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类伏地挺身,让女生不自在又难堪。(Stomp)

新加坡媒体《海峡时报》日前刊登报导,抨击该国国立大学(NUS)的迎新活动变得越来越色情,出现喝体液、表演乱伦及强姦的情节,令新生感到尷尬不已,而引起社会討论。

广告

「迎新活动」顾名思义就是要欢迎新生进入大学校园,並让学生了解及熟悉大学环境,活动除了会有介绍大学系统等讲座,也会掺杂一些游戏,为迎新活动增添一些乐趣。

说是增添乐趣,但部分大学或学院筹办迎新活动的学长学姐会对新生提出千奇百怪的无理要求,若新生无法达到要求便会受到「处罚」。学长学姐把新生当笑话,让离乡背井到大学读书的学生倍感无助及压力。

马来亚大学前学生福利局局长沈荣森表示,大学迎新活动近年来的进行方式已违背了该活动的原意。

政府大学的迎新活动分有官方及非官方的迎新活动,官方迎新活动是由大学校方主办,而非官方的迎新活动是由各科系的学长学姐私自召集新生举行。

由于政府大学的学生较多,因此官方迎新活动是在各宿舍举办。沈荣森分享个人在马大官方迎新活动的经验时说,政府大学在为期5天的迎新週中,除了有关于大学教学系统的讲座、成功人士及部长给予的激励讲座以外,绝大部分时间都在喊口號。

他说,这些口號就象征是宿舍的尊严一样,且有些口號还配有动作,每次在练习喊口號的时候都被宿舍学长学姐们要求喊得非常大声,为的是要在各宿舍新生聚在大礼堂的时候互相喊口號叫囂,以比较那个宿舍的口號声最响。

广告

不是好好玩4年

他认为迎新活动这样喊口號没有太大的意义,並指迎新活动的主办单位已忽略了该活动是要让大学生了解自己的责任,即进入大学了以后就要学习独立思考,而不是像中小学时期那样服从老师的指示做事。

他指出,近十几年来的大学迎新活动已被营造成,要新生去服从学长学姐们的指令,已违背了独立思考的精神与价值。

他也表示,另一个国立大专生已经忘了的责任是,学生认为进入了政府大学以后就能「由你玩四年」(University谐音),但其实不应是如此。

「我们(国立大专生)今天能够以那么低的学费在国立大专读书不是理所当然的,大学里所有的一砖一木都是纳税人的钱所建成的。我们用的是纳税人的钱在大学里面读书,所以我们不能觉得进入政府大学就是好好玩4年。」

因此,他指出,国立大专学生所背负的社会责任还包括纳税人所託付的责任,大专生在学成毕业后就应为国家及社会贡献,以作为对纳税人的报答。

恶性循环旧人报復新人

沈荣森认为,迎新活动是可以玩游戏,但游戏必须带出一些讯息,惟各科系学长学姐在迎新活动中对新生提出过分的要求,会引起新生的反感。

他表示,这个比较「民间」形式的科系迎新活动,美其名是让新生与学长学姐们交流,但实际上像是「虐待」。

他说,各大学院校有各种过火的迎新活动方式,只是没有流传出来,而且学生也以为这是大学新生入学必须跟从的「传统」。

他分享其朋友的经验道,他朋友在大二的时候曾將学弟妹关在阴暗的房间里,並用一盏灯照著学弟妹,把他们当犯人一样拷问,对学弟妹问一些奇怪的问题,命令学弟妹做出一些奇怪的动作,做不好就会大声辱骂;更荒谬的是,曾听闻医学系的学长学姐要新生以学长学姐的鞋子来认人。

他指出,这样的「游戏」其实是一种恶性循环,新生入学时被这样欺压,当他们成为学长后,便会以同样的方式对待学弟妹,以进行报復。

因此,他建议,学长学姐应將心比心,若自己在新生时期的不开心经歷,更不应让学弟妹承受同样的痛苦。

「试想想,若你今天成为学长,你想不想把这种感觉传播给你的学弟妹?如果你想要报復,因若不那么做就会觉得很亏,有这样的心態將使恶性循环继续下去。」

由亲校方阵线筹办 官方迎新活动欠公平

沈荣森表示,大学迎新活动与校园政治关係非常密切。大学官方迎新活动是由校方为主办单位,並通过公开甄选来选出筹办活动的学生,惟校方在遴选筹办学生时略有不公。

他指出,校方在遴选筹委会的学生时,会评估学生所参与过的活动以及其政治立场,而最后均会选择政治立场倾向校方的学生做为筹委。

国立大专內拥有两个不同政治立场,即亲校方阵线以及亲学生阵线。换之言,亲校方阵线就像是个朝野政党中的国阵,而亲学生阵线的就像是反对党一样。

不允许接触新生

他说,亲学生阵线的人士是不被允许参与大学迎新活动,甚至不允许进入校內接触新生,若该阵线人士被批准在活动中给予讲座,最后也会遭到筹办活动的校阵学长学姐告知不能相信讲座中所说的话。

他认为,这样阻止新生接收各方资讯,是有欠公平的。

他表示,新生在初入大学时接触到的只有校阵的学生,也只认识该阵线的学生,因此当学校在校园选举时,甫进入校园对校园环境还未完全了解的新生,自然无法判断要將选票投给哪个阵线,更不晓得投选了以后他们会做出什么贡献。

他指山,任何一间大学院校必须抱有学术自由、学生自治及校园自主的3大精神,才能培养出有素质的学生。

 

开讲嘉宾:沈荣森(马大前学生会福利局局长)

电台主持人:苏进川、谢劲程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