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铭甫,台湾的二手杂货或傢具资深达人。二十几年前留学法国,偶然展开了收藏旧货的爱好,现为欧洲老货的专业收藏家与卖家。

「老物件的魅力在于无可取代。」

简铭甫说,以前物品用材与现在差很大,现在材料取得太容易,而且都是大量且快速產生的。以前的设计有花时间思考,材料也是实实在在,以柚木为例,以前可能要五六十年才生长成可使用的材料,现在可能只要10年。他感慨现在的世界,生產出来的好东西越来越少。

他特別钟情欧式物件,至于原因为何,他也说不上来,「说不定跟前世今生有关,我想我的前世是欧洲人,而且那个感应很快,我不用怎么学习,不需要买书或看杂誌。这些东西方在我眼前,我会感到好喜欢、好熟悉。」

收老物件,一直以来纯粹兴趣,直到2005年,简铭甫才把兴趣变成一门生意,创立了「魔椅Mooi」,专卖20世纪德国、法国、北欧等欧式经典风格傢具,从灯具、桌椅、橱柜到家饰品,每一件老物都是简铭甫亲自穿梭在欧洲各地的老货市场「淘」回来的成果。

当年台湾人开始注重生活质感,许多生活或居家风格杂面市,也开始兴起「设计师」一词。「那时候,媒体和明星也追捧普普风及北欧风设计,我的店里经常出现周杰伦、刘若英,他们都疯狂玩旧物件。」隨著风格的变化,简铭甫也陆续开创了不同的品牌,顺应潮流更迭。

「淘」了十几年的老货,让他印象深刻的都是老物件,「它可以满足我的好奇心,也让我的成就感特別高,有些旧物件我看了第一眼就特別有感觉。」

其中,令他印象最深刻的,是在德国「淘」的义肢。「那是1930年代左右的出品,外层是牛皮做的,里面有几个机关可以让手指头活动。」他还在不同的 商家手上,「淘」齐手与脚的义肢,而且发现的过程让他难忘,「我每到一个地方会先买皮箱,那时我看著皮箱,一打开来里面装了两只脚,嚇我一跳。可是,我必 须故作镇定,如果眼睛一亮或展现出兴趣,市场上的老板都看得出来,他们开价会特別贵,所以我得赶快安抚自己的情绪,觉得这个东西不值钱,老板就会隨便 卖。」

他继续说,「买卖就像在打心理战,买家不可以透露太多心里的想法,这样才可以比较好杀价。」他把在各国老货市场闯荡多年的实战经验,撰写成了《念旧:跟著市集去流浪》。

简铭甫说过,买卖最后玩味的不是货物,而是人情。长年游走在不同国家老货市场,他早摸透了各地商家的买卖行为模式。德国人干脆实在,物品如有瑕疵, 他们会主动告知並降价,跟德国人做生意最不需要动脑筋;相反的,西欧人与拉丁人会故意掩饰瑕疵;最难缠的是中国人和土耳其人,他说,「在其他国家可能杀价 不成后走几步就被叫回来,可是中国和土耳其商人会让你走远一点,他们也预期你会回来,所以我要走更远,让他们知道我不会回去了,他们才会追过来。」

关于「杀价」,他说人都是有脸皮的,「以前我的脸皮薄,物品开价100,我会说70,这是我脸皮的价钱。可是碰到土耳其人或中国人,真的要说20块。」

简铭甫的原则是,碰上困苦人,如老太太,或带著小孩的妈妈,绝不杀价。

老物件与古董不同,简铭甫喜欢狩猎「noname」的老物件,「一个2000欧元(约9000令吉)的原版Charles Eames,我一定不买,但碰到没人认得、好看品质又好的,只要我喜欢,就算开价2000块我也可能会考虑买。」他说,以前曾担心买回来的东西会不会没有 价值,可是现在的他,主要靠直觉。只要觉得物件很特別,不管老物件有没有价值、多少钱,也不管有没有人喜欢,他都会买下来,「我很幸运,每次买回来的货物 都会找到喜欢它的人。」

他说自己不是一个恋物之人,至今,他不曾因为喜欢一些物件,而不捨得卖出去,他说,「我很少给自己留东西,如果有,我大概无法做这门生意,我碰到很 多老板有这个毛病,这个不卖那个也不卖。遇上自己喜欢的,我顶多会跟客人说,你让我多摆6个月,之后我会卖给你。我希望所有的东西都在流动,我如果可以从 別人那里买到,我也希望別人从我这里买走,因为只有卖掉了,我才有资金买下一件物品。」

做买卖老货前,简铭甫也曾在台北开咖啡馆,「我很喜欢咖啡馆作为一个空间的感觉,我喜欢去咖啡馆的那些人,可是现在的咖啡馆变得很社交,拉保险的人也会去咖啡馆谈生意,而不像以前的人去咖啡馆,那种文青的感觉。」

他人生中首次接触咖啡文化,是1990年代在欧洲留学时期,他说,「法国的咖啡文化比较时尚,有一点点让人看的感觉,没事去咖啡馆当个花瓶也好;德 国咖啡馆很日常,是生活的一部分,里头摆各种期刊和报纸,去坐个20分钟,喝杯咖啡、看个报纸就走了,就像每个礼拜上教堂一样,是一种生活仪式,而不是刻 意坐在那边展示自己。」

因此,他在台北第一个咖啡馆也摆放了杂誌和报纸。儘管,他现在已退出经营咖啡馆,但是许多开咖啡馆的人,都跟他买老东西来装饰空间的氛围。

他说,老物件代表著份量,这些东西也许在我们出生之前就存在了,「现在要做出工业风设计不难,只要上淘宝把灯和傢具买一买,就能做出雏形来了,可是那只是一个壳而已,它里面没有灵魂。如果有一个老物件,空间主人的格调和品位也会变得更具深度。」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