簡銘甫,台灣的二手雜貨或傢具資深達人。二十幾年前留學法國,偶然展開了收藏舊貨的愛好,現為歐洲老貨的專業收藏家與賣家。

廣告

「老物件的魅力在於無可取代。」

簡銘甫說,以前物品用材與現在差很大,現在材料取得太容易,而且都是大量且快速產生的。以前的設計有花時間思考,材料也是實實在在,以柚木為例,以前可能要五六十年才生長成可使用的材料,現在可能只要10年。他感慨現在的世界,生產出來的好東西越來越少。

他特別鍾情歐式物件,至於原因為何,他也說不上來,「說不定跟前世今生有關,我想我的前世是歐洲人,而且那個感應很快,我不用怎麼學習,不需要買書或看雜誌。這些東西方在我眼前,我會感到好喜歡、好熟悉。」

收老物件,一直以來純粹興趣,直到2005年,簡銘甫才把興趣變成一門生意,創立了「魔椅Mooi」,專賣20世紀德國、法國、北歐等歐式經典風格傢具,從燈具、桌椅、櫥櫃到家飾品,每一件老物都是簡銘甫親自穿梭在歐洲各地的老貨市場「淘」回來的成果。

當年台灣人開始注重生活質感,許多生活或居家風格雜麵市,也開始興起「設計師」一詞。「那時候,媒體和明星也追捧普普風及北歐風設計,我的店裡經常出現周杰倫、劉若英,他們都瘋狂玩舊物件。」隨著風格的變化,簡銘甫也陸續開創了不同的品牌,順應潮流更迭。

「淘」了十幾年的老貨,讓他印象深刻的都是老物件,「它可以滿足我的好奇心,也讓我的成就感特別高,有些舊物件我看了第一眼就特別有感覺。」

廣告

其中,令他印象最深刻的,是在德國「淘」的義肢。「那是1930年代左右的出品,外層是牛皮做的,裡面有幾個機關可以讓手指頭活動。」他還在不同的 商家手上,「淘」齊手與腳的義肢,而且發現的過程讓他難忘,「我每到一個地方會先買皮箱,那時我看著皮箱,一打開來裡面裝了兩隻腳,嚇我一跳。可是,我必 須故作鎮定,如果眼睛一亮或展現出興趣,市場上的老闆都看得出來,他們開價會特別貴,所以我得趕快安撫自己的情緒,覺得這個東西不值錢,老闆就會隨便 賣。」

他繼續說,「買賣就像在打心理戰,買家不可以透露太多心裡的想法,這樣才可以比較好殺價。」他把在各國老貨市場闖蕩多年的實戰經驗,撰寫成了《念舊:跟著市集去流浪》。

簡銘甫說過,買賣最後玩味的不是貨物,而是人情。長年遊走在不同國家老貨市場,他早摸透了各地商家的買賣行為模式。德國人乾脆實在,物品如有瑕疵, 他們會主動告知並降價,跟德國人做生意最不需要動腦筋;相反的,西歐人與拉丁人會故意掩飾瑕疵;最難纏的是中國人和土耳其人,他說,「在其他國家可能殺價 不成後走幾步就被叫回來,可是中國和土耳其商人會讓你走遠一點,他們也預期你會回來,所以我要走更遠,讓他們知道我不會回去了,他們才會追過來。」

關於「殺價」,他說人都是有臉皮的,「以前我的臉皮薄,物品開價100,我會說70,這是我臉皮的價錢。可是碰到土耳其人或中國人,真的要說20塊。」

簡銘甫的原則是,碰上困苦人,如老太太,或帶著小孩的媽媽,絕不殺價。

老物件與古董不同,簡銘甫喜歡狩獵「noname」的老物件,「一個2000歐元(約9000令吉)的原版Charles Eames,我一定不買,但碰到沒人認得、好看品質又好的,只要我喜歡,就算開價2000塊我也可能會考慮買。」他說,以前曾擔心買回來的東西會不會沒有 價值,可是現在的他,主要靠直覺。只要覺得物件很特別,不管老物件有沒有價值、多少錢,也不管有沒有人喜歡,他都會買下來,「我很幸運,每次買回來的貨物 都會找到喜歡它的人。」

他說自己不是一個戀物之人,至今,他不曾因為喜歡一些物件,而不捨得賣出去,他說,「我很少給自己留東西,如果有,我大概無法做這門生意,我碰到很 多老闆有這個毛病,這個不賣那個也不賣。遇上自己喜歡的,我頂多會跟客人說,你讓我多擺6個月,之後我會賣給你。我希望所有的東西都在流動,我如果可以從 別人那裡買到,我也希望別人從我這裡買走,因為只有賣掉了,我才有資金買下一件物品。」

做買賣老貨前,簡銘甫也曾在台北開咖啡館,「我很喜歡咖啡館作為一個空間的感覺,我喜歡去咖啡館的那些人,可是現在的咖啡館變得很社交,拉保險的人也會去咖啡館談生意,而不像以前的人去咖啡館,那種文青的感覺。」

他人生中首次接觸咖啡文化,是1990年代在歐洲留學時期,他說,「法國的咖啡文化比較時尚,有一點點讓人看的感覺,沒事去咖啡館當個花瓶也好;德 國咖啡館很日常,是生活的一部分,裡頭擺各種期刊和報紙,去坐個20分鐘,喝杯咖啡、看個報紙就走了,就像每個禮拜上教堂一樣,是一種生活儀式,而不是刻 意坐在那邊展示自己。」

因此,他在台北第一個咖啡館也擺放了雜誌和報紙。儘管,他現在已退出經營咖啡館,但是許多開咖啡館的人,都跟他買老東西來裝飾空間的氛圍。

他說,老物件代表著份量,這些東西也許在我們出生之前就存在了,「現在要做出工業風設計不難,只要上淘寶把燈和傢具買一買,就能做出雛形來了,可是那只是一個殼而已,它裡面沒有靈魂。如果有一個老物件,空間主人的格調和品位也會變得更具深度。」

留言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