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4日讯)曾经被老师定位为「坏学生」,更遭太平5所中学开除的旅英华裔艺术家郑傅安,今日分享成功之道,呼吁有梦想的人,要坚持梦想、不要放弃,才有实现梦想的一天,否则將成为「空梦」。

广告

这名昔日被视为「坏学生」,今日享誉国际艺术界的艺术家,周四在太平接受媒体联访时,道出人生的歷程,并分享人生的经验与体会。

郑傅安(65岁)说,小时在吉輦三镭渡出世,就读当地中华小学,由于每当下雨,喜欢玩弄溅进课室的雨水,因此经常被老师打骂,打到屁股都麻痺了!

他说,中学来到太平,因他自认自己是「甘榜男孩」,对校服很反感,所以每次不想穿校服去上学,但却因中学的纪律「太严厉」,结果因此被老师视为「坏学生」。

他回忆,在中学时曾被冤枉而遭老师鞭打,结果不服气还抢老师的藤条还手、与老师顶嘴及吵架等,后来连老师也阻止他向图书馆借书,学校有什么破的烂的也通通算到其头上,令他更感冤枉。

「当时很多同学也不想成为我的朋友,因为不想与坏孩子在一起。」

他的中学生涯前后被5所学校开除,包括华联独中、瑞天咸中学(已不存在)、爱德华七世中学夜校、圣雷士中学(已不存在)及甘文丁奥圣国民中学。

广告

勿自我放弃

他说,中四进入太平华联国民型中学,父母千叮万嚀別再被校开除,否则太平再无学校可收容了,结果当他真的差点又要被开除时,刚好中五毕业,才逃过了开除命运!他打趣说,至今仍对母亲在他20岁那年前往英国美术学院深造时,要他好之为之,否则家人也帮不了他的话歷歷在目。

他表示,其实本身不是「坏蛋」,只是一名比较自由野放的孩子,相反去了英国后,美术学院觉得他有很棒的艺术气质,很适合往艺术界发展。

他说,虽曾被认为是「坏学生」,但这不会影响他的心態或心理,因为他的心目中有个梦想,艺术的火花一直在心里燃烧,所以决定赴外国修读美术。

他因此勉励年轻人,每个人都有一个梦想,要有信心和勇于追求梦想,不要自我放弃,最悲哀的是有了梦想却半途放弃,则梦想就成为一个「空梦」。

他也与为人家长者分享看法,父母觉得最好的,不见得对孩子最好,孩子有孩子的梦想,如果让孩子修读自己不喜欢的学系,孩子会感到痛苦。

「现在很少人读书了,特別是大马的家长很多都会为儿女决定要读什么,所以,社会上一大堆工程师或会计师,以后最吃香的是冷门的艺术。」

他认为父母不应阻止孩子读什么,应该让孩子发挥,以免孩子读得痛苦,將来痛恨自己。

「当初要去读美术,父母都支持我,惟身旁的人包括亲友都大力都很反对,所以庆幸我拥有思维开明的父母。」

曾被老师定位为「坏学生」的郑傅安,成为了国际知名艺术家。
曾被老师定位为「坏学生」的郑傅安,成为了国际知名艺术家。

擬为太平打造標誌性雕塑

郑傅安想为太平做一个標志性的雕塑,表达太平的自然生命力和朴实,以回馈太平,並希望协助推动太平的旅游业。

郑傅安续表示,西方很多的大城市都有標致性的雕塑,所以,他希望能为太平造一个雕塑,至少12公尺至20公尺高具气势的雕塑,理想是立于太平歷史广场、太平湖公园或太平的入口地区。

他之前为北京奥运造一个高5公尺的《生命的能量》雕塑,置于鸟巢而闻名,过后数个中国城市也邀请他造雕塑,包括在山东造一个17.3公尺高,21吨重的雕塑。

他透露,太平教育局与他联系以组织一个全太平高中画展,选最好的作品展览。

郑傅安也计划在今年9月中,举办一个研討会,让本区全部中学的美术老师来参加,了解艺术以及讲解明年要选怎样的作品来展览。

「能解释的东西不是艺术」

郑傅安的画作很多都是抽象画,常常有很多人看不懂,他则认为,能解释的东西是科学,不是艺术,正如《道德经》所说「道可道,非常道」。

他说,很多亚洲人不懂抽象画,常说看不懂他的画,我只能说,作为抽象艺术家,我也不懂他们不懂的是什么?

表达最纯思想

他解释,每个艺术进展到最顶峰的时候,是摆脱外形的束缚,没有外形束缚则画家要画什么呢?所以,画家就表达內心最纯的思想和感情。

「看画的人经常以科学的眼光去看待,或是分析到底画的到底是什么东西,但是画家不是要你看到底是画什么东西,画家是用感情去表达,要你用艺术眼光去看画,否则永远都看不出这幅作品是什么了。」

留言评论: