞集当舞者的日子,黄誌雄记忆犹新。「与团员一起排练、旅行、生活,大小事都在一起,感情深厚就像家人一样,真的是很特別的经验。」

在当时,他参与了《行草三部曲》、《水月》、《流浪者之歌》、《九歌》、《白》、《风影》、《花语》等作品。除了学习舞蹈外,也学习舞蹈以外的东西。

「云门创办人林怀民老师说过:『舞蹈不是用来懂的,要静心去感受。』因此,云门舞集每位舞者都要接受非常严格的芭蕾舞、现代舞训练;武术、静坐、太极导引,甚至书法都在他们的学习范围。」

黄誌雄从不相信天分,「努力与热情就可以带你走到很远的地方」,这在他身上或许有了很好的展现。

黄誌雄编舞首重「量身设舞」,他对每一位舞者的长处、个性、表演能力都非常清楚,往往剧本一出炉,大家就知道谁跳哪个部分。「舞者跳得开心,就能发挥最大的潜能。」

「表演艺术、或是任何现场的演出之所以迷人,就是因为每一次体验都无法复製。舞臺上表演的是活人,因此表演也是活的,你绝不会看到两场完全一样的表演。」

「把自己当观眾」是黄誌雄编舞的根本態度,编导每一个舞步,都要先过自己这关。「感动自己,才有机会感动观眾。」黄誌雄一语道尽他的创作观点。2013年,黄誌雄受委託于马来西亚舞蹈学院DanceSpace编导《天鹅湖》经典芭蕾舞剧,贏得不错的迴响。

黄誌雄若不是在编舞,就是在教舞。对文化艺术,他一直坚守教育岗位。2000年至2002年,黄誌雄在马来西亚中学舞蹈社担任现代舞导师,也曾在本地石头舞团舞蹈教室、马来西亚舞蹈青年舞团现代舞,以及马来西亚LaparLab等舞团担任导师。

在黄誌雄的指导下,他所成立的DPAC舞团在马来西亚舞蹈节(My Dance Festival)发表《G for Girls》、Tari Festival发表创作《独·舞》等等作品。黄誌雄坦承,接下DPAC表演中心艺术总监一职,开拓了他的视野,也让他有机会与各国的表演艺术工作者交流 及合作,是他舞蹈生涯的一个转捩点。

「舞蹈不分语言,大家都是表演艺术工作者,应该有更多交流及一起工作的机会。」黄誌雄认为,本地舞者应该具有开放的態度,没有不能做的。「本地舞者应该通过舞蹈,大胆表达自己的想法及创意。」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